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83章 圈套

第483章 圈套

        她的话每一句话都在刺激着方诃平,方诃平果不其然,恨意已经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原本抵在小姑娘太阳穴的枪,直接抬了起来,对准了乔知语的方向。

        “你找死!”

        伴随着他吼出这句话,只听‘砰’地一声枪响,子弹直袭乔知语。

        千钧一发至极,一只强有力的手直接扣住了乔知语的腰,转身将她护在了自己的怀里。而祁湛行高大的身体摇晃了一下,随后重重的倒在乔知语的怀里。

        “祁湛行!”

        乔知语惊呼出声,紧紧地抱住祁湛行,吓得嘴唇都白了,眼眶中泛着泪光。

        方诃平见此有片刻的失神,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枪,怎么也没想到原本只想打死乔知语的,却打中了祁湛行。

        祁湛行是什么身份,这下就算是他逃到地狱,也注定插翅难飞,再没有一点可能……

        这时,被他挟持的小姑娘直接抓住他另一只手臂狠狠地咬了一口,趁机逃脱了他的魔爪,与此同时,狙击手直接打中他持枪的手,疼得方诃平发出惨痛的叫声。

        周围的警察一拥而上把方诃平给抓了起来,而那位受伤的母亲也被医护人员立马进行止血送往了医院。

        那小姑娘抹了把眼泪,追着跑上了救护车。

        小小的身体却拥有着很大能量,她的冷静以及勇敢还有睿智值得所有人敬佩。

        方书闻想去查看方诃平的伤势,却被警察给拦住了,“你们放开我!你们怎么能对我爷爷开枪!他要是有任何的闪失,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就算是直接被枪毙死在这里都是死不足惜!你要是再敢阻碍警方,那就一起进局子好了。”乔知语冷冽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

        方书闻回眸看去,这才发现原本应该中枪的祁湛行此刻跟没事人一样站在了乔知语的身旁,“你——你是装的!”

        他的瞳眸猛然收缩了一下,才意识到爷爷被算计了!

        若不是因为看到祁湛行中枪了,方诃平也不会一时失神才导致被狙击手打中。

        乔知语唇角微勾,好笑地看着他,“那不然还真的去挨枪子吗?”

        方诃平被警方拷上了手铐,他中枪的手还在流血,听到乔知语的话,气得眼睛都红了,“你们敢算计我!”

        “多行不义必自毙,不要怪别人算计你,你做出这样的事,活该承受这些代价。”

        方诃平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因为生气,浑身都在发抖,他目光阴狠,死死地盯着乔知语,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

        “你刚刚怎么那么傻啊!就直接跑过来给我挡子弹,万一那子弹打中你的手怎么办?”警方将方诃平他们带走后,乔知语就双手叉腰,很生气地控诉祁湛行。

        祁湛行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目光盛着深情,“即便你穿了防弹衣,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在我面前面对这样的危险。”

        来之前,为了确保安全,他们两个人全都穿了防弹衣。

        但防弹衣穿在了里面,所以方诃平并没有看出来,乔知语也是故意激怒方诃平,就是为了找到破绽,然后给狙击手找到破绽的机会。

        五年前没能保护好她,五年后也让她遭遇过好几次危险,但能够避免的危险,他不会让她去冒险。

        “你担心那子弹打中我的手,我也会担心那子弹会打中你的,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承担风险,我永远都不会让你去面对。”

        男人的话语回荡在乔知语的耳畔,她伫立在原地,心湖荡起的涟漪,久久都不曾平复。

        祁湛行握住她的冰冷的指尖,“别担心了,我没受伤。”

        乔知语回过神来,咬着唇有些愧疚地问:“你为什么没继续拦着我不让我来。”

        其实现在回忆起刚刚那子弹打过来的时候,她大脑有了片刻的死机,要不是祁湛行,那子弹说不准真的会打中她其他的地方。

        “因为我知道你不想让那些无辜的人受到伤害,有危险我扛着就是了,你尽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希望你能明白。”祁湛行搂着她的腰,将手与她十指相扣,“我永远都值得你信赖,你可以放心地把自己交给我。”

        乔知语眼尾泛红,内心感慨万千,她扑进了男人的怀里,呢喃道:“有你真好,我愿意永远都相信你。”

        ……

        机场附近的酒店里,祁子渝站在阳台上,看到机场那些警车都走了,甚至还看到有人被抬上了救护车,她着急地跑进了房里,“哥哥!快给爹地打个电话,我看到有人受伤了!”

        祁子霄不急不躁地把揽着妹妹的肩膀坐在自己的身旁,指了指电脑屏幕,“他们没事。”

        他刚刚已经入侵了机场监控室的电脑,直接就调取到乔知语他们所在的地方,祁子渝看到屏幕上‘恩爱’的一幕,开心地拍手:“这么说,坏人被抓到了吗?那受伤的人是谁啊?”

        “是人质。”

        祁子霄刚刚目睹了现场发生的事,他担心场面会很血腥,就没告诉祁子渝自己可以看监控的事。

        唐驰接完电话进来,看到他们兄妹俩围在电脑前,不由得说道:“老板他们等会就过来,我们先去大厅等他们吧。”

        “好!”

        “好。”

        兄妹俩异口同声,唐驰在前面带路,和五个保镖将他们夹在中间。

        乔知语从机场出来,接到两个孩子后,就去了躺医院,那两个人质母女毕竟是因为自己才受伤的,在出国前,她想去探望一下。

        祁湛行仅仅给唐驰一个眼神,他立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

        “老板娘,还有一个小时你们的航班就起飞了,你这去趟医院来回时间也不够啊,这件事你交给我,我一定好好地替你慰问一下她们。”

        乔知语思索了一下,觉得他的话有些道理,等下上飞机的话,落地后差不多能赶上回家吃晚饭,许久未见沈又伶,她早就馋母亲做的菜了。

        “那你一定要替我好好安顿她们,如果她们有什么需求的话,尽量满足她们。”乔知语对于那个人质小姑娘颇有好感。

        一想到她的母亲受伤了,她应该会很担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