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13章 林峰的诡计

第513章 林峰的诡计

        尽管祁湛行对于这件事从未在她面前提过,他还是在背后默默地为自己做这些。

        她以为唐驰并不会把这件事汇报给祁湛行,毕竟这件事事关他的前任,没想到祁湛行还是知道了。

        助理萍萍恍然想起那天上午乔知语去了一趟乔氏集团,貌似还整顿了一番,直接给所有人来了个下马威,这件事在前两日还在圈子里闹得沸沸扬扬呢。

        想来这个写信的女人就是在乔氏集团被总监整顿的人之一吧。

        “祁总对你可真好啊,你的事情在他的眼里仿佛事无巨细,他都会很在意,呜呜呜我羡慕了……”助理萍萍十指交叉而握,她羡慕归羡慕,但也很欣慰乔知语能够幸福。

        乔知语抿唇一笑:“你也去找个男朋友啊。”

        助理萍萍年纪比乔知语小几岁,但看上去却像是比乔知语要年长,不过25岁的年纪,的确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

        王萍萍无奈地笑了笑,“我也想啊,但遇不到合适的,将就倒不如一个人。”

        乔知语眨了眨眼,脑海中忽然划过一个身影,她灵机一动,抓着王萍萍的手:“你觉得唐驰怎么样?”

        “唐助理?他啊……挺好的,不过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王萍萍一直跟唐驰都有联系,不过两人之间的话题一直都离不开乔知语。

        她觉得唐驰虽然是祁湛行的助理,但无论是以他的外形还是能力身份地位,全都是自己可望不可即的。

        乔知语看出她心中所想,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不能这样想,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爱情它不分贫富,也不分年龄,只要两个人心中有彼此,什么经济上的差距亦或是其他的阻碍,都不是问题。”

        “这些我知道,可……”

        “照你所说,那乔氏集团不过是个小公司,可无论是祁氏集团还是瑞宁,都是乔氏高攀不起的,但祁湛行不是照样跟我在一起了?难道他爱我会介意我的出生吗?爱一个人只会有无尽的包容和谅解,真正地相爱是两人可以共同进步,而不是单凭一个人去努力。”

        乔知语的一番话,给了王萍萍很大的启发。

        但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乔知语并没有去撮合他们,如果真的有缘分的话,即便不用她当红娘,他们也会在一起。

        ……

        与乔知语这边的岁月静好相比,方家没了两个主心骨,整个宅子都死气沉沉的。

        前阵子机场那些伤员的家属一直在闹,有的人即便拿到了赔款,还不肯罢休,非要闹,恨不得这件事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好让所有人都去谴责方诃平。

        几经折腾下来,方书闻被搞得头痛欲裂。

        管家忧心忡忡地走到他跟前说道:“少爷,警局那边传来消息说,五年前老夫人收买了司机孔志林谋害乔知语,现在证据确凿,只等着开庭判刑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闻言,方书闻双手攥紧拳头,眼神中透着恨意,“藏得可真够深啊!把我奶奶关在里面折磨了大半个月,到现在放出证据,乔、知、语!”

        “少爷,乔知语这样做恐怕就是为了报复当年老夫人把苏茗秀关起来囚禁一事,不过苏茗秀都被送回苏家这么多年了,老夫人如今年过七旬还要受这样的苦,乔知语实在是太狠了!”管家不愧是跟在方诃平身边几十载,对于他们两人所做的一些事都是再清楚不过的。

        “我早该看出她不是什么善茬,五年前就应该让我出手,她便不可能能活到现在!”方书闻咬牙切齿,“如今所有的证据都已经确凿,可警方却迟迟没有判刑,他们到底是在等什么?”

        管家猜测道:“难不成乔知语还想继续折磨老夫人?”

        “这不像她的做事风格。”方书闻如今也猜不透乔知语的心思,她既然手握着证据,那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单单为了薛锦兰囚禁而痛苦,那将她关进牢狱里岂不是更好?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来电,他心烦意乱地挂断,可对方却锲而不舍地又打了过来,他不耐烦地接通了,只听对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方少爷,我是林峰。”

        方书闻蹙了蹙剑眉,这个人他自然是认识的,“你找我干什么?”

        “方老爷子如今被抓,但我们手里还有一批货需要处理,如今他不在了,我们也不敢轻易地做他的主。”林峰这几天为了避风头一直没露面,就怕警察顺藤摸瓜地查到自己身上来。

        就连他今天给方书闻打的这个电话还是用的别人的手机。

        “货?”有关于ntc77的事,方书闻不曾参与其中,但他对此还是有些了解的,毕竟爷爷奶奶干了这么多年,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皮毛。

        “之前怎么搞的现在就怎么搞。”他有些不耐烦地说,想赶紧把林峰给打发走,可林峰却着急地说:“原本是和买家谈好了,谁知他看到方老爷子被抓就不敢收了。”

        “那就别卖了,等这阵子的风头过了再说。”

        “可如果不卖,兄弟们怕是要喝西北风了,方少爷你可是方老爷子的亲孙子,他的人脉不都是你的吗?不如这件事你来安排吧?”林峰也是个极为嘴贫的人,拍起马屁来多么昧着良心的话都能说得出口。

        方书闻扯了扯衣领,觉得这件事若是自己不办好,指不定叫人怎么在背地里笑话,于是当机立断,他应了下来:“行,那你就等着我的消息吧。”

        林峰见他答应了,兴奋不已,所谓枪打出头鸟,只要方书闻顶在他前面,即便被抓也是抓方书闻,跟自己无关。

        电话一挂,管家就欲言又止地想劝他,“少爷,这件事你还是不要插手为妙,这么些年老爷老夫人都是为你好才阻止你沾染上这些……”

        “我知道,但爷爷他们已经救不出来了,我不能放任着他的事业不闻不问。”方书闻心意已定,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忽然想到些什么,他转道去了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