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500章 他不配当我的父亲

第500章 他不配当我的父亲

        “你是担心不好养吗?这个你不用担心的,我哥说乌龟是最好养的了,而且它的寿命也很长,你只需要每天给它喂点吃的就行了。”

        他们三个人在寿宴上的时候就坐在一起吃饭,短短几个小时下来就已经成了朋友,尤其是祁子渝,她倒是很欢喜自己又多了一个哥哥。

        尽管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谢谢,不用了。”

        许嘉睿依然不感兴趣,这让没有把小猪送出去的祁子渝有些挫败感。

        看到这一幕,乔知语走了进去,安抚似的揉了揉她的脑袋,“为什么给它取名叫小猪啊?”

        给一直乌龟取名叫小猪,这多多少少有点……离谱?

        “妈妈!”祁子渝看到她后,立马满血复活,兴致冲冲地解释道:“因为它很能吃而且还喜欢睡觉,这不是跟小猪一样吗?”

        听完她的解释,乔知语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只小乌龟要是知道自己取名的由来竟是如此,会不会委屈得打滚。

        她蹲下身子,和他们围在一起,看到许嘉睿并没有因为刚刚她和祁子渝的互动而有任何的反应,不禁语重心长地对许嘉睿说道:“小睿,今天的这些事你不要太担心,都是大人的事情,他们会处理好的。”

        许嘉睿却异常地镇定,反而问道:“姑姑,他们离婚了,我能跟我妈妈一起生活吗?”

        乔知语微微诧异,不过才八岁未到的孩子,会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后,第一个考虑的问题竟是这个。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许嘉睿又说道:“他对我妈做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他这样的人不配当我妈的丈夫,也不配当我的父亲!”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目睹着许绍川对朱婷蓉的虐待,每一次母亲受伤他都很心疼,可是只要他护着母亲,自己也会挨打,再加上奶奶汪淑美会护着自己,所以他挨到的打倒是没有母亲那么多。

        能让母亲早日脱离苦海,是他最大的心愿。

        乔知语看到他攥紧的小拳头,不由得一阵心疼,她伸手抱住了许嘉睿,“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妈妈争取到你的抚养权,绝对不会让许绍川再有伤害你们母子的机会!”

        许嘉睿身子一震,他没想过姑姑会帮自己,如此一来,有姑姑在,爷爷那边姑姑肯定会帮他们搞定,那么自己便不会跟母亲分开了。

        他张开手抱了抱乔知语,稚嫩的声音中透着一份感激,“姑姑,谢谢你。”

        ……

        由于朱婷蓉把孩子交给了自己,乔知语便将他们三个安顿在一起,许嘉睿年纪最大,一向调皮的他今晚却异常的乖巧懂事。

        乔知语也是欣慰不已,把他们几个哄睡着后,她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楼下大厅的事不用她操心,她也没再下楼,以免又碰到许绍康带来不必要的接触。

        卧室里,祁湛行正坐在书桌前处理公务,他出国好几天了,公司那边每天都有一些必须经过他的手才能通过的业务。

        乔知语走到他的身侧,还未说话,就被男人直接一把拽入了怀里,她顺势坐在了祁湛行的腿上,“你想干什么啊?”

        她一来,祁湛行哪里还有心思处理公务,握着她嫩滑的手,提醒道:“你还欠我点东西。”

        “我什么时候欠你东西了?”乔知语不明所以,就差脑门上挂几个大问号了。

        祁湛行瞧她这般健忘,直接用行动来告诉她到底是什么,他扳过乔知语的脸,对准她的樱唇深深地吻了下去。

        这一亲,乔知语立马想起来了,可男人哪里肯轻易地放过她,直接把她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刚要覆上去,乔知语连忙用手抵着他,“慢着慢着!我现在就告诉你还不行嘛?”

        只可惜,祁湛行并未有停止的想法。

        “弓在弦上不得不发。”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乔知语便清楚地知道,今晚自己的逃不过了。

        深夜,乔知语被祁湛行抱去冲洗了一下身子后重新回到床上,她已经精疲力尽了,靠在他的手臂上,有气无力地说:“安承逸和齐梓愿的确有着什么关系,所以那个时候齐梓愿才能弄到那么多他的签名,但姜沐熙跟我说,安承逸他是有苦衷的,我想,那幕后主使会不会跟安承逸也认识?”

        之前断掉的线索,忽然有了新的方向,这让乔知语十分地激动,可她却发现祁湛行听完后竟没什么反应?

        “你这什么表情啊?难道你不惊讶吗?”

        祁湛行捏了捏她的脸蛋,随手帮她把被子盖好,不紧不慢地说:“我早就派人去调查过安承逸了。”

        从齐梓愿拿出安承逸的签名后,他就派人去查过了,但安承逸一直忙于安氏集团的事,偶尔拍点照片,再无其他异样的行踪,所以这件事他才没有告诉乔知语。

        乔知语原本还在为自己找到新线索而沾沾自喜,如今却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般挫败,“所以调查结果是什么也没查到吗?”

        “嗯,安承逸和齐梓愿并没有过直接的联系。”

        “这么说,线索又断了呗?”乔知语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她实在想不通到底是有着怎样的恩怨,才会让那个幕后主使筹谋了这么多年。

        “这件事你不用操心,我会处理。”

        祁湛行很清楚地知道,这幕后主使是冲着自己和祁家来的,他并不希望把乔知语也掺和进来,她能够安全,他才能安心。

        尽管他这样说,但乔知语心里还是放不下,她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安承逸跟着幕后主使一定是有关联的!

        祁湛行见她发愣,凑近些说道:“还在想什么?精力这么好,不如……”

        乔知语吓得立马闭上了眼睛,还来?真当她是耕不坏的‘田’吗?实在是可恶!

        祁湛行见她认怂得这么快,嘴角微微上扬,随后他也躺了下来,抱着她一起入眠。

        “晚安。”

        ……

        第二天早晨,乔知语怕又发生之前那些让她窘迫的事,强撑着困意爬了起来。

        她一下楼便发现饭桌上多了一个人影,许绍康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