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92章 寿宴

第492章 寿宴

        “你——”

        许老爷子被气到了,“不管你愿不愿意,这次寿宴上,未婚妻的人选你必须给我定下来。”

        许绍康看了一眼乔知语,头一次没有反驳,“好,我一定给您挑个好孙媳。”

        他意味深长地话,让乔知语感觉到不妙,祁湛行大拇指摩挲着她的虎口处,似是安抚,乔知语抬眸与他对视,看到他用眼神告诉自己,别怕,有我在。

        她不由得安心了些,两人的小举动尽数落在许绍康的眼中,他握紧的拳头不由得收紧了些,这个明明属于他的女人,这一次,他绝对不会放手!

        许老爷子对于自己这个孙子的秉性还是十分了解的,他会这么轻易地答应下来,必然是有其他的目的,所以回到房间后他就叮嘱管家,“明天的寿宴,你派人盯着绍康,一定不能闹出什么事来。”

        这可是乔知语带着祁湛行第一次参加他的寿宴,往年他一直都没有办寿宴,都是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在老宅吃一顿饭。

        但这一次的寿宴是许新博提出的,他也是被许家集团那边几个大股东给施压下才决定的,以前是因为许晚晚的去世,怕乔知语的假身份被人揭穿。

        可这一次乔知语的身份在国内就被传开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想着只要乔知语没回来,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谁知道乔知语还是回来了,不过眼下也没事了,许老爷子都已经知道了,他们也都不怕什么了,无论乔知语是不是许晚晚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许老爷子就是疼爱乔知语啊,无关她的身份是什么。

        房间里,乔知语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有些睡不着,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仿佛在预示着明天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祁湛行被她这样动来动去,弄得也没睡着,他把‘三八线’给挪开,掀开乔知语的被子钻了进去,趁机搂住了她,“还不睡?”

        乔知语被他吓了一跳,男人危险的气息一靠近她整个人就不自在了,“你……你越线了!”

        祁湛行继续搂着她,下巴抵在她的肩头上,“你把我吵醒了,还不想负责?”

        乔知语自认理亏,她的确有些睡不着,他的睡眠一直都很浅,他很少能睡个好觉,有时候乔知语都怀疑他是不是神仙,每天睡那么几个小时,丝毫不见他的困意。

        而这次她带祁湛行一起过来,一方面是带他见许家人,二是希望他能通过这次的机会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在国内整日忙公司的事,他都清瘦了很多。

        心软之下,乔知语终是没推开他,默认了他的行为。

        “我眼皮一直跳,明天可能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许氏集团那边早就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你说明天会不会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来为难爷爷啊?”

        许老爷子已经很就没管过公司的事了,但继承人的选定权一直在他的手里,之前就有不少人传说许老爷子迟迟没有定下继承人,估计就是想把许晚晚当接班人来培养。

        可后来乔知语的身份被曝光,显然已经不适合当继承人了。

        所以这次的寿宴,伴随着许老爷子的年纪渐大,估计会被迫把继承人给定下来。

        “许爷爷叱咤风云这么多年,这些事不足以难倒他。”祁湛行在她的脖颈处蹭了蹭,醇厚低沉的嗓音透着蛊惑:“何况有我在。”

        很多人都以为祁家只是在国内发展得好,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祁湛行的大部分精力都投放在宁瑞集团,而宁瑞集团不仅在国内发展好,在国外也有着自己的一方势力。

        只不过宁瑞集团十分地低调,在国外的子公司在各个行业也是出类拔萃,丝毫不亚于许氏集团。

        但凡有谁找死敢拿乔知语开刀,那就准备承受破产代价吧。

        见她迟迟不说话,祁湛行想了个办法:“你是不是睡不着?”

        乔知语呢喃细语:“干嘛?难不成你还哄我睡吗?”

        “睡不着证明你精力旺盛,只要你精疲力尽了,就会睡着。”祁湛行一本正经地跟她分析,话里话外地把乔知语给听脸红了,“你……谁说我睡不着!我直接给你表演一个秒睡!”

        说完,她立马闭上了眼睛,呼吸也跟着变浅了。

        祁湛行忍俊不禁,他并非真的要对她做什么,只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转移她的注意力,果然这种方式百试百灵。

        似乎掌握了让她听话的密码,祁湛行唇角微勾,跟着闭上了双眼,抱着她沉沉地睡下了。

        ……

        寿宴就安排在老宅,一大早整个老宅的佣人都忙里忙外,寇妈和管家是负责人,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所有事。

        “大小姐,夫人请来了造型师,请您过去一趟。”

        乔知语刚洗漱完,听到女佣在外面说话的声音,回道:“好,我等会就过去。”

        她回眸看到床上难得赖床的男人,打趣道:“祁先生,你快点起来吧,不然外面那些人这回要怪你不行了。”

        之前自己出糗了好几次,这回终于轮到乔知语扳回一局了。

        她故意咬中‘不行’这两个字,好笑地盯着祁湛行。

        可惜男人丝毫不恼,反倒是把问题丢给她:“我行不行,你不知道吗?”

        “光我知道怎么行?那别人会笑话你啊,对吧?你的一世英名可能要毁在这上面了。”乔知语伶牙俐齿,毫不认输。

        “那你的意思是,我得拉着你现场给他们证明我行?”

        论脸皮厚还是祁湛行强,乔知语甘拜下风,她咬着牙,气鼓鼓地说:“你……你臭不要脸!我不想理你了!”

        说完,她也不管祁湛行了,直接打开卧室的门跑了出去。

        祁湛行阖了阖眸子,对于她刚刚骂自己的事,直接当成了‘打是亲骂是爱’。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看到上面的内容时,他微蹙起剑眉,看来许绍康还真是为了乔知语不惜一切呢。

        只可惜,敢觊觎他女人的人,许绍康还嫩了点。

        ……

        许家老宅有专门的化妆室,沈又伶和乔知语刚换好礼服,汪淑美就推开了化妆室的门,看到她们在里面后,眼底划过一抹不屑。

        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还跟着她的儿媳妇,也就是许绍川的妻子朱婷蓉。

        朱婷蓉在许家还是有些地位的,不单单是因为她生下了第一个曾长孙,更是因为她这个女人很会处理人际关系。

        尽管老宅这边不少人并不喜欢汪淑美这个大夫人,但对于她这个大少奶奶还是认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