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26章 我和外婆来看您了

第526章 我和外婆来看您了

        看到他们反目成仇,乔知语的目的也达到了。

        她只是将真相摆在了他们的面前,他们之间的感情却如此地不堪一击。

        “薛锦兰,你引以为傲的丈夫,其实也不过如此,方诃平当年也不过是利用你想让敏康医疗在帝都站稳脚跟罢了,你却以为他是真的爱你。其实这些年来,他在外面一直有养情人,这些你不知道吧?你以为他爱你,敬重你,事事都听你的,所以从未怀疑过他。”

        “你撒谎!诃平他怎么可能这样对我!不会的!他不是这样的人!”尽管薛锦兰极力地反驳,可是内心还是忍不住去怀疑。

        “他连抛弃你都做得出来,你不会真以为他有多爱你吧?倘若他真的爱你,就不会跟别的女人有孩子,你看即便他那么看重方书闻,可最后继承敏康医疗的人却是他和别人的儿子,方礼勤这些年执掌敏康医疗把方书闻打压成那样他都没有去护过一次,这说明什么?说明其实无论是你还是方书闻,于他而言都没那么重要,只要敏康医疗还在方家人的手里,他是方礼勤的亲爹,无论如何方礼勤都不会对他怎样。”

        乔知语的这番话一针见血,直戳薛锦兰的心。

        她两眼无神,开始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方诃平他真的不爱我吗?他怎么会不爱我……他不会的,他不会不爱我的……我们明明那么相爱……”

        “这是我查到方诃平在国外还有一个儿子,是他和一个r国人生的,算起来就比你儿子小一岁呢,当你还沉浸在儿子生下来不健全的伤痛时,他的怀里早就有了新欢。”

        乔知语把资料全都摆在了薛锦兰的面前,薛锦兰抓起来,看到方诃平和其他女人暧昧不清的照片,以及他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时,彻底地崩溃了。

        她发了疯似的把照片往空中一撒,落得遍地都是。

        “放开我!放我出去!我要杀了他!他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为他付出了这么多,他凭什么这样对我!我要杀了他!”

        她拼命地挣扎着,手都被手铐给磨红了也不肯罢休,警察见情况不对,赶紧喊来了值班的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

        一番折腾之下,医生对乔知语说:“她疯了。”

        对于这个结果,乔知语并不意外,薛锦兰最后会疯掉,显得她整个一生都是一场笑话。

        乔知语站在门外,透过窗户看见薛锦兰躺在床上两眼无神,整个人没了生气,像是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一般。

        薛锦兰逼疯了苏茗秀,算计了乔维钧,害了无数的人,最后家破人亡,儿子早夭,丈夫不忠,孙子反目成仇,这一切倒像是报应一般。

        祁湛行揽住她的腰,尽管什么也没说,但他用这个小举动告诉乔知语,无论发生什么,他永远都在她的身后。

        报完了仇,乔知语心中的一块石头轰然落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爽快,更多地是对已故亲人以及外婆的心疼。

        “陪我去看看我妈妈和外公吧。”

        其实之前他们就去过一次了,只不过去得匆忙没待多久,这一次所有的事情都落下了帷幕,她觉得有必要走这一趟。

        “好。”在她的要求下,祁湛行几乎不会拒绝。

        乔知语主动牵着他的手,仰着头说道:“把外婆也带上,我不知道外婆和外公之间到底有没有感情,但至少让外婆可以见见我母亲,那是她唯一的孩子,也是当初那几十年来能让她有活下去的唯一念想。”

        “都听你的。”

        祁湛行对她百依百顺,亲自开车先回了一趟南苑。

        徐妈得知乔知语要带苏茗秀去祭拜乔维钧和乔佑怡,含着泪说:“我陪你们一起去吧,如今大仇已报,老爷子和夫人也可以瞑目了。”

        乔知语没有拒绝,点了点头,两人搀扶着苏茗秀坐上车。

        去墓园的路有些远,车开到一半的时候,外面下起了小雨,好在车里备有雨伞,倒也不碍事。

        苏茗秀在南苑休养的这段时间,徐景瑞也来给她瞧过病,在他的治疗下,苏茗秀如今已经大有好转了。

        这个点来墓园祭拜的人并不多,一路上只见到几个零零散散的人,乔知语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外婆,一步步朝着母亲的墓地走去。

        何文峰还算是做了件有良心的事,他将乔佑怡的墓建在了乔老爷子的旁边,

        几人撑着伞来到墓碑前,乔知语从祁湛行的手中接过花束,放在在他们的墓碑前,看着墓碑前放置的照片,她眸中含着一层氤氲,眼眶红红的,尽管她不记得过往的点点滴滴,可是看到母亲的照片,她的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妈,我和外婆来看您了。”

        乔知语转身握住外婆的手,“外婆,这个是我妈妈……那边,是外公的……”

        苏茗秀原本来的路上情绪就高度紧张,如今看到女儿的遗照,老泪纵横,“佑……佑怡……我的女儿……”

        徐妈也被感触到掩泪哭了起来,苏茗秀双手颤抖地抬了起来,紧接着她整个身体也站了起来,‘扑通’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她抱着墓碑哭了起来,“我的女儿……女儿……”

        她如今说话不太利索,但头脑是十分清晰的,她从乔佑怡出生到去世,都未曾见过她一面,如今能见到的也只是墓碑,母女俩阴阳相隔,人间悲剧。

        徐妈赶紧上前去想把她扶起来,可苏茗秀却不肯撒手了,徐妈担忧地看向乔知语,乔知语摆了摆手,“让她一个人哭一会儿吧。”

        这么多年的思念,在此刻在得到释放。

        徐妈含泪点头,撑着伞陪在苏茗秀身边。

        雨越下越大,仿佛在也为苏茗秀而难过哀伤,乔知语仰头看向身侧的男人,祁湛行疼惜地替她擦去眼角的泪。

        “为什么我还没记起以前的事,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失忆……”乔知语此刻特别地想知道过往的记忆。

        外婆没有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光,如果她还记得的话,她可以给外婆讲一讲小时候和母亲在一起的事,也是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