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52章 我深爱的人只能是他

第552章 我深爱的人只能是他

        餐厅只有三个人,菜都上齐了,见乔知语来了,沈又伶连忙笑着起身拉她入座:“可算是回来了,这菜都热了一遍了。”

        乔知语喊了声‘妈’,然后又看向许老爷子:“爷爷,我公司那边比较忙,以后您不用刻意等我回家吃饭。”

        许老爷子摸了摸胡须,原本还生闷气怪孙女住酒店的事,但真正见到她,什么气都不翼而飞了,“再忙也要吃饭,你忙我们把吃饭时间改晚点也是一样的。”

        乔知语鼻尖一酸,爷爷一直都是这样,什么事都会迁就她,偏爱她,这是整个许家谁都没有的待遇,明明两人没有血缘关系,不是爷孙胜似爷孙。

        和许老爷子的这份亲情,乔知语永远铭记在心。

        “愣着坐什么?吃啊,还等着我喂你吗?”乔知语半天没说话,许老爷子顺势让管家给她夹了一块糖醋排骨,“这是你爱吃的,寇妈知道你要来,特地做的,快吃。”

        “又瘦了,多吃点。”沈又伶也不停地给乔知语夹菜,不一会儿她的碗里就被堆成了小山包,乔知语哭笑不得,但疲惫了一整天,此刻享受着家人的关怀和爱,也让她舒心了不少。

        明明许绍康才是病患,但所有人都关注着乔知语,这样的场景在许家早已是见怪不怪了,许绍康也半点吃醋的意思都没有,自己和乔知语的关系处于一个冰点,如今他只能依仗着母亲和爷爷才能接近乔知语。

        一顿饭吃得还算是其乐融融,乔知语并没有在饭桌上提及火灾的事,总归她现在看通透了,有些事私下去解决便好了,在爷爷面前捅开那些事,她怕爷爷受不住刺激。

        饭后,许老爷子被姜管家推出去散步,因为许绍康进医院的事,沈又伶晚上还得跑一趟医院去看看丈夫,乔知语正打算回房,身后的男人便喊住她。

        “知语。”

        乔知语脚步一顿,回眸看他,疏冷又淡然的语气问道:“有事吗?”

        许绍康忽略她的冷漠,几步上前来到了她的跟前,“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电话拉黑?”

        乔知语扯了扯唇角,很无语地看着他:“你打扰到我了。”

        许绍康急了,“你就算讨厌我,也不至于这么冷血吧?我可是为了给你挡刀才受伤的,我只是想给你打个电话,这要求很过分吗?”

        乔知语后退了几步,和他保持了一定地距离,反质问道:“你还要演戏到什么时候?需要我把那个捅刀子的人抓到这里来跟你对峙吗?”

        许绍康垂放在大腿两侧的手不由得收紧,原来乔知语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安排的,所以她一点都不想心疼或者感激自己……

        “许绍康,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觉得玩这种把戏,我就能高看你一眼吗?真的幼稚!那可是真刀实枪,真要是没捅好,你出了点什么事……你要妈和爷爷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

        乔知语情绪忽然激动起来, 抛开许绍康的目的不谈,单单他这种行为就令她气愤,许绍康如今是许家唯一的希望,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倘若真的出了什么事,沈又伶他们可如何是好?她自己也会特别地自责。

        许绍康看着满腔怒火的她,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何尝不知道这样是有风险的,可为了接近她,得到她的关心,他便豁出去了。

        自认理亏的他,低下了头,声音低哑:“对不起……”

        他难得这样认错,乔知语有些心软,但还是别过脸没看他,“火灾的事,也是你干的吧?”

        几乎是笃定的语气,乔知语依然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母亲跟我说她能帮我解决货源的事,我找遍了所有的货源处,都说货早就被人定光了,我想不到还有第二个人能有这么大的实力和理由去收购那么多的货。

        再一次被当面‘判刑’,许绍康浑身都僵住了,他原本还以为可以瞒下来,努力去弥补这次的过失,但她还是知道了。

        许绍康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是我。”

        在没有实质性地证据下,他能承认还算是条汉子,乔知语冷着脸,一字一句地道:“许绍康,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许绍康心头一颤,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知道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我有罪,我只是太想见你了……对不起知语,我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了,难道我真的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和别人恩爱吗?我做不到……我爱了你整整五年,你却连一个机会都不肯给我……”

        他眼尾泛着红,情绪激动地抓着乔知语的双肩,“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比他差了……我为什么会输给他?我这辈子可以输掉任何东西,可唯独不想失去你!”

        乔知语既无奈又觉得生气,伸手甩开他的触碰,“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不是你去伤及那些无辜人的理由。”

        顿了顿,她很认真地告诉许绍康:“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你没资格跟他相提并论!但我和他在一起,无关其他,仅仅因为他是祁湛行,我深爱的人,只会是他,也只能是他。”

        “除了他,我谁也不要。”

        她的话如同一把把尖锐的匕首般,刺进了许绍康的心脏,疼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深爱着的女人,此刻居然用另一个男人来贬低自己,把自己贬低得一无是处,仿佛他五年的感情,都是一个笑话。

        似乎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许绍康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直接一把拽过乔知语的手腕,另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企图去强吻她。

        千钧一发之际,乔知语也反应极快,她迅速地抬起手去推开许绍康,并且毫不犹豫地甩了他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客厅,不仅吓愣了路过的佣人,更是把许绍康给扇清醒了。

        乔知语浑身上下充满了戾气,一双啐了冰的眸子怒瞪着许绍康,“这一次一巴掌给你一个教训,你若再敢碰我一次,别怪我不念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