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47章 叫老公

第447章 叫老公

        祁湛行扣住她的手腕,往自己怀里拉,“你想要什么奖励?”

        突然起来的暧昧气息惹得乔知语脸红心跳加速,她干咳了几声,连忙从他的腿上跳下来,“我开玩笑的啦,我又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了,哪里会真的要什么奖励。”

        祁湛行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盒子,递给乔知语,“但你是我的小朋友。”

        他低沉的嗓音极富磁性,一点点地撩拨着乔知语的心弦,她红着脸拿着盒子问:“这是什么啊?”

        “打开看看。”

        乔知语带着好奇把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放着一条项链,项链中间是用钻石镶嵌而成的鹿角,她之前在杂志上看到过这条项链,寓意为‘一鹿有你’。

        当时她因为喜欢就把那页杂志给折了一下,没想到这都让他给发现了,还偷偷地买下来送给自己当奖励。

        祁湛行观察着她的表情变化,“喜欢吗?”

        乔知语扬唇一笑,“我好喜欢!”

        说着,她就捧着祁湛行的脸亲了一口,“谢谢老公!”

        “再叫一遍。”祁湛行俯身将乔知语压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捏住她小巧的下巴轻轻摩挲。

        乔知语赖皮地吐了吐舌头,把盒子往祁湛行面前一推,十分傲娇地命令道:“祁湛行你快帮我戴上!”

        祁湛行心里痒痒地,哪里肯就这样放过她,捏了捏她的鼻尖,“祁湛行?”

        “麻烦祁先生帮我戴一下!”乔知语偏偏不肯再喊一句,刚刚那一句也完全是没过脑子,自己没控制住就脱口而出的。

        祁湛行不为所动,“换个称呼。”

        “老祁,你快点!”乔知语催促道。

        祁湛行:“……”

        他很老吗?

        祁湛行咬牙,一把将小女人压在餐桌上,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近在咫尺的薄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线条:“嗯?”

        乔知语生怕他对自己做什么,连忙缴械投降,“老公……呜呜呜就是到欺负我!”

        祁湛行听到那两个字后十分满意,绕过她的身后,将盒子里的项链取了出来,亲自为她戴上,最后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这便是他的女人,她这辈子也逃不掉了!

        两人的互动被徐妈看在眼里,她笑得合不拢嘴,赶紧拉着唐驰离开了餐厅,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小年轻。

        唐驰活生生地被塞了一嘴狗粮,省了一顿饭。

        徐妈心里头高兴,让唐驰带她去厨房,亲自下厨做饭给唐驰吃,这五年来,唐驰也没少吃她做的饭菜,祁湛行时不时地会派他去探望徐妈。

        毕竟那是乔知语在意的人,乔知语不在,那他便替她守护着。

        ……

        下午的时候,乔知语接到了蒋凝俪的电话,苏茗秀醒了后哭着吵着要找乔知语。

        等不到乔知语过去接人,苏暇景再一次被苏老爷子派遣着把他姑奶奶给送来了南苑。

        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苏茗秀下意识是害怕的,她紧紧地抓着乔知语的手,眼神里满是惧意。

        “外婆你别怕,以后你就和我住在这里好不好?我会保护你的,谁也别想再伤害你。”乔知语耐心地安抚她,苏茗秀最信任的人便是她了,听到她这样说,很乖地点头。

        乔知语扶着她进屋,她早就让佣人把后面那栋小别墅给收拾出来了,专门给徐妈和外婆养老的,别墅前院种满了花花草草,后院还有菜地,可以供徐妈消遣了。

        苏茗秀生怕自己一睡着乔知语又不见了,所以一直强撑着精神守着乔知语,一直到两个团子放学,她才忽然转移了注意力。

        祁子渝一进屋,看到客厅里的人,她歪着小脑袋,不解地问:“妈妈,这个老奶奶就是外曾祖母吗?”

        回来的路上她就听司机说了今天家里发生的事。

        乔知语招手让她过去,祁子渝乖巧地放下书包,走到她身边,乔知语拉起她的手,放在苏茗秀的掌心,温柔地对她说:“外婆,她是鱼鱼,是我和湛行的女儿。”

        苏茗秀看着祁子渝那张和乔知语有着六分相似的小脸蛋,一时间眼中蓄满了眼泪,“鱼……鱼鱼乖……”

        祁子渝格外嘴甜,把自来熟的属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外曾祖母,以后你住在这里可以陪鱼鱼玩吗?”

        “玩……玩……”

        苏茗秀看着她活泼又可人的样子,是打心眼里喜欢。

        祁子霄后知后觉地走上前,十分礼貌地朝着苏茗秀鞠了一躬,“外曾祖母,您好!”

        苏茗秀手指颤抖地指着他,看向乔知语。

        乔知语连忙介绍道:“这个是笑笑,是我儿子。”

        说着,她同样地把祁子霄的手放在苏茗秀的手里,两个孩子出落得粉雕玉琢,灵气逼人,一看就知是人中龙凤。

        苏茗秀的眼泪抑制不住地落了下来,显然这是幸福的泪水。

        有祁子渝这个开心果在,苏茗秀陪她玩得很开心,祁子渝也很喜欢她,丝毫不介意她的口齿不清以及精神异常。

        乔知语欣慰地看着她们,觉得这大概就是血浓于水吧。

        苏暇景看到姑奶奶很适应这里的生活,在南苑蹭了一顿晚饭后才驱车离开。

        乔知语有条不紊地将所有的事都打理好,回到房间已经十点了。

        祁湛行边等她,边坐在床上看新闻,见她脸上带着疲惫,他心疼地替她揉了揉肩膀,“以后照顾外婆的事你不必亲力亲为,有专业的护工。”

        “别人我不放心,徐妈年纪也大了,我不想她太操劳,反正我还年轻,今天上午舅爷爷告诉我,外婆的日子可能不多了,我想尽可能地多陪陪她。”

        这也是苏老爷子肯让苏茗秀搬进南苑的缘故之一,他希望妹妹在最后的日子里,能够幸福地度过。

        祁湛行知道她心里还是失落的,没能早些尽孝,只有在这最后的时刻里弥补。

        “别担心,让徐景澄先给外婆看看。”

        乔知语顿时乐了,“什么时候你也喊外婆了,那是我外婆好嘛?”

        “你都是我的人了,你的外婆就是我的外婆。”祁湛行说这话脸都不带红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