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96章 要学会及时止损

第496章 要学会及时止损

        乔知语望着镜子中的自己,优雅地将口红补好,姜沐熙则站在她的身侧僵住了,“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什么并不重要。”乔知语抿了抿唇,涂好口红后将它放进了包里,“而是你为了他付出了这么多,却得不到同等甚至是一丝的回应,你不会后悔吗?”

        从她五年前认识安承逸开始,就知道姜沐熙喜欢他,而且还是喜欢了很多年的那种,她性子寡淡,在外人面前是那种十分独立又很有实力的女强人,唯独在面对安承逸的时候,眼神中有着星辰般的光芒,这大概就是深爱一个人才有的样子吧。

        “我从未后悔过,爱一个人并非要得到他,我更希望可以帮他得到想要的,能让他幸福是我最大的心愿。”

        乔知语红唇微扬,看着她这幅为爱赴汤蹈火的样子,忽然有些佩服她了,每个人的爱情观都不一样,换作是自己的话,可能再年轻个十来岁,她可能也会像姜沐熙一样,可如今她年近30,不再是青春为爱疯狂的年纪了,如果不是双向奔赴的爱情,她宁愿不要。

        得不到回应的爱,要学会及时止损。

        “你笑什么?”姜沐熙不解地蹙起黛眉,从乔知语五年前出现开始,她就有了危机感,她很早就看出来安承逸对乔知语的心思,但她从未对乔知语做过什么不好的事,甚至还爱屋及乌地对乔知语处处都关照。

        “为什么不过半年的时间,你对阿逸的信任度就不似当初了?难道这五年前的时间还抵不过这短短半年吗?还是说,你从来都没有真正地相信过他?”

        “那你就实话告诉我,安承逸当真不认识齐梓愿吗?齐梓愿手里的那些签名真的跟安承逸毫无瓜葛吗?安承逸口口声声说那些签名是齐梓愿花高价买去的,可试问能得到他签名的人都是些什么人?真的会缺齐梓愿那点钱吗?”

        乔知语并不是傻子,安承逸的那副说辞可能换别人就真的信了,但在她的眼里,就是狡辩,就是撒谎!

        “我不知道安承逸跟齐梓愿到底有什么关系,但他的这种行为于我而言,就是一种背叛,我跟他亦师亦友,他却明知齐梓愿跟我之间的恩怨,依然选择去帮她,事后又来我这里装无辜,恕我不能接受。”

        她之所以刚刚没有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来揭穿,已经是给足了安承逸面子了。

        这也算是给这五年来的时光与感情一个体面的结束。

        姜沐熙被她的这些话问得哑口无言,事实上她的确知道内情,但她不能背叛安承逸,安承逸也的确是有苦衷的。

        她捏捏拳头,深吸了一口气:“我只能告诉你,阿逸他永远都不可能伤害你,很多事情他也是无可奈何,等这一切都结束了,我想他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

        乔知语挑了挑眉,果真如她所料,安承逸不肯在她面前透露半分,但姜沐熙不一样,这个女人爱惨了安承逸,只要事关安承逸,她一定会心软。

        看来安承逸和齐梓愿的确是有关系的,齐梓愿曾过说当年帮了她的那个男人是个老头子,眼角还有一颗泪痣,现在既然安承逸也牵扯其中,是否他也是认识那幕后主使的呢?

        忽然有了新的目标和方向,这让乔知语有些激动。

        她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看了姜沐熙一眼,感慨道:“他能被你喜欢,是他莫大的幸运。”

        只可惜,安承逸不珍惜,选择性的眼瞎也是一种病,得治。

        姜沐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手心蓄满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她才意识到刚刚被乔知语套话了,原本他们可以一直咬死不认,谁知自己被她三言两语的忽悠就坦白了。

        失算了!

        ……

        回到酒席的乔知语,一眼就看到了祁湛行,他旁边还坐的都是许家其他的亲戚,汪淑美和朱婷蓉也都在。

        男人亲自为她移椅,“怎么去这么久?”

        乔知语心情十分不错,故意卖关子道:“我刚刚弄到一个秘密情报!”

        “哦?”

        见挑起了他的好奇心,乔知语便调皮地说:“你是不是很想知道?很好奇呀?诶,我就不告诉你!你就猜去吧!”

        祁湛行被气笑了,沉着脸坐在了她的身侧,顺势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轻轻地掐了掐,故意说:“我不想知道。”

        “是吗?”乔知语仰头看着他,晶亮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激将法可没用哦!”

        祁湛行手掌扳过她的脸颊,俯身在她樱色的唇上落下一吻。乔知语刚触及到他薄凉的唇,还没尝到滋味,就被男人收回了,实乃可恶。

        这是赤裸裸的勾引!

        她脸颊微红,生气地瞪着男人,没好气地控诉道:“你……你犯规!”

        怎么可以使美男计呢!

        都说将军不过美人关,那她这回是彻底地栽在了美男的勾引中了。

        “兵不厌诈。”

        两人的互动落在朱婷蓉的眼中,她眼中的羡慕藏不住,下意识地看向旁边许老爷子那桌,许绍川正在跟人喝酒。

        尽管他们孩子都有了,可是他们之间却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她从小也是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可却不得不听从父亲的命令,为了公司和家族,嫁给许绍川。

        原以为即便没有爱情,也可以相敬如宾,谁知许绍川却有暴力倾向,已经不止一次对她进行家暴了,她也曾向父母求助过,但他们只会让自己忍耐。

        即便不为了娘家,也要为了儿子着想。

        倘若离婚,她必然会跟儿子骨肉相离,没有足够的实力跟许绍川抗衡,她实在是走投无路了,直到有一个机会落到了她的手中……

        ……

        酒席后,不少媒体忽然来发问,“许老,今天趁着这个好日子,您要不要现在就宣布许氏集团的继承人是谁啊?”

        “是啊,这都五年了,您还不宣布到底是许大少爷还是二少爷,难不成还有其他的人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