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75章 骗婚

第475章 骗婚

        “刘局长,我是祁嘉柔啊。”

        祁嘉柔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镜子中化着精致妆容的自己,一想到自己马上就是方家少奶奶就兴奋得连脚趾都按耐不住地动,握着电话的手指也不由自主的跳跃。

        刘局长语气很严肃:“祁小姐,有什么事吗?”

        “听说我嫂子让你们把薛锦兰给抓了起来,她这是犯了什么事啊?”

        祁嘉柔虽然不满刘局长对自己这个态度,但她也只能隐忍下来。

        “这是我们的保密工作,不方便对外人透露。”刘局长丝毫没有因为她的身份而有所松懈,这也是祁湛行肯放心把这个案子交给他来调查的原因之一。

        祁嘉柔有些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地说:“这个案子事关我嫂子,我就是担心才问问,你应该也知道,我马上就要跟方书闻结婚了,薛锦兰是他的奶奶,我也是想知道如果她没犯什么大事的话,能不能出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我也问过我爷爷了,他就我这一个孙女,自然不希望我婚礼会有遗憾,你就告诉我她到底犯了什么事,是不是真的不能再出来参加我的婚礼了。”

        她故意把祁老爷子搬出来,就是想给刘局长施压。

        但刘局长并没有如她所愿,“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薛锦兰所犯的事,她这辈子都出不来了,至于具体的,你要是好奇就去问问你的未婚夫,他作为薛锦兰唯一的孙子,他奶奶做过些什么违法犯罪的事,他肯定是清楚的,正好也让他来劝劝薛锦兰,赶紧把所有的事给招了,一味地抵抗对于我们毫无用处。”

        祁嘉柔深吸了一口气,见他迟迟不肯透露半分,便生气道:“你不过是仗着我堂哥的势,你要知道我堂哥也是祁家人,你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祁家!”

        “何况这点小事告诉我一下怎么了?我难不成还能劫狱不成?”

        刘局长冷笑道:“你想劫狱也没这个本事。”

        他从警这么多年来,还从未见过劫狱的,倒是之前何欣雅被她摆了一道逃狱了,但最后还是被他们给抓住了。

        所以说,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你——”

        祁嘉柔气得脸色铁青,刘局长也没空跟她在这里争论,直接把电话给挂了,等到祁嘉柔再打过去的时候,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警察局局长都能给自己脸色看!

        她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做深呼吸,不一会儿,方书闻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她这幅表情,不禁问:“我奶奶的事,你问得怎么样了?”

        祁嘉柔很无措地说:“刘局长不肯说,我都把我爷爷搬出来了,他也不肯透露半分,他只告诉我,你奶奶她这辈子是不可能出来了,我估计他们手里一定是掌握了什么关键性的证据,否则也不敢如此嚣张。”

        方书闻没想到自己等了两天的答案竟只有这些,说失望那是肯定有的,但他也不至于在这个节骨眼上把气都撒到祁嘉柔的身上。

        “书闻,我们还是如约举办婚礼吧,你奶奶如果真的……真的出不来的话,至少你可以让她安心啊,你结婚成了家,将来我们还会有孩子……到时候我再去求我爷爷,他肯定会看在孩子的份上愿意帮我,说不准你奶奶就可以得救了。”

        她说得头头是道,可忽略了法律至上这一点。

        一旦薛锦兰被判刑,无论是再位高权重的人,都不能有这个权利可以把她随便放出来。

        但方书闻显然没去想这些,如果奶奶真的没救了,那么他只能及时止损,放眼整个帝都的女人,娶了祁嘉柔是最好的办法。

        何况乔知语不是恨方家吗?

        他若跟祁嘉柔结了婚,也算是膈应了乔知语!

        “你说得对,婚礼是该照常进行。”

        祁嘉柔暗自松了口气,她分析道:“那你爷爷那边……你还是好好地宽慰他……但该想办法的咱们还是不能懈怠,说不准能救出来呢?只要你奶奶没被判刑,一切都还有转机,他们到现在都还没审讯你奶奶,这说明他们手里的证据还不够多,否则的话,估计早就……”

        经由她这么一说,方书闻整个思绪也清晰了很多。

        现在所有的事都还没定论,还有机会!

        “嘉柔,明天你嫁给我后,也是方家的一份子了,祁家到底还是你的娘家,我希望你万事能以我为主,毕竟和你度过余生的人,是我,你明白吗?”

        方书闻从祁嘉柔提出要自己娶她后,就觉得祁嘉柔是真心爱自己的,但祁家终究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是她的娘家,所以他就想着给她洗脑。

        祁嘉柔主动伸手抱住他,趴在她的肩头上,“你放心,你是我的丈夫,我自然万事以你为重,我们一起救你奶奶。”

        尽管嘴上这样说,但祁嘉柔心中却有自己的算盘。

        方书闻被她如此哄着,也没多想,一直到隔天婚礼的时候,祁嘉柔忽然给他打电话。

        “书闻,都怪乔知语,也不知道她给我堂哥吹了什么枕边风,我堂哥不准我大伯和爷爷他们来参加我们的婚礼,还怪我不该跟你复合,还想着嫁给你……怎么办啊……”

        临近婚礼开始,现场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方书闻接到祁嘉柔这个电话后,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不是没想过祁家会反对他们在一起,但之前准备婚礼的时候,他们都没来阻拦,他自以为祁家那边的人都被祁嘉柔说服了。

        谁能想到在婚礼快开始的时候,来了这样的消息。

        为了膈应乔知语,他还专门给她发了请柬,只不过到现在她还没来,难道阻止祁家人来参加婚礼就是她的反击吗?

        他觉得这件事自己多多少少有些责任,只能安慰祁嘉柔道:“你先别哭,就算他们不来,我今天也要娶你!”

        祁嘉柔听到他说这话,便知道自己算是蒙混过关了。

        ……

        婚礼酒店外,乔知语正坐在车上准备进去。

        她垂眸看着手中的请柬,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冷笑,敢请她来,还真的大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