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41章 对峙

第541章 对峙

        全家福是乔知语回国后跟祁湛行他们拍的。

        安承逸这是第一次来南苑,自从五年前见到乔知语开始,他就一直把乔知语当成自己的私有物,在教乔知语摄影的时候,完全就当成了养成系女友来教。

        可谁也想不到,失忆的乔知语五年后回国还能跟祁湛行重新在一起,甚至两人的感情比从前更甚……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真爱?

        一想到这里,安承逸的眸底不由得划过一抹妒意。

        祁子霄从沙发上跳下来,对于南苑外面忽然多了一群警察,他一直都很淡定,并且还把妹妹给安抚好了。

        “这位先生你不请自来,我是不是可以告你私闯民宅?”祁子霄的智商远远高出同龄孩子很多,所以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丝毫没有任何的惧意,举手投足之间像极了一个小大人。

        安承逸将试探性地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比起祁子渝,祁子霄长得更像祁湛行,甚至就是小版的祁湛行一般,所以安承逸对他莫名地就有种厌恶感。

        “我协助警方查案,怎么能算私闯民宅?”

        祁子霄扯了扯唇角,冷声道:“就连警方都没有权利搜查南苑,你自然也是没资格踏进这里一步的。”

        说着,他就朝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上前对安承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安先生,还请你立马离开这里。”

        安承逸倒是没想到祁子霄小小年纪居然能这般沉稳老练,而且整个南苑的佣人似乎都对他言听计从,他仿佛天生就是一个上位者的姿态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透着满满地压迫感。

        “小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你都落到我手里了,是怎么敢这么嚣张的啊?难道你们祁家人都是这样目中无人的吗?”

        安承逸眼底透着的恨意清晰可见,显然他对父亲的死,全都怨在了祁家人的身上。

        “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子。”

        话音一落,一个小身影忽然冲到了安承逸的面前,他被祁子渝狠狠地推了一把,只见小丫头拧着眉头,气势汹汹地朝着安承逸吼道:“不准你这样说我爹地和哥哥!”

        祁子渝生气的模样都仿佛跟乔知语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安承逸尽管讨厌祁子霄,但对于长相酷似乔知语的祁子渝多了一份耐心。

        爱屋及乌地他莫名觉得这小丫头很是可爱,想着乔知语小时候会不会也是这样惹人怜爱。

        他蹲下身子去跟祁子渝平视,“你就是鱼鱼吧?我是你妈妈的老师,你可以喊我——”

        “我讨厌你!”祁子渝不加掩饰地表露着自己对他的厌恶,直接躲得远远地,不让安承逸触碰到自己,“这里又不是你家,你非要赖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你自己没有家吗?就惦记着别人的家!”

        她对安承逸的敌意特别的大,毕竟她今天已经被困在家里好久了,她今天原本还约了小伙伴一起去玩的,全都泡汤了。

        除此之外,别看她年纪小,但最是护短了,谁敢说她在乎的人一句不是,她都能举着她的小拳头揍你。

        安承逸眼底划过一抹失落,不过他也没有为难祁子渝,毕竟是乔知语的孩子,他若是真的碰了他们,依照乔知语的性子,估计要跟自己拼命吧?

        他也没有生气,反而耐着性子去问她,“是啊,我没有家,所以我就是惦记着你们的家,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祁子渝没接他的话,就听到他自问自答地说道:“因为是你们祁家人,毁了我的家,害死我的父母。”

        祁子渝直接反驳:“这不可能!”

        “你如果不相信可以去问问你父亲,问问是不是你们祁家害死了我父母,是不是他把我们逼上绝路,才让我和我爷爷迫不得已逃出了国……是你们祁家人亲手毁了我的家!”

        再次提及这些过往,安承逸的眼睛都红了,恨意蔓延至他的四肢百骸,让他的每一个细胞都为之沸腾起来。

        他忽然大声地吼出这些话,属实把祁子渝给吓到了,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害怕地往后退了几步,祁子霄上前托住妹妹的腰,低声道:“别怕。”

        祁子渝立即就挽上了他的手臂,怯声地喊了句:“哥哥……”

        祁子霄揉了揉她的脑袋以示安抚,然后冷着脸看向安承逸,直接拆穿道:“据我所知,当年你父亲的确死于我三爷爷的手中,但他也是死有余辜。”

        “贩毒本来就是死罪,何况你母亲还害死了我三爷爷,这笔账你又要怎么算?”

        “错了就是错了,即便再过无数年,你父亲还是罪人,不仅如此你母亲亦是如此,害死了我三爷爷,我父亲却还肯留你们一条生路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否则,你以为你跟你爷爷还能活到现在吗?”

        祁翰飞就是缉毒英雄,却死于徐慧敏的手中,这笔账祁家还没好好跟安家人算呢,当初也是太爷爷念着是仇是恨也不牵扯到无辜人,所以才没有对安家赶尽杀绝。

        至于安承逸口口声声说当年他们是被祁家逼出国的,也实属无稽之谈。

        当时安氏集团因为安华梁吸毒的事受到很大的影响,导致公司也欠下很多债务,安老爷子没办法才带着孙子逃出国的,就为了躲避债务。

        只不过这些年安老爷子为了加深安承逸对祁家的恨意,就添油加醋地编造当年的事给安承逸听,以至于安承逸对祁家的恨意,越发深了。

        安承逸没想到这样的血海深仇,会被一个孩子评头论足说得这么坦然,甚至还一味地去指责他父母的过错。

        “就算他们贩毒是死刑,也轮不到祁翰飞动手!他没资格伤害我父母!”

        祁子霄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面露很讽刺的笑:“我三爷爷可是缉毒警察!为什么他会开枪杀了你父亲,那也要问问你父亲当初都干了些什么,才会让我三爷爷被迫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