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16章 铁树开花

第516章 铁树开花

        今天是周六,傍晚乔知语下班也很早。

        院子里祁子渝正在玩她那些小宠物,看到乔知语回来了,连忙扑了过去,“妈妈!”

        乔知语揉了揉她的脑袋,声音温柔如水,“怎么一个人在外面玩,哥哥呢?”

        祁子渝没有让她抱,而是牵着她的手往屋里走,“哥哥在书房查什么东西,已经好几个小时都没出来了。”

        乔知语思忱了片刻,能让儿子查的东西一定是什么要紧的东西,“妈妈知道了,你先在楼下玩,妈妈上楼换个衣服。”

        “好!”

        祁子渝乖巧得很,屁颠屁颠地又跑回院子照顾她那些小宠物们。

        乔知语上楼,看到书房半掩的门,敲了敲,“我能进来吗?”

        祁子霄查完资料,正要给苏暇景打电话,听到母亲的声音立马说道:“可以。”

        乔知语推门而入,看到他端坐在电脑前,正拧着眉头在看手机,“鱼鱼说你在查东西,查什么呢?”

        “舅舅压榨我给他办事,让我帮他查方书闻干的那些不好的事。”祁子霄也没有隐瞒,“祁嘉柔被方书闻家暴了,好像伤得很严重,有人想帮她。”

        乔知语丝毫不意外祁嘉柔会被家暴,方书闻是什么性子,虽然她没怎么接触过,但方书闻绝非善类,在爆出祁嘉柔不是祁家千金后,他又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谁要帮她?”

        “江卓璇。”

        乔知语在心中默念了两遍这个名字,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但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祁子霄看出了母亲的疑虑,提醒道:“于子翊生日宴上她还帮过母亲。”

        乔知语恍然大悟,“可她不是跟祁嘉柔死对头吗?怎么会突然帮她?”

        “这我就不知道了。”祁子霄很自然地就把苏暇景给捅了出来:“之前舅舅继任公司的时候被网上很多人骂,江阿姨出面帮过舅舅,所以这次她需要帮助的时候,舅舅就说要报恩。”

        闻言,乔知语诧异不已,“苏暇景这是什么情况?他不是一向拒女人于千里之外吗?”

        祁子霄不以为然:“他这是万年铁树开了花。”

        “噗——”乔知语没忍住笑出声,虽然不知道儿子是在哪里学到的这些说辞,但觉得特别地贴切,苏暇景这阵势倒像是真的对这个江小姐动了心思。

        否则也不会专门来请儿子帮他。

        “那你查到了吗?”

        乔知语也很关心这个,毕竟现在他们也正在查方书闻的事,今天唐驰还得到消息,林峰已经主动联系上方书闻了,只要方书闻敢做ntc77的生意,那么他就是死路一条。

        祁子霄指了指电脑屏幕,“查到了,刚准备发给舅舅。”

        “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好几年前开始,方书闻谈过的几个女朋友都离奇失踪。”

        乔知语蹙了蹙眉,深感不妙:“离奇失踪?方诃平和薛锦兰这么看重方书闻这个孙子,按理说是不会让他沾染上ntc77的事情,之前何文峰他们被抓去当实验品,那么方书闻那些女朋友不可能被抓去当实验品,那为何会失踪?这也太奇怪了。”

        “警方也调查过,但方书闻每次都没有嫌疑,这就更奇怪了。”

        乔知语深感这件事不简单,立马给祁湛行打了电话。

        今天她是自己下班回来的,唐驰说祁湛行有个紧急会议,所以让他来接自己。

        大约十五分钟的样子,祁湛行就赶回了家,乔知语把刚刚和儿子讨论出来的结果告诉了他:“方书闻很可能将那些女人杀害了。”

        “笑笑查到每一任女朋友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除了被杀,我想不到还有其他的结果。”

        说这些话的时候,乔知语的手都是冰凉一片的,她怎么也想不到方书闻表面看上去翩翩公子哥,背地里会干这样的事。

        这也太狠毒了。

        她担忧地看向祁子霄,担心这些事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祁子霄握住她的手,安抚道:“妈妈,你别担心我,我不怕,方书闻如果真做出这样的事,那一定要让警察把他抓起来,要让他付出惨痛地代价!”

        祁湛行揽过她的肩头,声音低沉地说:“薛锦兰能做出囚禁你外婆那样的事,作为她的孙子,方书闻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也不意外。”

        “你说他们一家人不会有什么精神病吧?一个两个都这么变态!”乔知语忧心忡忡,毕竟如果真的他们都患有精神病的话,那所做的事就不能够定他们的罪。

        祁湛行很笃定地说:“不可能,他们是单纯地心理变态。”

        早年唐驰去调查过他们,并没有查到他们有什么遗传病史。

        “笑笑,这件事你告诉舅舅后,让他一定要阻拦住江卓璇,不要再让她一个人去方家了,这也太危险了,方书闻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万一……”

        乔知语从祁子霄那里得知了江卓璇就是一个人去了方家才发现祁嘉柔被家暴的事,所以才担心那姑娘会有危险。

        “我知道,如今看来祁嘉柔并不是被家暴那么简单了,很有可能她也被方书闻差点杀害,但她没死,可能是因为他们现在是新婚,这要是媒体记者查起来,估计也很棘手。”

        祁子霄的智商完全不输乔知语他们,他比乔知语理智和镇定,几乎很少会遇到让他情绪失控的事情,心理素质极强。

        “笑笑说得对,说不准祁嘉柔也知道方书闻曾杀人的事,只要把祁嘉柔救出来,方书闻必败无疑。”乔知语双手攥在一起,心中激起强烈的正义感,想快点把这个人渣给绳之以法!

        祁湛行按住她的手,“先别急,尽管救出了祁嘉柔也不一定能证明方书闻杀了人,除非祁嘉柔手里掌握了什么关键性的证据,眼下这些都是未知的。”

        顿了顿,他又说道:“今天江卓璇已经去过了方家,那证明已经打草惊蛇了,方书闻敢做出这样的事,那他一定会很谨慎,说不准祁嘉柔现在已经在被医生治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