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43章 反转

第543章 反转

        “你——你怎么来了?”看到刘局长都亲自跑来了,李效明显然是有些慌张的,但他一想到有安承逸支持自己,便硬着头皮说道:“就算你来了又怎样?什么胡闹?我在抓我的犯人,轮不到你插手吧?”

        “李副局长这您就错了,刘局长是咱们整个警局的一把手,无论是谁的犯人,他都有权插手过问,何况今天,您要抓的人,根本就是无罪的,刘局长亲自跑一趟也是不希望你一直错下去。”

        说话的人是局里另一个副局长,是个笑面虎一样的人,他倒是真希望李效明趁着这次的事丢了‘乌纱帽’,这样一来,局里就只剩下他一个副局长了。

        李效明哪里不知道他这点小九九,冷嘲道:“证据确凿你说他无罪?我看你这局长白当了!怎么你替祁家卖命,就想让我们所有人都当瞎子吗?”

        “你所谓的证据就是单凭别人一张嘴,几张照片吗?”刘局长反质问道:“如果说绑架人,那么绑匪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你觉得祁总会为了点钱大动干戈地去绑架谁吗?”

        这简直是笑话!

        祁湛行缺钱吗?

        不!他就属钱最多了!

        “他的确不会为了钱,但他也是绑架了我,为了逼问我一些事情!谁规定绑架一定是为了钱财?”安承逸这会儿也站了出来,事已至此他也不可能打退堂鼓。

        “逼问你什么?”刘局长继续质问。

        安承逸一下子语塞了,他自然不可能把这背后的事全都捅出来。

        见他不说话,唐驰便笑道:“说我们逼问你?请问你可有受到任何的威胁,又或者说我们对你严刑逼供了?什么都没有你在这里控诉我们绑架,简直无稽之谈!”

        “老板娘念在你们回国没地方住,专门挑了一栋上好的小洋房招待你们,天天好吃好喝地款待你们,你们倒好啊,在这里反咬一口,是什么道理?”

        若说当初是绑架,也却是不妥当。

        乔知语他们并没有伤害到安承逸,即便当初是为了问他们一些事,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问出来就放他们走了,说是请他们住两天也不为过。

        虽然算是非法拘禁,但安承逸自己也不干净,怎么敢将当天的对话说出来。

        安承逸被气笑了,他从来没见过能这样颠倒黑白的人,明明是绑架,却被他说成了好心招待,但被唐驰这么一说,他的那些照片全都成了无用的‘证据’。

        那只不过是在洋房的一些生活照罢了,当不了证据。

        “你说祁总绑架你,我找来了当时那栋洋房的工作人员,你大可以自己去问问,到底事实是什么。”刘局长摆了摆手,很快就有三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那个女人认出了安承逸,便立马说道:“安先生,当时祁太太特地嘱咐了我们,说是要好好招待你们,还请了专门的厨师来给你们做菜,太太都做到这份上了,难道这也算绑架吗?”

        “你是祁家的人,自然会帮着他说话!”

        “她们都是钟点工,是乔知语专门去请来照顾你们的。”刘局长拿出一份文件,“这是当时他们签的合同。”

        安承逸咬紧牙根,“好好招待我们就是限制我们的自由?那破地方连个信号网络都没有!”

        另一个女人解释道:“那段时间附近在修电路,没信号是很正常的。”

        “是啊,太太吩咐过不让你们出去也是因为那附近的治安不太好,若是你们想出去也可以跟我们说,太太会安排车辆和司机送你们,只不过那几天你们都没说要出去啊?”

        安承逸彻底地语塞,合着全都是他凭空捏造了这场‘绑架’呗?

        这三个钟点工也的确全都照乔知语的吩咐去办的,乔知语当初也只是想着能从安承逸他们嘴里知道幕后主使的事,就算安承逸不肯说,但她想姜沐熙那么爱安承逸,一定不会让安承逸受这些委屈。

        只是她也低估了姜沐熙对安承逸的爱,她不仅想救安承逸,还想替他保守秘密,宁愿撒谎也不肯告诉自己真相。

        后来乔知语也的确对他们不抱希望了,索性就看在姜管家的份上放了他们。

        谁又能想到,他们会在出去之后又做出这样的事?

        “姜沐熙,老板娘对你那是格外留情,你却带着安承逸来南苑来报复她,甚至还想动她的孩子,你对得起她吗?”

        若非乔知语手下留情,依照祁湛行的性子,安承逸和姜沐熙这会儿应该已经在牢里待着了,单凭他们跟方家勾结,就够他们喝一壶了。

        姜沐熙被唐驰这么一说,心虚得很,这次的行动也不是她想来,只不过她如何能劝得动安承逸?一想到安承逸吃过的那些苦,全都拜祁家所赐,她也跟着怨恨起来。

        殊不知安家所遭受的一切,都不过是他们自作自受罢了。

        又如何能怨得了别人?

        她咬着唇,低着头不敢吭声,这件事的确是她理亏,是她辜负了乔知语……

        李效明见状,顿时就想溜,毕竟现在局势是他们不利,这若是追究责任下来,他估计要完蛋了。

        “李效明,你刚刚不是口口声声要抓我吗?”祁湛行冷不伶仃的声音直接让李效明浑身一僵,他皮笑肉不笑地转过身来,“祁……祁总,都是误会啊!误会一场!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我小人一般见识吧?”

        “这传出去,对您名声也不好啊?”

        “为民除害怎么就名声不好了?”祁湛行轻启薄唇,眼底一片肃冷,“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这个人向来都是睚眦必报。”

        唐驰强忍着笑,这李效明算是完了。

        单凭他没掌握确凿证据就来闹这么大又是包围私宅又是抓人的,他的仕途也算是走到头了。

        “祁……祁总你放过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祁总……”这李效明就是个墙头草,原以为跟着安承逸能干一票大的,如今败了,立马认错,还真是风往哪边吹,他就往哪边倒。

        祁湛行懒得跟他废话,直接给刘局长使了个眼色。

        刘局长也是深深地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地将李效明给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