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49章 离她远点

第449章 离她远点

        祁子渝甜甜地笑:“不客气噢!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等到我生日,你也要来参加哦!”

        要知道若是祁家为两个孩子举办生日宴,上流圈子的人怕是挤破脑袋都想拿到邀请函,而祁子渝就这样邀请了于子翊,这要是被卢兰英听到,怕是要笑开了花。

        于子翊其实并不优秀,他有些微胖,成绩也很一般,看上去很老实好欺负,班上很少会有人愿意跟他玩,但他仅仅因为帮过祁子渝一次,她就把自己当成了最好的朋友。

        在别人欺负自己的时候,也是她勇敢地挡在了他的前面。

        这样的女孩子,他很难不心动。

        于子翊将苦涩的心情掩藏在心底,露出欣喜的笑,“好。”

        宴会上其他人看到他们两人站在台阶上的样子,纷纷议论起来。

        “那不是祁家的小小姐吗?难怪于丰茂能把祁太太请来,原来他儿子跟祁家小小姐认识。”

        “据说他们是同班同学,而且两人关系很密切。”

        “难不成……”

        “嘘,现在他们年纪还小,谁又说得准呢!不过,于家看来是找到靠山了。”

        ……

        乔知语看着女儿的背影,再听其他人的议论声,有些不悦地蹙眉,若非知道于子翊和女儿的关系,她也不会随便就来参加这种宴会。

        尤其是于丰茂夫妇那谄媚的表情,让她有些反感,他们心里打的什么算盘,自己算是看清了。

        对于有这样有这样的父母,即便将来祁子渝真的喜欢上于子翊,她也不放心让女儿嫁进这样的家庭里。

        另一边,两人刚说上两句话,祁子霄就来了,看到他的于子翊后怕地往后退,祁子渝看到他这副样子,双手叉腰地控诉道:“哥哥你别吓小翊!”

        祁子霄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妈妈让你下去。”

        “好吧,那我们一起下去。”

        “你先下去,我有话要跟他说。”祁子霄的声音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压迫感,祁子渝咬着下唇,叮嘱道:“哥哥你不要欺负他啊!”

        祁子霄敛了敛眉,没想到妹妹会这么紧张于子翊,“嗯。”

        见他答应了,祁子渝便放心了,她转头看向于子翊,“小翊,你别害怕,我哥哥其实人很好的,没你想的那么可怕。”

        尽管如此,于子翊心里对于祁子霄的恐惧还是未减半分。

        若问他为何会如此,那是因为他曾亲眼看见祁子霄收拾那些背后说祁子渝坏话的人,那叫一个狠!

        他不止一次从父亲嘴里听过关于祁湛行的事情,这让他从心里上就很畏惧他们这对父子。

        等祁子渝一走,祁子霄脸上的温度顿时降了好几个度,直接成零下的了。

        “你……你想说什么?”

        于子翊一直被他盯着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离她远点,她不是你可以肖想的人。”祁子霄霸气侧漏,语气更是不容反驳。

        于子翊等他这句话很久,尽管他知道祁子霄会对自己说这些,所以他才一直躲着他,他只是想跟祁子渝能够玩得长久一些。

        没想到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还有替我转告你爸妈,把对我妹妹那点心思收收,否则后果自负。”

        他警告的话一直回荡在于子翊的耳畔,手心里全是汗,只能落荒而逃。

        于子翊跑回宴会厅,刚好与卢兰英迎面相遇,“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祁子渝都去下面了,你快点去招待她,把她哄得高高兴兴的,这样你……”

        “妈!我真受够了!”于子翊委屈地嘶吼道:“凭什么非要把我和我朋友的感情变成你们牟取利益的工具!”

        “你知道祁子霄怎么跟我说吗?”

        卢兰英被他吼得一愣一愣的。

        于子翊把祁子霄警告他的话,一五一十地转达给卢兰英,“他说让你们把对祁子渝的心思省省!我根本就配不上祁子渝!”

        闻言,卢兰英脸色煞白,她没想到祁子霄那么小小年纪居然能看得这么通透。

        于子翊丢完这些话,转身的一刹那间,眼中的泪滴落了下来,没有人懂他想要的是什么,只会逼迫他去做他不喜欢的事,还觉得是为了他好。

        “子翊——”

        任由卢兰英怎么喊他,于子翊依旧没有回头的意思。

        宴会的气氛并没有因为于子翊这位小寿星不在而有什么不好,于丰茂一张脸都要笑僵了,所有人都以为他攀附上了祁家。

        毕竟祁湛行是从来都不会参加这种宴会的,至于祁太太,能赏脸来,足以证明愿意给于家这个面子。

        作为这场宴会上的焦点,乔知语被不少人敬酒,但她听从祁湛行的叮嘱,全程只喝自带的红糖水。

        为了确保她们的安全,这里的服务员和工作人员里都混杂着祁湛行派去的保镖,现在幕后主使尚未查出来,自然要处处小心谨慎。

        “抱歉,我身体有些不适不能饮酒,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以水代酒吧。”

        乔知语晃了晃自己手中的保温杯,她这几天来了月事,这杯红糖水还是祁湛行出门前亲自为她泡的。

        “可以的,祁太太要多注意身体啊。”

        趋炎附势来拍马屁套近乎的人太多了,乔知语随便应付了几个就没耐心了,她找到祁子渝,看到她和几个小朋友在一起商议着什么。

        就在她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忽然背后有人喊住了自己,“乔知语,真是你啊。”

        乔知语对这个声音并不耳熟,她迟疑地转身一看,发现喊自己的人是一个陌生人,“你是谁?”

        祁嘉柔似乎很诧异她居然没认出自己,“不过五年不见,你是真不记得我,还是故意在这耍我呢?真没想到五年前你居然没死,还真是命大,失踪了五年,一回来又跟我哥搅和在一起,还真是阴魂不散。”

        刚刚她一进来就听说什么祁太太来了,她寻思着那不就是乔知语吗?放眼一看就发现了一个很像乔知语的身影。

        她哥?

        乔知语倒是没听说过祁湛行还有个妹妹,这个女人显然是认识自己的,而且她的眼神对自己充满了敌意。

        她反嘲道:“你以为你是谁?我为什么要记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