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24章 入狱

第524章 入狱

        警方很快对地下室那几具尸体进行了尸检,并且重新取证调查她们每个人的身份,方书闻对于这些案件丝毫不配合,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由于他眼睛被祁嘉柔用钉子戳瞎,送去医院的时候已经无法治疗,祁嘉柔也因为属于故意伤人罪而被逮捕。

        “ntc77研制基地那边虽然被警方围剿了,但丝毫没有任何关于幕后主使的线索,这人未免藏得也太深了。”

        唐驰拿到最新的情报跟祁湛行他们汇报。

        当初齐梓愿的那种药剂就是出自幕后主使之手,所以他们都以为ntc77的事情幕后主使必然也有参与,谁知道这个人压根就没有露出半点痕迹。

        “真是可恶,线索又断了。”乔知语一手撑着脑袋,由于在方家老宅地下室受了刺激后,这几天晚上她总是会梦见外婆当年的事,弄得她都没睡好觉,黑眼圈特别重。

        祁湛行因为担心她,也跟着没睡好,所以警方那边的事,都是唐驰在跟进。

        祁湛行倒了杯温牛奶给她,不紧不慢地说道:“幕后主使的事先不急,方书闻不肯认罪,接下来你想怎么办?”

        乔知语捧着牛奶,喝了一口,上嘴唇沾上了一圈奶渍也未察觉,“想来薛锦兰还不知道这些事,我肯定要亲自去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好,我陪你一起。”

        乔知语端着牛奶杯,她喝了一半有些喝不下了,直接凑到祁湛行的嘴边:“你喝。”

        “我不爱喝。”

        祁湛行的确不爱喝牛奶,主要是觉得太甜太腻了,倒给乔知语喝,那是希望她能睡个好觉。

        唐驰也跟着搭腔:“老板从小就不爱喝牛奶,为了这事还被老夫人给教育过,老板娘你就别为难他了,他肯定不会喝的。”

        闻言,乔知语噘着嘴说道:“什么不爱喝,他就是嫌弃这是我喝过的。”

        祁湛行无奈地抚了抚眉心,随后倏然俯身凑近她,低头吻上她唇上的奶渍,宠溺的说道:“没有嫌弃。”

        乔知语浑身一颤,羞得不行,尤其是旁边唐驰还在,她把杯子往茶几上一放,逃似得跑上了楼。

        祁湛行看着她的背影,很自觉地端起杯子,当着唐驰的面,将那半杯牛奶给喝了个干净,他微微皱眉,还不忘评价一番,“很甜。”

        唐驰嘴角抽了抽,大晚上地为什么还要给他强塞狗粮?

        是不是爱情真的会让打破所有的原则?

        自从老板娘出现后,老板这么些年的底线和原则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她给打破,但老板却十分享受这种为了她而改变的感觉。

        真爱果然是他理解不了的领域!

        当晚,也不知道是不是牛奶的缘故,乔知语意外地睡得安稳。

        早上也醒的很早,两人一前一后地起床准备去警局。

        刘局长这几天因为围剿了ntc77一案,收到了上级的嘉奖,而薛锦兰和方诃平被其他抓获的实验室人员供了出来,原本还是有期徒刑的他们,立马被判成了死刑。

        乔知语和祁湛行在整个案件中立了很大的功劳,刘局长一看到他们两个人便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祁总,祁太太这边请,关于方书闻被捕的事,我们还没有让薛锦兰他们知道,我猜想着祁太太应该是希望自己亲口来告诉他们吧?”

        这一系列的案子搞了这么久,刘局长就算是再傻也清楚他们之间的恩怨。

        何况薛锦兰的身上还有一桩几十年前的案子,证据乔知语已经提交给了警方,只不过现在还没公布并且上交给法院。

        乔知语颔首点头,“辛苦刘局长了,薛锦兰的事给你添麻烦了。”

        倘若不是她想报复薛锦兰让她也感受一下被囚禁的滋味,也不会牵扯出方诃平在机场狗急跳墙的事,在这件事上的确是她思虑不周。

        “祁太太您说这话就见外了,就算咱们不关薛锦兰,按照方诃平那种人,也会丢下薛锦兰逃跑,只不过您这样做,让方诃平坐不住提前把事给做了而已。”

        “像他们两个这种心狠手辣的人,制毒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不敢做?您不必自责的。”

        刘局长看得十分通透,而且若是没有乔知语他们,自己也破不了这么大的案。

        何况还牵扯出连环杀人案,方家是彻底的毁了。

        “先进去吧,我已经让人把薛锦兰带到了审讯室里。”

        乔知语和祁湛行对视了一眼,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审讯室,只见薛锦兰坐在对面的审讯椅上,比上一次见她要更加憔悴了。

        她常年染黑的头发如今早已全白了,大概是在这里睡不好,她的眼睛也都凹进去了,特别的吓人。

        “乔知语你还来干什么?我都已经被判死刑了你还不满意吗?”她被拷的双手激动地抓着椅子两侧,尖锐而又苍老的声音特别的刺耳。

        乔知语坐了下来,目光冷如冰刃,冷笑道:“死刑怎么够?我说过了,我要让你亲眼见证所有你在意的东西都被毁掉!”

        “你——你有什么冲就我来!不要伤害书闻!”比起之前的嚣张,如今的薛锦兰倒有些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样子了。

        “很可惜,我也没做什么,是你那宝贝孙子非要自寻死路,你还不知道吧,他已经被捕了。”乔知语仔细地观察着薛锦兰的表情,看着她一点点崩溃,“而且,他的一只眼睛还瞎了,你说这是不是恶有恶报啊!”

        薛锦兰激动得不行:“不……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被捕,ntc77的事与他无关,你们不要乱抓无辜的人!”

        “无辜?”乔知语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你们的确宝贝他这么多年,都不让他与ntc77的事情沾染上分毫,但耐不住他自己非要往里跳。”

        “不过也能理解,毕竟你们都被抓了,敏康医疗也容不下他,他只有借着ntc77想着东山再起,只可惜错了就是错了,只要他沾染上分毫,他就是犯罪!”

        “就算他沾惹上了,可他也只是初犯啊!他什么也不懂!乔知语你好狠的心啊,既然你都要抓他了,为什么还要伤他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