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27章 外婆她不怪你了

第527章 外婆她不怪你了

        雨渐渐小了,苏茗秀到底是年纪大了,没多久就有些头晕了,徐妈赶紧把她搀扶了起来,衣服也湿了大半。

        乔知语帮忙把苏茗秀扶上了轮椅,然后抬头看向徐妈:“徐妈,唐驰已经到了,你先带我外婆回南苑,我们晚点回。”

        “好。”

        苏茗秀被推走之前还紧紧地握着乔知语的手不肯松手,她红着眼看着乔知语,又看了看乔维钧的墓,欲言又止。

        乔知语反握着她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我懂的,您放心。”

        苏茗秀重重地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当年苏茗秀和乔维钧在一起全都是薛锦兰的阴谋所致,两人都是这件事的受害者,尽管他们之间没有感情,但到底有一个共同的女儿,乔维钧一个人将女儿拉扯大,又当妈又当爹的,的确不容易。

        尤其是还把乔佑怡培养得那么优秀,但就是因为太善良了才被何文峰给蒙骗了。

        苏老爷子当初被薛锦兰蒙骗,一直对乔维钧有敌意,但后来当真相一点点揭开后,乔知语出现后,苏家的人才慢慢地释怀。

        苏茗秀如今是想让乔知语告诉乔维钧,她受了这么多年的折磨和苦难,她不恨他了,当年被关在地下室的那段时间,她的确也怨过乔维钧不来救自己,明明自己怀有身孕了,他却也从未来看过自己一眼。

        后来她被薛锦兰送回了苏家,她也恨乔维钧这么多年都没让自己见过女儿一面。

        直到乔知语出现,她才知道,依照乔维钧的人品和性格,在和苏茗秀发生那样的事之后,他不可能对苏茗秀弃之不顾,无非就是薛锦兰让乔维钧以为他们发生一夜情全是苏茗秀的阴谋,乔维钧才会对苏茗秀不管不顾。

        如今物是人非,过去的都过去了,薛锦兰已经入狱,那些不美好的过往那些纠缠了几十年的恩怨都应该放下了。

        徐妈带着苏茗秀离开了墓园。

        乔知语站在外公的墓碑前,祁湛行站在她的身后给她撑伞,两人站在一起,异常的登对。

        尽管她的记忆里没有任何有关于乔维钧的记忆,但乔知语对他依然是发自内心地敬仰,她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上面的黑白照片,“外公,薛锦兰在牢里疯了,方诃平他们也都入狱了,那些曾经算计过你的人,我都将他们绳之以法了。”

        顿了顿,她又道:“外婆说……她不怪你了。”

        “你和妈妈可以安心了。”

        ……

        乔知语是红着眼离开墓园的,那种丢失记忆的挫败感让她特别的难受,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的过去到底是怎样的,和母亲以及外公的记忆又有哪些。

        祁湛行看出了她的心思,可安慰的话他又不知从何说起。

        乔知语揉了揉眼睛,弯腰坐上车,刚系好安全带,就扶着额头感慨了一句,“好饿啊,我们去锦堂吃饭吧!”

        “嗯?”

        祁湛行倒是没想到她忽然转变来这么快。

        乔知语嘟着嘴说道:“不开心的时候就要吃好吃的,一顿不够的话,那就来两顿!”

        放眼整个帝都,也只有锦堂的饭菜最合她的口味了。

        “几顿都行,管够。”她能自己找到治愈的方法,祁湛行自然是立马就开着车带她去了。

        锦堂这边,门口的迎宾员远远地就瞅见祁湛行的车子正往他们这边开,赶紧跑进来跟经理汇报:“经理不好了,祁总来了,可是他们的包厢……”

        经理皱了皱眉,暗道不妙:“这都是什么事啊!”

        “您还是快想个办法吧!祁总若是知道咱们把他的专属包厢给别人用了,谁都吃不了兜着走啊!”

        两人焦头烂额地跑到大门口,经理更是在看到祁湛行的时候冷汗直冒,“祁……祁总,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

        祁湛行并未把他放在眼里,这锦堂虽然他是大股东,但对于内部人员这些他自然是不会去管的,对于经理这种拍马屁的行为,他也早已见怪不怪,只当是空气。

        见他不理自己,经理顿时更急了,赶紧把心思又放在了乔知语的身上:“祁太太,今天可能你们需要换个包厢了……”

        “为什么?”

        乔知语原本还有些期待的心情顿时减了大半,要知道他们的包厢是祁湛行特地找人按照她的喜好装修过的,是整个锦堂最好也是最大的包厢了。

        经理擦了擦额头的汗,强装镇定,“包厢里的灯出了点问题,还没来得及修好,所以……”

        祁湛行感觉到乔知语的情绪变化,直接打断了经理的话,沉声道:“立马找人来修。”

        经理没想到祁湛行如此强硬,今天他之所以敢把包厢让出去,无非就是想着近段时间祁湛行也没来过这里,何况每次也都是唐驰过来点菜然后打包带走。

        谁能想到今天祁湛行就这么巧的来了!

        “祁总……现在修的话也要好久,不如你们换个……”

        乔知语察觉到经理的表情不对劲,冷声问道:“真的只是灯出了问题吗?”

        说着,她直接大步往他们的包厢走去,经理慌忙不已,追在她后面想阻拦,谁知乔知语还没走到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

        “阿逸,你少喝一点……”

        是姜沐熙!

        乔知语蹙起黛眉,很是好奇,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

        她也没敲门,直接推门而入,便看到安承逸和姜沐熙在里面喝酒。

        “乔……乔小姐,你怎么来了?”

        姜沐熙慌忙地把自己的衣服穿好,尴尬地起身。

        乔知语有些好笑地问:“我还纳闷经理为什么骗我们包厢的灯坏了,这是在给你们打掩护呢?”

        经理连忙解释道:“祁……祁太太,我实在是很为难,安先生说他是您的师傅,我想着既然你们有这样一层关系……借用一下包厢也没什么……”

        乔知语冷冷勾唇,“杨经理真是越发厉害了,连我的主也能替我做了。”

        这包厢虽说是祁湛行的,但他当初买下锦堂也是因为乔知语,即便称乔知语为锦堂的老板娘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