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57章 新的继承人

第457章 新的继承人

        晚饭桌上,一家人其乐融融,难得的团聚。

        虽然人未到齐,但对于南苑来说,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了,就连唐驰和谢融也都被喊过来了。

        是苏暇景喊来的,他看棋被苏老爷子赶走后,就跑去偷偷地给他们俩打电话,主要是他一个人单身狗,等会儿上桌免不了会被爷爷给叨叨,但如果把唐驰他们两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喊过来一起,也不至于自己一个人受罪。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苏老爷子忽然开口道:“有件事我想借着今天这个机会说一下。”

        大家纷纷好奇不已,把目光全都投射在他的身上。

        只见苏老爷子手里忽然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个文件夹,递给了祁子霄,“之前给鱼鱼的那个礼物是我专门给她一个人挑的,这个才是我给你的见面礼。”

        祁子霄并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但他还是双手接下翻开一看,里面是一份遗嘱,以及一份苏氏集团股份转让合同。

        乔知语坐在祁子霄位置的右边,自然看的清清楚楚,遗嘱上居然写着,倘若将来苏老爷子去世,那苏家的继承人便是祁子霄!

        而转让的股份里高达整个苏氏集团的百分之四十,这完完全全就是苏老爷子自己手里的全部股份。

        这份见面礼实在是太……

        已经不能用贵重来形容了!

        不等乔知语婉拒苏老爷子的好意,祁子霄率先把文件还了回去。“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不能接受。”

        他本来就不是苏家的人,怎么能越俎代庖去当人家公司的继承人呢?

        可苏老爷子是铁了心要要让祁子霄当继承人,便直言道:“我那孙子一点事都不懂事,一大把年纪了还不结婚,苏家这么大产业我怎么放心交到他手里?虽说你不姓苏,但你身体里也流着一部分苏家的血,也算是苏家的一份子,我相信你的能力。”

        乔知语这时才明白为何苏老爷子一出手就这么大方,原来是苏暇景不争气,他就把算盘打在了儿子身上。

        “舅爷爷,笑笑还这么小,你让他当继承人这实在是不合适,何况苏暇景他只是没遇到合适自己的人,早晚还是会结婚的。”苏家不止有苏暇景他们一家,还有许多旁支,乔知语自然不希望儿子掺和进那么复杂的家族。

        即便的确掺杂许些血缘,不过有苏暇景这个嫡系的孙子在,怎么也轮不到其他人来插足苏家的事啊。

        她可不想让儿子被苏老爷子推上风尖浪口。

        岂料,苏暇景真是巴不得苏老爷子这样做,只差抱着乔知语的大腿了,“姐!我的亲姐姐啊!既然我爷爷有这个想法,你就答应他吧,我真的对做生意这方面不感兴趣,俗话说能者多劳,你看笑笑这么就聪明,就算让他从商也只是他想不想学的事啊!”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笑笑可是我外甥,以后要是谁敢说他什么,我肯定是第一个护着他的,只要是我爷爷的决定,旁支那些人也不敢说什么,你就放心吧。”

        别的豪门世家为了继承家产斗得头破血流,苏暇景倒好,把自己继承人的位置拱手相让!还真是奇葩!

        乔知语扶额,她只盼着两个小团子可以开开心心地长大,这么小就让他们肩负那么重的担子,实在是对于他们的成长无益。

        苏老爷子看着自己那不争气的孙子,心里又涩又庆幸,他何尝又想把家产交给祁家的孩子,但这也是没办法中最好的办法了。

        苏暇景已经不止一次说过,这个继承人他不想担,当主持人是他这一生最大的爱好,他不想放弃,也放弃不了。

        这两者也不能兼顾,不然外人要怎么看他们苏家的掌权人竟是个主持人?

        “我儿子自有本事闯出他自己的天地,何况他本姓祁,即便要当继承人,也有祁家给他继承。”祁湛行倏然开口,言语中带着一丝倨傲和十足的压迫感。

        顿了顿,他又把目光落在苏暇景的身上:“你自己生来的使命不去完成,只想着逃避。你真是个男人,就自己找个人生个孩子丢给你家老爷子,少来惦记我儿子。”

        苏老爷子被驳得脸色铁青,显然是被他的话给噎到了,自己的孙子不争气,好不容易无奈之下选中个继承人,还被人家父亲嫌弃成这样,着实丢脸。

        苏暇景听完祁湛行这番话,也是又羞又躁,一直以来,他都很抗拒继承家业这些,觉得凭什么自己的人生要被家族的事所束缚?

        “苏暇景,你生来就肩负起苏家的未来,苏家养你这么大,结婚生子和继承家业你总得选一样吧?”乔知语和祁湛行对视了一眼,他们的孩子,自有他们来保护,绝对不会去捡别人不要的东西。

        苏老爷子此举,实在是欠妥。

        一顿好好地团圆饭,最后却因为这场小风波而各怀心事的散了。

        徐妈把苏茗秀哄睡着后,不放心地跑来了这边,“小姐,虽说苏老爷子今天的做法的确有些不好,但他人年纪大了,看着苏少爷这样,他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你不要生他的气了。”

        她在苏家待这么久,多多少少能体会到苏老爷子的心情。

        看着苏暇景这样,难道他不着急吗?整个苏家的担子都压在他一个人的身上,儿子苏和泰能力一般,实在是难担大任。

        唯一一个孙子苏暇景,打小就聪明,但也太贪玩了,要他沉下心来接手公司,比登天还难。

        苏老爷子年纪大了,也想享受着天伦之乐,偏偏公司的事还要他操心,家里头曾孙也没一个,他不着急才怪了。

        乔知语叹了口气:“我没生他的气,你说的这些我也能理解。徐妈你放心吧,我不会因为这点事就和苏家闹不和的,苏暇景也不是那样的人。”

        尽管苏暇景看着不靠谱,但他并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这一点乔知语还是很清楚的。

        苏暇景断然不会因为她和祁湛行的几句话就记恨上了他们,想来今晚的那些话,也足够苏暇景反思反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