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82章 就是要你们生不如死

第482章 就是要你们生不如死

        现场除了警察还有一些机场的保安以及工作人员,在听到乔知语的这些话后面面相觑,有关于乔老爷子和薛锦兰当年的那段婚姻其实很多人都不是特别清楚。

        却没想到敏康医疗是这么来的。

        方诃平听到她这些话,整个人都很激动,“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祁湛行担心方诃平的枪口走火伤到了乔知语,立刻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乔知语却丝毫没有胆怯。

        刘局长在那边转移方诃平的注意力,“方诃平!回头是岸,你赶紧把人质放了,我们可以当你这是自首,给你减刑!”

        事已至此,方诃平哪里还稀罕什么减刑,他根本就不想被抓去坐牢,否则的话也不会挟持人质了。

        “想让我自首不可能!我就算是挟持人质也是被你们逼的!我没错!”方诃平终究是年纪大了,举着枪的手僵持了太久,早就麻了,但他又不能松懈,只能硬撑着,早已大汗淋漓。

        被他挟持的小姑娘听着他逐渐沉重的呼吸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就在她看向乔知语的时候,发现她正在朝自己使眼色。

        就在这时,方书闻突然赶到,警方在得知他的身份后,也把他放行过来了,当他看到现场的情形时,立马朝着方诃平喊道:“爷爷!你快把枪放下!有什么话好好谈,不要做傻事啊!”

        方诃平有些惊讶地看着方书闻,呵斥道:“书闻你不要管!你赶紧回去!离开这里!”

        尽管警察不会做出拿方书闻去威胁他的事,但方诃平不希望方书闻会牵扯进这件事,方书闻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爷爷——”

        “你们快点把他送走!否则的话我就开枪了!”方诃平将冰冷的枪口抵在了小姑娘的额头上,用力过度弄疼了小姑娘,警察怕他一时不慎枪口走火,连忙照他的话把方书闻给带走了。

        “方少爷现在情况特殊,麻烦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先离开这里吧。”刘局长亲自走到方书闻的身边请他离开。

        可方书闻丝毫不给他任何的颜面,直接甩开了他的手,声音冷冽中透着戾气:“我爷爷现在都这样了,你还让我离开!你们若真的不希望伤害到人质,那就按照他说的去做啊!我爷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乔知语冷笑道:“方书闻,你搞清楚状况,现在是你爷爷挟持了人质,就算他今天死在这里,那也是他活该!”

        “你——”

        方书闻自然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爷爷真的出事,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跟乔知语争论,、面容焦愁地望着方诃平,“爷爷,不管你做过什么事,我都会尽最大 的努力救你,你先把枪放下,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了。”

        在他的眼里,即便方诃平做了天大的坏事,要被判刑蹲监狱,也总比现在要安全,现场不止有这些警察,机场的其他地方还有暗藏着狙击手,可以说方诃平现在面临着生命危险!

        比起让爷爷死在这里,不如冷静下来,就算他不能救他,但他们还有靠山啊!

        方诃平并没有把方书闻的话听进去,一意孤行地想破瓶子破摔,他自知自己倘若今日逃不走,那么等待他的便是无尽的牢狱之灾,他高高在上了半辈子,哪里受得了牢狱之苦。

        “想让我放人,立马给我准备一辆车!”

        飞机是坐不了了,眼下他只有坐轮船偷渡逃生方为上策。

        刘局长和祁湛行对视了一眼,尽管自己是这里的总指挥,但这整件事的筹谋却是祁湛行的计划,但计划方诃平手里有枪是整个计划的意外。

        乔知语看到倒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女人,主动走上前,“方诃平,你把人质放了,我来给你当人质怎么样?比起一个小姑娘,拿我当人质应该对你更有利吧?”

        “祁太太——”

        刘局长没想到乔知语竟有这样的想法,无论谁当人质都十分危险,但倘若再不对那位母亲进行医治,她中枪的腿部很有可能会落下残疾,严重的话甚至是失血过多而亡。

        “我意已决,这件事本身就是因我而起,我不想连累无辜的人,方诃平你要是还有半点良知,就放了她们!”

        乔知语暗自吸了一口气,脚下的步伐十分地轻缓,一点点地向方诃平靠近。

        祁湛行目光深邃地盯着她纤瘦的背影看,虽然这是他们之前就计划好的,这时,蓝牙耳机里传来一道声音:“老板,以确定好目标。”

        暗处有他专门派过来的狙击手,不同于警方带过来的狙击手,这个狙击手是祁老爷子花重金栽培出来的全能型高手,不仅枪法好,身手也不凡。

        他基本上百发百中,但方诃平也很狡猾,一直躲在障碍物的后面,再加上他一直动来动去,也给狙击手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更要确保人质的安全。

        “乔知语!你少耍花样!你会有这么好心来给我当人质?你给我站住!不准再过来!”方诃平警惕性很高,他又往障碍物后退了几步。

        “方诃平,你挟持一个无辜的孩子当人质,你知道这样会给她幼小的心灵带来多大的伤害吗?倘若方书闻这么小遭遇这些你会怎么想?你恨我那就拿我当人质,不要伤害其他无辜的人了!”乔知语耐着性子跟他讲道理,步伐也未曾停下来。

        “你不是恨我吗?不是五年前就想置我于死地吗?你知道为什么我不肯让警方审讯薛锦兰吗?因为当年她就是这样虐待我外婆的,把我外婆关在地下室里囚禁她羞辱她,我也要让她尝尝这种滋味,至于你,我就是要看着你们互相猜忌离心!”

        “你在这个节骨眼想逃走,看来薛锦兰对于你来说也没那么重要啊,枉费当年她为了你费尽心思设下圈套来算计我外公外婆,真的可笑之极!”

        “死太便宜你们了,我要让你们生不如死!毁掉你们所在乎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