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59章 谁也不能逼迫你!

第559章 谁也不能逼迫你!

        “我……我承认,婷蓉的确在家……”艾蕙咬牙道,朱小锦连忙扯了扯她的袖子,“嫂子你干什么啊!”

        艾蕙甩开她的手,故作镇定地说道:“她是我的女儿,我想让她怎样,你没有权利管!就算你告去警局,我……我也是不怕的!”

        乔知语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嘲讽地反问道:“你不怕那你结巴什么?”

        顿了顿,又道:“婷蓉是个成年人,即便你是她的母亲,也没有权利去囚禁她,甚至逼迫算计她去嫁给一个她不爱的人!”

        “你也说了,我是她母亲,难不成我会害她吗?”艾蕙直接拿自己的身份来压乔知语的话。

        乔知语显然是没耐心再继续跟她掰扯了,直接对祁湛行说道:“搜搜吧。”

        “你……乔知语你是疯了吗?”

        伴随着艾蕙的尖叫声,很快一大批警察,直接对整个朱家进行了搜查。

        乔知语慢悠悠地坐在一旁,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公文:“这是搜查令,看清楚了么?”

        艾蕙气得跺脚,却又无可奈何,“别搜了别搜了,我放人还不行吗?”

        “诶你们轻点!那个花瓶很贵啊!喂喂喂,你们不要进那个房间……”

        可她现在反悔已然是来不及了,乔知语给过她机会选择,是她自己非不肯放人的,那她也只能选择另一条了。

        不一会儿,警察就找到了朱婷蓉。

        “快叫救护车,她受伤了!”

        院子外,有警察发现了跳楼下来的朱婷蓉,她的脚直接被摔骨折,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她也是听到客厅里有争吵声,想着趁乱逃出去,谁知就摔伤了腿,生怕被发现,她又不敢吭声,直到警察发现了她的踪迹。

        乔知语一听,立马起身跑了过去,看到朱婷蓉狼狈不堪的样子,连忙抱住了她:“救护车来不及了,直接送她去医院!”

        朱婷蓉一度被疼晕过去,她奄奄一息地看到抱着自己的人是乔知语,她虚弱地抓着乔知语的手,恳求道:“我不想嫁……我死也不想嫁……”

        乔知语反握着她的手,向她保证道:“好好好,不嫁,咱们不嫁,谁也不能逼迫你!”

        她看到这个样子的朱婷蓉,眼眶都红了,没想到朱婷蓉宁愿跳楼逃走,也不想嫁给柳贤朝,那么她更要帮她脱离苦海。

        原生家庭,有时候真的能毁掉一个人。

        幸运的是朱婷蓉,还有救。

        她不仅努力地去自救,而且还有乔知语肯帮她。

        朱婷蓉听到满意地回答,这才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乔知语把朱婷蓉交给了警方,警方的车自然更方便些,很快朱婷蓉就被送到了医院抢救。

        这边,乔知语没有着急走,她走到艾蕙的面前,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亲生母亲可以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都说妈妈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而艾蕙真的伤朱婷蓉太深了。

        艾蕙看到朱婷蓉受伤被送走,也是急得不行,但她急的并不是担心朱婷蓉的伤势,而且想到今晚去见柳贤朝的事泡了汤而揪心不已。

        乔知语冲了过去,一把揪住她的衣领,一字一句地质问她:“她可是你的亲女儿!你非要逼死她才满意吗?”

        索性是从三楼跳下来的,再要是高一点的楼层,指不定她的命都没了。

        艾蕙哭丧着脸,还带着委屈地说:“我是为她好啊!何况有小睿在,她怎么可能真的轻生!”

        “就因为你们觉得她不可能轻生,所以就变本加厉地逼迫她是吗?一样都是女人,你何苦去为难自己的孩子?你儿子的人生重要,女儿就活该被当成踏脚石吗?”

        乔知语不理解都21世纪了为什么会存在于‘重男轻女’地这种思想观念,若说许老爷子是‘重女轻男’,可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孙子去给孙女铺路,更不会将孙子当成工具一样去利用。

        他这只是单纯地对孙女更疼爱罢了。

        所有的温柔都给了孙女,严厉给了孙子,仅此而已。

        可那些‘重男轻女’的家庭不一样,他们是真的不把女儿当人看待。

        若非朱婷蓉长得有几分姿色,估计她的日子会更惨,因为没有利用价值啊!朱家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又怎么会对她好?

        艾蕙‘重男轻女’的思想观念早已根深蒂固,自然不可能因为乔知语的几句话就所有改变。

        她抓着乔知语的手,企图挣脱,“我对她还要怎么好?让她嫁入豪门过阔太的日子,难道还有错了不成?我是更疼儿子啊,他们都是我生的,女儿过得好就能帮衬着她弟弟,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那可是她唯一的亲弟弟啊!”

        “就因为她是你女儿,所以理所应当地拿自己的幸福去换弟弟的荣华富贵吗?你们配当她的亲人吗?你们压根就不是人,不配当人。”

        乔知语狠狠地把艾蕙推到一旁,眼底划过一抹嫌恶,祁湛行牵过她的手,掏出手帕很认真地替她擦了擦刚刚触碰到艾蕙的地方。

        “这些脏东西不值得你亲自动手。”

        祁湛行阖了阖眸子,转过头对警察说道:“都抓起来。”

        警察之前就了解到了这些事,所以听到祁湛行的话后,立马就行动了起来。

        艾蕙吓得不轻,她明明只不过把自己的女儿给关了一天而已,怎么就犯法了?

        朱小锦更是抗拒不已,“管我什么事啊!凭什么抓我啊!又不是我把她关起来的!快点放开我!”

        “你一个帮凶装什么无辜啊?”

        乔知语瞥了她一眼,朱小锦一噎,胸膛被气得上下起伏不断,但无论她怎么反抗都无济于事,很快她们俩人就被警方给带走了。

        剩下的保安见事情不对劲,连忙偷偷地给朱昌明报信。

        乔知语路过保安亭的时候,盯着那保安看了一眼,勾起唇角说道:“你告诉朱昌明,别想着救他老婆妹妹了,还是自求多福吧!”

        明明她是笑着说出来的,可保安却感觉背后涌升一股凉意。

        ……

        医院这边,朱婷蓉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