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29章 实习

第529章 实习

        “乔知语你——”

        安承逸胸膛被她气得上下起伏不断,满腔的怒火堵在胸口无处发泄。

        “祁总,祁太太,新的包间已经准备好了,劳烦你们这边请。”这时,店长忽然来了,他接到电话,说是祁总来了,经理还出了岔子,哪里还坐得住,赶紧跑了过来。

        刚刚祁湛行知道安承逸占用了包间后,没有着急进去,而是跟店长交代,让他立马重新布置一个包间,要比原来那个要更好。

        尽管这是一个不小的难题,但在金钱的趋势下,再难的难题都会被化解。

        乔知语收回视线,朝着祁湛行抿唇一笑:“新包间吗?什么样子的呀?”

        “我陪你去看看就知道了。”祁湛行搂着她的腰,眼底满是宠溺,对于乔知语,即便是天上的星星,他都愿意去摘给她。

        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比自己更爱她,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配得上她的男人,同理她也亦是如此。

        “好呀!”

        两人全程无视了正在气头之上的安承逸,跟着店长就去了新包间那边。

        没过几分钟,店长又重新回来了,对着经理冷声道:“祁总说了,给你留点颜面自己辞职离开。”

        “店长……你再去帮我求求情吧,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要知道他这个职位有多少人盯着想上位,一旦从锦堂离开,他不可能再找得到比这更轻松又赚钱的工作了。

        “你应该知道祁总是个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人,能让你自己辞职还是祁太太帮的你,照祁总的性子,没把你直接扔出去就算是好的了,都是成年人了,你做了这样的事,就得承受这些后果。”

        言罢,店长又把目光落到了安承逸的身上,“安先生,祁总他说既然您这么喜欢夺人所爱,他就大发慈悲地把这个包厢就送给您了,至于其他的……”

        顿了顿,他不卑不吭地继续将话说了下去:“您别再肖想了。”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祁湛行这是在回击他今晚的挑衅,赤裸裸地告诉自己,他想要的东西,也只配他施舍才能得到!

        安承逸气得咬牙切齿,直接将桌子给掀翻了,姜沐熙还是头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气,吓得一声都不敢吭。

        店长略微皱眉,抚了抚眼镜框,“安先生,虽然这个包厢是祁总送给您的,但您对这里面的损害都需要照价赔偿。”

        安承逸:“……”

        这回他是彻底地被祁湛行给摆了一道。

        锦堂的店长是祁湛行从瑞宁集团调过来的,是唐驰亲自培养出来的人,在处理这些事上自然不会畏手畏脚,毕竟他身后的人可是祁湛行。

        即便在帝都横着走,都不敢有人招惹的那种。

        姜沐熙他们二人十分晦气地从锦堂离开,回了酒店。

        看着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男人,姜沐熙紧张地绞着手指,走过去试探性地问:“阿逸……帝都到底是祁湛行的地盘,等你处理好这边的事,我们就回去吧?”

        今晚安承逸之所以会去锦堂吃饭,也是因为乔知语。

        他得知乔知语很喜欢吃这家,便想来尝尝这里的味道,所以去的时候,就让人给他开最好的包间,在得知最好的包厢是祁湛行的后,他便起了心思。

        对经理摆明了自己的身份,借着是乔知语的老师身份,才让经理妥协。

        不过经理也收了他的好处,即便被开除也是活该了。

        一想到乔知语已经嫁给了祁湛行,安承逸的心里便一阵疼,所以喝了不少闷酒,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乔知语他们。

        “怎么?连你也觉得我比不过祁湛行吗?”

        安承逸虽然闭着眼睛,可声音却透着一股强势,姜沐熙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知道阿逸你有本事,但正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没有万全之策的情况下,咱们也不能轻举妄动啊,否则惹恼了……到时候你又要被……”

        “这些年我听他的还不够多吗?”一提到这些事,安承逸就没来得一阵烦躁,他扯了扯领结,一睁眼,眸中便盛满了怒意:“什么烂摊子全都要我给他收拾!要不是他招惹出来的事,乔知语现在也不会对我这样!”

        “阿逸……你别生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再忍忍吧,何况一旦事成了,你想要的还怕得不到吗?”

        姜沐熙从旁边桌上端起醒酒汤递给他,“喝点醒酒汤吧,等下又要难受了……”

        安承逸尽管不喜欢她,但还是把醒酒汤给喝了,姜沐熙低眉顺眼地走到他的身后,习惯性地给他按摩。

        “姜沐熙,你不要以为你对我做这些,我就会喜欢上你。”

        安承逸想起今天姜沐熙对乔知语说的那些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你爱喜欢谁就喜欢谁去,我也不会去管你。”

        “我不要!”

        女人尖锐的声音响起,这还是姜沐熙第一次在他的面前这般声势,但对上他那极富压迫感的目光,姜沐熙顿时又软了下来,“我……我喜欢你只是我的事情,你不必担心安爷爷会强迫你娶我的!今天我对乔小姐说的那些话,是我一时情急,考虑不周才说的,我是真的……真的想看到你幸福,我……”

        “够了!”

        安承逸把醒酒汤的碗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放,甚至还抬手将姜沐熙往旁边一甩,“这些话我以后不想再听到了!”

        姜沐熙被站稳直接摔倒在地,膝盖都摔破了,可是她却强忍着疼痛,不敢喊疼,因为即便她喊了,安承逸也不会心疼,只是冷漠地看着自己,说她在装什么。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让她死心塌地了这么多年,她也曾问过自己,值得吗?

        安承逸头也没回地走了,整个套房只剩下姜沐熙一个人,她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握着手机找人帮她买点药送过来。

        另一边,新包间的装潢让乔知语很是喜欢,所以在吃饭的时候,还多吃了一碗,丝毫没有因为安承逸的事,影响到她吃饭。

        “叩叩叩——”

        这时,包厢外有人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