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95章 你为了他真的值得吗

第495章 你为了他真的值得吗

        祁湛行仅仅看了安承逸一眼便从这个男人的眼里看出的占有欲,他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搭在了乔知语的腰间,像是在宣告主权。

        当初齐梓愿拿着安承逸的签名跟自己竞争的时候,乔知语就对安承逸起了疑心,但碍于没有直接的证据,她并没有和安承逸撕破脸皮。

        这五年来,安承逸虽然算是乔知语的老师,但实际上他只能算得上是乔知语入门摄影行业的一个导师而已。

        度过新手期后,所有的东西都是乔知语自己去摸索学习的。

        所谓的亦师亦友,‘友’并非是交情多么深厚的朋友。

        “好久不见。”乔知语颔首点头,语气清冷,带着一丝疏远和客套。

        姜沐熙先是跟许老爷子打了声招呼,然后朝着姜管家喊了声‘爷爷’。

        姜管家态度淡淡的点头,他和这个孙女并不亲,他一生未婚,但曾收养过一个孩子,后来那个孩子在许老爷子的帮助下有了自己的公司,姜沐熙就是这个孩子的女儿。

        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名义上却是爷孙关系。

        安承逸眼底划过一抹落寞,但很快一闪而过并未被人察觉,他带着礼貌的笑容跟许老爷子贺寿,许老爷子没有刁难他,但也没什么好脸色。

        他这个人就是很直接,对于不喜欢的人,就直接摆在表面上。

        安承逸似乎早已见怪不怪了,他今天能不被许老爷子挡在外面不让进就已经很不幸运了。

        他重新把心思放在乔知语的身上,试探性地说道:“小晚,我们也有好久没联系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我们单独聊聊?”

        自上次的电话后,他就知道乔知语怀疑上自己了,但当时因为他手里还有很多事被做,所以才一直耽搁着没有回国去找她亲自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乔知语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再来解释已经没必要了,她亲昵地挽着祁湛行的手臂,“有什么话在这里说就可以了,我不想和男人单独相处,怕我先生会吃醋呢。”

        因为在意才会吃醋,乔知语很享受祁湛行吃醋的行为,但她并不会真的去做让祁湛行吃醋的事。

        安承逸刚进来就注意到了祁湛行,他自然是认识的,他们两人早年间就见过。

        他没想到短短数月,乔知语已经对祁湛行上心到这种地步,除了家人,她对旁人一向都是清冷的,仿佛很少会有让她在意的事和人。

        可现在祁湛行这个男人,已经占据了她的全部。

        安承逸垂放在大腿两侧的手不由得微微收紧,他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和乔知语有着同样的兴趣,她只要他稍加追求,乔知语必然会愿意和自己在一起。

        却不曾想,还是晚了一步。

        他故意提及他们俩曾经联系过的事,“关于上次你给我打电话的那件事,我想跟你再……”

        谁知乔知语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都过去了,没必要再解释了。”

        反正齐梓愿已经进了监狱,再说那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安承逸一噎,刚到嘴边的话硬生生被咽了回去,他苦笑道:“小晚,她做的那些事真的跟我无关,我怎么可能会跟别人一起对付你呢?那些签名照我后来都查过了,她好多都是假的,真签名里的大部分都是她花钱收购的。”

        这些事乔知语何尝不知道呢,但她就是觉得特别地奇怪,能让安承逸签名的人少之又少,而齐梓愿的收购渠道她一直派人查,但就是查不到。

        即便后来齐梓愿被抓,她也只交代自己是在黑市上买的,具体的卖家是什么身份她也不知道。

        这其中就很奇怪。

        太过于巧合了。

        “joy小姐,阿逸他也很担心你,为了这件事他几乎把那些有过他签名照的朋友都联系了一遍,如果他真的是个齐梓愿一伙的,他没必要这样做啊!”

        姜沐熙从小爱慕安承逸,只可惜安承逸从未喜欢过她,就连两人上床也仅仅是他为了泄欲,姜沐熙从最初觉得羞耻到后面甘愿堕落至此。

        乔知语懒得跟他们争论这件事,“今天是我爷爷的寿辰,我不想跟你们讨论这些没意义的事。”

        她的态度十分明显,说白了就是不相信安承逸,安承逸有些烦躁地扯了扯衣领,他一把拽住乔知语的手腕,质问道:“你到底要我怎么做才肯相信?”

        乔知语抿着唇没说话,用力挣脱他的触碰,祁湛行沉着眸将她揽入怀中,掌心里握着她泛红的手腕,轻轻地摩挲,“疼吗?”

        她摇了摇头,乔知语并不想在爷爷的寿宴上闹出什么事,便拉住祁湛行,“你别冲动,我没事。”

        祁湛行也是给足了她面子,寿宴上不能对安承逸怎么样,但出了许家老宅,那就难说了。

        “寿宴马上开始了,安少爷还是早些入座吧。”

        姜管家好意提醒,并给姜沐熙使了个眼色。

        姜沐熙了然于胸,用手轻轻地戳了戳安承逸,“阿逸,我们先入座吧,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跟joy小姐解释。”

        安承逸眉眼间扫过一抹戾色,最终还是离开了,姜沐熙看了乔知语一眼,那眼神十分地复杂,她心眼并不坏,只不过爱上了一个是她如草芥的男人。

        他们一走,许老爷子就侧过身叮嘱乔知语:“你离安承逸那小子远点,他不是什么好人。”

        “爷爷,我知道的,您放心好了。”

        当初因为她一门心思扑在摄影上,安承逸又是她的老师,所以很多话许老爷子都没有跟她讲,如今见他们之间已经有了裂痕,倒也安心地把自己的叮嘱说与乔知语听了。

        许老爷子有意在这次寿宴上向大家介绍乔知语以及祁湛行的身份,所以不仅请了宾客,还找来了一些记者媒体。

        许氏集团那几个老东西,是该早点滚蛋了,全当是给许氏集团来个大清扫。

        洗手间里,乔知语进来补口红,刚拿出口红,姜沐熙就跟着进来了,她的目标十分地明确,“joy小姐,关于齐梓愿的事,你真的误会阿逸了,他……”

        “姜沐熙,你为了他真的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