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74章 祁家男人的自觉性

第474章 祁家男人的自觉性

        由于祁嘉柔的坚持,和救薛锦兰的迫在眉睫,方书闻当天就跟祁嘉柔去民政局领了证,三日后举办婚礼。

        这场婚礼来得仓促,祁嘉柔已经心满意足地待在家里准备当新娘子了,可方书闻心里却还挂念着在警局的奶奶。

        已经两天了,警方只是对薛锦兰进行简单地审讯,让她交代一下这些年犯下的事。

        但薛锦兰也不是傻子,什么都不肯说,一直喊着自己冤枉,她都快要崩溃了,但显然警方不会对她有半分宽待。

        ……

        南苑,祁湛行在阳台上接电话,是祁朝和打来的。

        “湛行啊,我刚听说方书闻要跟祁嘉柔结婚?你们把薛锦兰抓了,他闹这一出是什么意思?”

        关于他们俩要结婚的事,祁湛行早就知道了,但是他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祁嘉柔无论是嫁给方书闻还是李书闻,都跟他毫无关系。

        方书闻会愿意娶祁嘉柔,祁湛行心中已然看穿了他的心思。

        “薛锦兰的事一直是知语在管,就算是祁嘉柔,也别想插手这件事。”祁湛行早就跟警方那边放了话。

        “那就好,幸好五年前我们就把祁嘉柔给从祁家除名了,但她顶着咱们家的姓也不是个办法,你找个时间把她的姓给改了。”

        电话里传来霍宁茵的声音,显然她也关注了这件事。

        祁朝和肯打这个电话也是因为霍宁茵担心方书闻和祁嘉柔会对薛锦兰的事有影响。

        “妈,这些事我知道处理,你不必操心。”有关于祁嘉柔的事,祁湛行早就有自己的安排。

        霍宁茵没好气地吐槽道:“我这还不是担心你们吗?”

        “您要是闲得慌就去查查爸到底还藏了多少私房钱。”

        祁湛行十分没有节操地就把他给出卖了,祁朝和顿时就被霍宁茵瞪了一眼,“好啊,你居然还有私房钱?之前不是说都上交完了吗?又骗我是不是?”

        祁朝和气得不行,又不敢对她发脾气,“臭小子有你这样坑爹的吗?我哪来的私房钱啊!你尽会冤枉我!”

        “嘟嘟嘟——”

        他还没骂完,祁湛行就率先把电话给挂了。

        祁朝和脸都绿了!!!

        ……

        乔知语倚在门框上,听到刚刚祁湛行‘坑爹’的话,抿唇一笑,打趣道:“我觉得应该给祁先生颁个奖,就颁个‘最佳坑爹’奖好了。”

        祁湛行回眸看她,忽然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卡递给她,“拿好。”

        乔知语没有接,而是疑惑地问:“这是什么?”

        “私房钱。”

        这张卡不仅仅是他的私房钱,可以说是他所有的资产。

        乔知语吸了一口气,搓了搓小手,一副小财迷的样子把祁湛行给逗笑了,她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问:“这里面有多少钱啊?”

        男人轻启薄唇:“很多。”

        乔知语虽然不知道他嘴里的很多到底是有多少,但是他肯把自己的私房钱上交给自己,足以证明他对自己无条件的信任,以及愿意把自己后半生都交到自己的手中。

        祁湛行看她发呆迟迟不接,强塞到她的手里,并且嘱咐道:“祁太太收好,这里是我所有的资产,以后记得每个月给我发零花钱。”

        捏着手中的,乔知语顿时觉得沉甸甸的,仿佛一家之主的重任就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坏笑道:“你就不怕我拿着你的钱跑路吗?”

        祁湛行捏着她脸蛋,语气轻快,却透着一股霸道:“天涯海角,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乔知语捏紧手中的卡,顿悟道:“我怎么有种上了贼船的错觉!”

        当天晚上,乔知语就查到祁湛行给她的这张卡里,居然已经上百亿了!

        她赶紧把这张卡藏在了保险柜里,甚至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锁,祁子渝好奇地站在她身后问:“妈妈,这里面是什么宝贝吗?”

        “是啊,这里面是妈妈的宝贝。”

        这么多钱,可不是宝贝吗?

        能买数不清的好东西了!

        尽管乔知语从小都过着不缺钱的生活,可也真没见过谁的账户里有这么多钱!她差点怀疑查到的余额是p的!

        “可妈妈的宝贝不是我吗?”祁子渝奶声奶气地问:“妈妈是不是移情别恋了?快让我看看是什么宝贝?”

        乔知语哭笑不得,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哪有啊,妈妈最喜欢鱼鱼了,这里面呀——”

        她故意压低声音,抱着祁子渝覆在她的耳畔说道:“是你爹地的私房钱。”

        “爷爷的私房钱也给了奶奶,妈妈也这样,那以后鱼鱼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在祁家老宅的时候,祁子渝没少看见祁朝和上交私房钱。

        乔知语笑着说:“那也不一定,你爷爷和爹地都上交私房钱,那是祁家男人的自觉性,不代表每个男人都会这样。”

        “不过能娶到我宝贝女儿的男人,一定也不差。”

        祁子渝开始期待自己可以有好多钱了,尽管他们有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在零花钱方面也是受限的,这一点也让他们有了钱来之不易的道理。

        “那哥哥以后的零花钱也会给嫂嫂吗?”祁子渝呢喃道:“那哥哥会变得好穷呢!那不行!我要存钱给哥哥花!”

        说着,她就跑出了房间,抱着自己的存钱罐,很大方地递给正在打游戏的祁子霄,“哥哥,这个给你。”

        祁子霄不知道她这又是闹哪出:“这不是你的吗?给我干什么?”

        “以后你的钱要给嫂嫂啊,那你就是穷光蛋了,我可不想看到哥哥你没钱吃饭饿肚子。”她天真无辜的模样特别的可人。

        一向不苟言笑的祁子霄都被她逗笑了,他很小心翼翼地接过存钱罐,捏了捏她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哥哥收下了,谢谢你。”

        “不客气哦!哥哥你放心,以后有我在,你肯定不会饿肚子的!”

        祁子渝丝毫不心疼,甚至松了一口气,觉得哥哥以后不用过苦日子了。

        以至于后来外界都传,祁家唯一的宝贝千金最是抠门,把省吃俭用发挥到极致,谁都不知道她这是在存钱给哥哥花。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在临近婚礼的前一天,祁嘉柔被方书闻催着还是想办法去打探了一下警局那边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