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99章 我不需要

第499章 我不需要

        ……

        安抚好爷爷后,乔知语便下楼了。

        楼下的大厅里,宾客也因为刚刚的事故走了不少,剩下的客人也都在许绍康的安排下陆续地离开。

        许绍康看到她下了楼,不自觉地走上前,“答应你的事,我做到了。”

        他突如其来地一句话让乔知语有些不明所以,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这其中的意思,这五年来汪淑美母子处心积虑地想掌控公司来挤兑他们,好几次沈又伶都被他们算计气到不行,乔知语心疼不已,那时许绍康就承诺她们,许家继承人的位置自己一定会拿到手。

        尽管许绍康在能力上比许绍川要强一些,但许绍川是长孙,又结婚生下了许家第一个曾长孙,在这种事情上他占据了优势。

        所以继承人的位置一直是很悬的,即便乔知语如此深得许老爷子的疼爱,他也不曾对乔知语透露过半分。

        时过境迁,乔知语已经不再是许晚晚的身份了,而许绍康给予承诺的人也只是他的母亲和‘妹妹’,与她不再有关了。

        “虽然你用这种方式击垮了许绍川,但以这样的方式,你要许家和爷爷的颜面何存?”乔知语到底是心疼许老爷子的。

        他英武一世,最后声誉毁在了孙子的手里。

        许绍康却不以为然,反而质问道:“我若不这样,你是希望看到我被许绍川他们羞辱到被赶出公司吗?”

        乔知语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在做这种事之前,大可以先跟爷爷商量一下,毕竟今天是他的寿宴,发生了这样的事,你叫他如何不痛心?”

        “难道我提前说了,他就不会痛心吗?”

        “至少会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倘若今天因为你们闹出的事,让爷爷出什么意外,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们!”

        万幸今晚姜管家及时给许老爷子服了药,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她略微尖锐的声音刺激了许绍康,他缓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这件事的确做得有些不妥。

        乔知语也并没有把所有的过错都归结到他的身上,她明白倘若不是以这样的方式来曝光朱婷蓉,那么她将永远活在许绍川的魔爪里。

        “如果换作是祁湛行,你也会这样吗?”许绍康原本打算今晚拿下继承人的身份后,彻底地把乔知语禁锢在自己的身边。

        有了继承人的身份,祁湛行在这里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到时候自己再制造一些和乔知语发生过什么的假象,就算祁湛行不甘心心里也会有疙瘩,如此一来,他们二人离心,那自己便有机可乘了。

        但还未行动,母亲就拦住了自己。

        不过只要他们还没回国,那机会有的是。

        乔知语微微勾唇,十分自信地说:“他永远不会做让我失望难过的事。”

        提及祁湛行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着光,就像是有万千星辰一般璀璨,许绍康嫉妒极了,“他能为你做的,我也可以!”

        “我不需要。”乔知语十分平静地望着他,像是根本就不在意他这个人一样。

        许绍康心都揪在了一起,疼得厉害,他眼尾泛起了红,“乔知语,你非要对我这么残忍吗?”

        远处的沈又伶看到他们起了争执,连忙跑过来拉着乔知语,“小语啊,这次是你哥哥他思虑不周,如今你爷爷没什么大碍,你就别跟他生气了,等宴会结束了,我会好好教育他的。”

        乔知语深吸了一口气,她现在才发觉自己一点也不了解许绍康,这五年来许绍康在她的心目中就是一个话痨的宠妹狂魔。

        可如今才知道,他有着一副不一样的面孔。

        他也是极有城府的,否则也不可能想到这样的法子来击垮许绍川,甚至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顾爷爷的身体。

        可豪门弟子里,又有几个没手段的傻子。

        这五年来乔知语不是没有怀疑过许绍康对自己的感情,可是她觉得他们是亲兄妹,便没有深思过这些事。

        可事已至此,她该有的绝情和心狠都已经做了,许绍康再纠缠不休她也没办法。

        有沈又伶在这打圆场,乔知语也不想跟许绍康继续争论了,“妈,我先去看看孩子他们了,这里就交给你了。”

        “好好好,你放心去吧,小睿也被湛行给带上去了,他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你等下去哄哄他,让他不要担心,大人会处理好这些事的。”沈又伶尽管讨厌汪淑美,但孩子是无辜的,何况她也是极为喜欢孩子的,小睿那孩子调皮归调皮,但很是聪明。

        乔知语颔首点了点头,“妈你放心吧,小睿我会照看好的。”

        说着,她转身上楼了,许绍康有意追上去却被沈又伶给拦住了,她低声呵斥道:“儿子!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小语她五年前就已经是人妻了,她这次回国仅仅半年时间就又和祁湛行重新相爱上,足以证明他们俩就是命注定的,何况强扭的瓜不甜,你这样下去,只会弄得两败俱伤啊!”

        沈又伶实在是不想看到儿子再继续这样下去了,没有结果的爱情,就要学会及时止损。

        “她原本就应该是我的!我不管那祁湛行有多大的本事,我早晚都会把她抢回来!我不信乔知语她会永远都不爱我!”

        在许绍康的眼里,祁湛行能为乔知语做的事,他也可以!祁湛行做不到的,他也同样能做到!

        若非许绍康家世背景好,人帅又有能力,他的这些个想法,真就像那些令人唾弃的‘普信男’一样了。

        沈又伶忧心不已,她的话许绍康永远也听不进去,她真的尽力了,想来在这件事上,解铃还须系铃人。

        ……

        乔知语推开婴儿房的门,里面三个小团子正围坐在地毯上,祁子渝手里还捧着她昨天在市集上买回来的小乌龟,“小睿哥哥你别难过,不如我把小猪送给你吧,让它以后陪着你,这样你就不会孤单了。”

        许嘉睿脸上毫无伤心之色,更多地倒是担忧,“我不爱养宠物,你自己留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