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07章 证人

第507章 证人

        警局里,乔知语通过监控见到了薛锦兰。

        数日不见,薛锦兰整个人憔悴不已,哪里还有当初半分光鲜亮丽的样子,精神状况也不是特别好,一看到警察就想抓住人家的手,“警察同志,是不是方诃平来救我了?我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警察十分冷漠地推开她,对于她这种罪孽深重的犯人,他们自然没有好脸色,“薛锦兰,你一把年纪了就别挣扎了,早点把自己的罪行都交代清楚,说不准还能少判几年。”

        “我没犯罪!我没有错!”薛锦兰抵死不认,这段时间局里也是软硬皆施,可她就是不招供。

        警察见此也懒得跟她废话了,“出来接受审讯。”

        听到‘审讯’两个字的时候,薛锦兰激动到差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在这里待得快要疯了,如今总算要审讯了。

        ‘审讯’就像是她的一个精神支柱一般,只要知道警方到底为何抓自己,那么她才能想到脱罪的办法,这样一来也能知道警方手里到底掌握着什么样的证据。

        薛锦兰满怀希望地起身走了出去,谁知走到审讯室门口就看到了唐驰的身影,她不禁蹙了蹙眉,难道祁湛行也来了?

        只可惜,她走进审讯室后,并未发现祁湛行的身影,只见乔知语端坐在那里,而她的身侧坐着的正是刘局长。

        薛锦兰刚一坐下,就目光阴鸷地瞪着乔知语:“你来干什么?这里是警局!要审讯我,也轮不到你!”

        乔知语冷笑一声:“薛锦兰你难道不好奇为什么这么久了,方诃平还没把你救出去吗?”

        尽管薛锦兰当初让律师代自己去警告方诃平让他来救自己,否则鱼死网破,可她对方诃平的感情终究让她心软了。

        薛锦兰被关在警局,什么消息都不知道,此时乔知语忽然提起,这令她不由得紧张起来,“你对他做了什么?乔知语你要是敢伤他分毫,我跟你拼命!”

        乔知语看到她这幅模样,不由得叹息道:“你把他当个宝,他却把你当根草,你派律师去找他救你,他丝毫不怕你威胁,立马转移财产出国逃跑。”

        “这……这不可能!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我跟他夫妻几十载,他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对我的!”薛锦兰所有的痴情都给了方诃平。

        可方诃平骨子里是自私的,他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错。

        在无尽的牢狱和死亡面前,薛锦兰显得那么地微不足道。

        刘局长顿时开口道:“半个月前方诃平意图逃出国被我们发现,他故意伤人并且挟持人质后被抓获,现已被判刑抓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砸中了薛锦兰的脑袋。

        她瞳眸猛然地收缩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不可能的!他怎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你们骗我!你们都在骗我!”

        薛锦兰情绪十分激动,被铐着手疯狂地挣扎着,“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去找他!”

        “肃静!”刘局长呵斥一声:“你当这里是你家吗?他如今是重要犯人,你也一样,你们是没有资格碰面的。”

        薛锦兰嘶声力竭地吼道:“我怎么就成了重要犯人了?我到底犯了什么法你们要这样折磨我啊!”

        “你犯了什么罪你心里不清楚吗?”乔知语冷不伶仃地开口,“五年前你设计陷害我,让我差点死在了车祸中,单单这一桩就够你坐穿牢底了。”

        薛锦兰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她依旧抵死不认:“没有证据的事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我根本就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你不会真以为孔志林一死,就死无对证了吧?”

        乔知语提及‘孔志林’,薛锦兰明显身体僵了一下,对于孔志林她自然记得清楚,当年因为一直找不到乔知语的尸体,所以她就怪孔志林没办好这件事,没有按照之前约定好的把后续的钱打给他的妻女。

        但五年过去了,就连她都查不到苗雪的踪迹,别人又从何查起呢!

        可惜她败给了自己的自信,只见乔知语的话刚说完没多久,一个熟悉的身影便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

        薛锦兰不可置信地张了张嘴,惊恐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你……你不是死了吗?你到底是人是鬼!”

        “方老夫人,我若是鬼,怎么可能让你活得这么轻松自在,也应该会夜夜去找你索命才对。”孔志林望着薛锦兰的目光中掺杂着怨恨。

        对于当年的事,他自知罪孽深重,可薛锦兰更是可恶,明明自己已经照她说的去做了,她却对自己的妻女不管不问,让她们母女俩颠沛流离这么多年。

        吃不饱,穿不暖,甚至连一个遮挡风雨的地方都没有。

        薛锦兰怎么也没想到,孔志林居然没死还活着!只不过他一只手已经被截肢了,估计是当年车祸导致的。

        “薛锦兰,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乔知语噙着冷笑,目不斜视地瞪着她,看着她此刻眼神慌乱不已的样子,只觉得可笑。

        自知自己这回是彻底栽了的薛锦兰满腔的不甘心,她嘲讽地说:“他没死又能怎样?单凭他一张嘴说是我指示的就能定我的罪吗?”

        “自然不止这些。”

        乔知语起身,将桌前的文件夹放在了薛锦兰的面前,“你自己看看,这些物证能不能定你的罪啊?”

        文件中,夹杂着一条电话录音鉴定结果,正是薛锦兰当年找到孔志林的时候被录下来的。

        不仅如此,还有一份账户清单,上面清楚地记载了孔志林那笔钱的来源就是薛锦兰,只不过她当时只是付了一部分。

        薛锦兰没想到孔志林还留了这一手,“你实在是太阴险了!你怎么敢录音的!你怎么敢的啊!”

        “论阴险我哪里比得过你啊,我做的这些跟你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些皮毛罢了,我自知自己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但我也不会任由你这样的恶人逍遥法外!”

        孔志林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是一定要将薛锦兰锤得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