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60章 出庭作证的交易

第460章 出庭作证的交易

        乔知语抵达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她刚走进庭院,就看到院子里的树藤秋千上坐着一个与祁子渝年龄相仿的女孩子。

        小女孩也看到了乔知语,她用软糯糯的奶音问道:“阿姨,请问你找谁呀?”

        乔知语愣了愣神,说道:“你妈妈在吗?”

        “在的!妈妈在里面!我带您去吧!”

        小女孩从秋千上跳下来,一蹦一跳地跑进房里,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明明和乔知语差不多大的年纪,可看上去却像是比乔知语要老上个十岁。

        苗雪看到乔知语后,整个人都惊恐地往后退好几步,像是见到鬼一样的眼神紧紧地盯她,“你……你是乔……乔知语?你真的是乔知语?”

        乔知语微挑黛眉,“很意外我还活着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和你丈夫一起掉入悬崖死了才对?”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苗雪连忙解释道:“我知道五年前的事,都是我丈夫的错……可是你能活着回来,那我丈夫他……”

        ‘扑通——’一声,苗雪就跪在了乔知语的面前,她的女儿吓得哭了起来,拽着苗雪的手哭喊着:“妈妈你快起来,你为什么要跪她?”

        苗雪抱住她,“灵灵,快给乔小姐跪下……求她原谅我们……”

        乔知语蹙紧眉头,她冷着脸往后退了几步,“你在孩子面前做这种事,我只会更加看不起你。”

        尽管当年孔志林做出那样的事,但乔知语不会迁怒于他的孩子,孩子本就是无辜的,何况当年那个时候她还在襁褓之中。

        小女孩很警惕地瞪着乔知语,像是把她当成仇人一般,乔知语毫不在意,今天她来这里,就是想让她们去指认薛锦兰五年前的罪证。

        苗雪失声痛哭着,“我实在是没办法了,乔小姐,我丈夫他真的已经……”

        尽管当年薛锦兰答应给孔志林一大笔钱,但因为后来警方没有搜寻到乔知语的尸骨,薛锦兰心存疑惑,并未把剩下的钱打给苗雪她们母女。

        这些年苗雪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受了多少苦自然不用说。

        起初她对于这件事并不知情,还是从薛锦兰那里事后才得知这件事的。

        乔知语冷漠道:“你要知道他所犯下的罪,是死罪,即便他还活着,也逃脱不掉牢狱之灾,至于他到底有没有活着,我也不知道。”

        毕竟当年她也是被许绍康所救,至于有没有救下其他人,她还真没有问过许绍康。

        再加上前阵子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自己表白,乔知语便再也没见过他了,就连许家那边,沈又伶也没给自己打电话。

        到底是身份不一样了,她再也不是许晚晚了,沈又伶对自己的事并没有那么上心也实属正常。

        苗雪没办法接受丈夫真的离开人世,当初祁子霄的人找到她,她当时得知乔知语没死,还以为丈夫可能也还活着,这才带着女儿赶来的帝都。

        谁知得到这样的答案。

        不说失望的假的。

        可如今面对乔知语,她心里的那股愧疚涌然而起,女儿把她扶起来,心疼地给她擦眼泪,身高太矮,以至于她还踮着脚去给苗雪擦。

        看到她女儿这般懂事,乔知语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女儿。

        孔志林害得自己和儿女们分离整整五年,而他却和自己的女儿也阴阳相隔,可谓是害人害己。

        可这罪魁祸首,还得属于薛锦兰了。

        “乔小姐,我知道你想让我出庭作证,我可以作证,但我也有个请求。”苗雪擦干眼泪,目光坚定。

        乔知语思忱了半晌,最终答应,“你先说什么请求。”

        “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去找找我丈夫的下落,只要你肯帮我,我也愿意出庭作证。”

        苗雪这话倒是有些在威胁乔知语了,但祁子霄能找到她们已经是花了很大的功夫,乔知语不可能放走这么重要的证人。

        “好,我答应你。”

        两人口头约定好后,乔知语便离开了。

        只要苗雪肯出庭作证,并且拿出一定的证据,那么薛锦兰必然是要坐牢的。

        但答应苗雪的事,让乔知语有些苦恼,这代表着她要去主动联系许绍康。

        车上,祁湛行正在等她,看到她有些愁眉苦脸,便问:“她不肯作证?”

        其实如果这件事让他来处理,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亲自跑一趟,他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让苗雪答应。

        但乔知语不希望以暴制暴,他也就只能顺着她的意了。

        “不是,她答应出庭作证的前提是,让我帮她去找孔志林的下落。”乔知语捏着手机,犹豫了好久,最后按下了沈又伶的电话。

        沈又伶很意外她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这段时间,许家集团这边不少人蠢蠢欲动,因为乔知语身份的事已经被曝光,但已经被她镇压下来了,但还些心思不轨的人想用这件事来搞些小动作。

        她一边要忙着在医院这边守着丈夫,一边还要替儿子扫清公司的障碍,属实是忙得团团转。

        “小语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如既往地亲昵,乔知语咬着唇:“妈,当年许……哥他救我的时候,还有没有救下其他人?”

        “这……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不过当时他的确只带了你一个人回家。”

        当年许绍康是如何救下乔知语的事情,就连沈又伶都没有去过多地询问他,所以乔知语忽然问起来的时候,她也是懵的。

        “你可以帮我问问吗?”乔知语有些艰涩地开口。

        沈又伶对于许绍康表白的事情,略有耳闻,她事后还骂了他一顿,只不过许绍康听不进去罢了。

        “好,我帮你问问。”乔知语很少会有事情找自己帮忙,原本她们的母女关系已经不如从前那么亲密了,她自然不会拒绝这件事。

        “谢谢妈。”乔知语十分客气地说,尽管沈又伶这五年来给予了她很多母爱,但许绍康的事,让她还是心有隔阂。

        祁湛行握住她的手,深知她不愿意去主动联系许绍康,才去找的沈又伶,都是为了顾虑自己的感受。

        在乔知语的心里,祁湛行的感受也是第一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