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90章 腹黑的祁先生

第490章 腹黑的祁先生

        “爷爷……呜呜呜……”乔知语扑在许老爷子的怀里哭了起来,她很久没这样哭过了,在外婆面前,她总是以很坚强的一面去面对,而只有在许老爷子面前,她才像个孩子一般,可以肆无忌惮地撒娇。

        许老爷子也很享受这种被她信赖的感觉,真正的许晚晚性子太要强,什么事都喜欢自己扛,就连沈又伶也很难跟她说说心里话。

        相比乔知语,她也很要强,性子更是倔得不行,可是她也愿意把自己软弱的一面展现给他们,会哭会闹,这样的她,更让人愿意去疼惜。

        “祁湛行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一个月前他就跟我说了想和你办婚礼的事,我原本是还想对他考察一番的,但他给我承诺会一辈子都对你好,我经过调查发现他这五年来身边从未有过暧昧不清的女人,可见他的确是洁身自好,而且他也找了你五年之久,既然你们相爱,那我也不是棒打鸳鸯的人,我只能放心地把你交给他。”

        许老爷子虽然今天对祁湛行不太客气,饶是有种给他一个下马威的感觉,但他对谁都是如此。

        尽管他答应把乔知语嫁给祁湛行,但作为爷爷,也要能压得住祁湛行,如若祁湛行以后欺负乔知语怎么办?

        有他给乔知语撑腰,祁湛行就是想欺负,也得先掂量掂量。

        乔知语没想到祁湛行那么早就和爷爷有联系,更没想到的是爷爷居然会这么容易就答应让自己嫁给祁湛行。

        一想到爷爷背后为她做了这么多,她心里就更加感动了,“爷爷,您放心,他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我能嫁给他,是我的福气。”

        生怕许老爷子取笑她没骨气,她连忙在后面又加了一句,“当然,他能娶到我这么好的老婆,也是他三生有幸。”

        “嗯,这还差不多。”

        许老爷子总算是放下心了,但又打起了别的主意,“你那两个孩子,不如就留在这里吧,我亲自教导他们。”

        乔知语哭笑不得,怎么都在打她儿子女儿的主意呀!

        苏老爷子如此,如今爷爷也如此。

        “我自然是巴不得爷爷可以亲自教导他们,但爷爷您年纪大了,我怕他们太闹吵着您,何况这件事我也不能一个人做主,毕竟祁家那边也只有这两个孩子,祁爷爷他宝贵得紧呢。”

        “哼!我孙女的孩子,我养在身边几年怎么了,他祁家有的,我许家难道会少吗?”

        许老爷子不禁傲娇起来,他盼了这么多年都没盼到一个曾孙女,许绍川虽然结婚了,但他妻子生的是个儿子。

        “这样吧,男娃子你让祁湛行带走,女娃子留下来。”

        “许爷爷,这件事晚辈可能不能依着您了。”就在这时,祁湛行出现,他从屋里走了过来,走到乔知语的身边,和她对视了一眼。

        许老爷子板着脸道:“怎么不行!我难不成还会虐地她吗?”

        “您这么喜欢曾孙女,不如让您两个孙子给您生几个,许邵康至今未婚,您不如多在他身上花点心思。”

        祁湛行直接把话题引到许绍康的身上,一来是为了顺利地把女儿带回去,二来也是想给许绍康增加点被催婚的烦恼,省得他惦记自己的女人。

        提及许绍康未婚,许老爷子一张脸黑得跟炭似的,“他个不孝子,整天就知道推脱,他妈是管不了他了,看来还得我亲自出马才行。”

        说着,他立马喊来管家,吩咐道:“你去安排一下,我寿宴上让那些老头子都把自家孙女带过来,我就不信还挑不出一个孙媳妇!”

        管家忍俊不禁,“老爷,怕就怕二少爷他不乐意啊!”

        “他不乐意就能不结婚吗?再不结婚就把他的资金全给我停了!”把握着经济大权的许老爷子丝毫不怕他们不听话。

        无论是许绍康还是许绍川,都一样。

        管家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这回,老爷是下了狠心的,估计也是被大小姐带来的两个孩子给刺激到了。

        “好,我这就去通知。”

        乔知语见此,瞧瞧地附在祁湛行的耳畔,小声道:“祁先生还真是腹黑呢。”

        这一下子就给许绍康搞了个大难题,许老爷子可不比沈又伶那么好忽悠,沈又伶的话许绍康可以不听,但许老爷子……无论是经济方面还是身体方面,许绍康只有妥协的份。

        祁湛行光明正大地搂着她的腰,瞳眸里倒映着她的娇容,低声笑道:“那这样做,祁太太满意吗?”

        “满意,十分满意。”

        乔知语唇角微勾,眉眼间尽是笑意。

        许老爷子敏锐的耳力探知到他们两人在那边说悄悄话,十分知趣地让管家把自己扶进去,不当这个电灯泡。

        等他一走,祁湛行便亲了乔知语一口,“那祁太太该怎么奖励我?”

        乔知语勾着他的脖子,吐气幽兰:“祁先生是小孩子吗?做事情还要奖励?”

        祁湛行低笑一声,勾住乔知语的纤腰,灼热的鼻息扫在她光洁的脖颈。

        “今晚奖励你。”乔知语修长的手指在祁湛行后颈处轻轻撩拨,风情万种的说道。

        祁湛行收紧了手臂:“恭敬不如从命。”

        乔知语:“???”

        不是?怎么好像变成她强迫的!

        她算是发现了,这男人颠倒黑白的本事又见长了!看来真的要好好修理一下才行!

        ……

        在许家老宅同床共枕的第一晚,乔知语便被祁湛行折腾到很晚。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日晒三竿了。

        寇妈在房间外敲响了门,“大小姐,该起床吃饭了,就等您了。”

        在床上还迷迷糊糊的乔知语猛地惊起,她懊恼地抓了抓头发,“不是吧,就剩我一个人了?”

        都怪祁湛行!

        他倒是精力旺盛!

        凌晨三点才睡,还能早起,害她丢人了。

        “大小姐您别着急,老爷他们说昨晚您太辛苦了,慢慢来,可以晚点开饭。”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乔知语更窘迫了,合着都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赖床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