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45章 夫管严

第445章 夫管严

        为了迎接乔知语今天的到来,苏家每个人都支棱起十二分的精神气,毕竟连他们爱睡懒觉的少爷都起了个大早去接人了。

        车子开进苏家的前院里,乔知语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完全没有任何的印象。

        苏暇景把车子刚停好,马不停蹄地屋里跑,蒋凝俪像是早已习惯,任由他去了。

        “他跑那么快去干什么?”乔知语以为苏暇景只是内急,等到蒋凝俪告知她真相的时候,她差点就笑喷了。

        “他啊,还不是回房间补觉去了,今天若不是为了接你回来,他怕是睡到下午都不一定会醒。”

        乔知语扯了扯嘴角,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夜猫子吗?

        难不成祁子霄是跟苏暇景学的?这么能熬!

        不过苏暇景应该比不过祁子霄了,祁子霄那是直接不睡觉,硬撑着不合眼,这厮完全是已经日夜颠倒了,为了接自己能起个大早还真的难为他了。

        “外头风大,先进去吧,姑姑一直在等你。”

        蒋凝俪拍了拍乔知语的后背,领着她进屋。

        乔知语点点头,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苏家宅院。整个苏宅都透着浓浓地书香气息,园林也修缮地极好,处处透出清新淡雅的风格。

        一进客厅,只见红木椅子上坐着一个身穿旗袍的老太太,她的头发已然全白,但她周身散发的清冷气质却让人移不开双眼。

        苏茗秀不亏是当年帝都的第一美人。

        这五年来,她一方面在接受治疗,另一方面蒋凝俪也把苏茗秀照顾得很好,渐渐地让她恢复了常人的生活。

        苏茗秀原本溃散的目光在看到乔知语的那一霎那间,恍若星辰降临,甚至还染上了一层氤氲,她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乔……”

        站在她身侧的人是这些年一直照顾她的徐妈。

        五年前苏茗秀被送去了疗养院里,而乔知语因为不放心外婆再被其他人照顾,就拜托了徐妈。

        当年乔知语车祸失踪之后,徐妈悲痛欲绝,苏家的人也不放心让苏茗秀一直住在疗养院,便把她接回了苏家,而徐妈为了不辜负乔知语所托,这些年也是小区和苏家两边跑,至于乔知语的两个孩子,每年他们的生日时,徐妈也都被祁湛行接过去一起庆祝。

        再次见到乔知语,徐妈眼泪哗哗地往下掉,这五年来很多人都说乔知语肯定已经不在世上,但她不相信,她觉得她看着长大的小姐一定会好人有好报!大难不死!

        “老太太您慢点!”徐妈赶紧扶着苏茗秀,两人一前一后上前,苏茗秀握着乔知语的手,之前想说的话,这个时候竟不知该从何开口。

        乔知语看着眼前的老太太,尽管她并不记得外婆的模样,但看到她这般激动,她内心深处也被触动了,“外婆……我回来了。”

        这声‘外婆’是苏茗秀魂牵梦萦的夙念,她并不知道乔知语五年前惨遭车祸的事,这一点苏家还是瞒得很好,否则的话,估计老太太也撑不到今天。

        “好……好……回来就好。”

        尽管苏茗秀病情逐渐好转,但她说话还是不利索,可是医生说,她能恢复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是奇迹了。

        乔知语眼睛跟着红了,眼泪宛若断了线的珍珠项链似的控制不住往下掉。

        徐妈一手搀扶着苏茗秀,一边抹眼泪,“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乔知语并不记得徐妈,唐驰连忙上前在她耳畔介绍道:“这位是徐妈,她当初在乔家工作,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你跟她也很亲,当年你车祸之后,也是她在照顾你外婆。”

        乔知语恍然大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除了外婆,还有跟她这么亲切的人,难怪她觉得徐妈有种妈妈的感觉。

        “徐妈,真对不起,我现在还没记起以前的事,所以刚刚没认出你……不过我相信,我早晚有一天会恢复记忆的,这些年,谢谢你照顾我外婆,真的谢谢。”乔知语深深地向她鞠了一躬,至此她多了两个让她牵挂的人。

        徐妈赶紧上前握住她的手,泪流满面,“小姐,你我之间不用这么客气的啊!”

        乔知语的手被她紧紧地握住,这让她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温暖,这种温暖是来自家人的亲切感,让她欢喜万分。

        “都别站着了,过来坐。”苏老爷子拄着拐杖发话了,他刚刚看到妹妹忽然像是‘活’过来的样子,眼尾都红了。

        乔知语扶着苏茗秀坐了下来,全程苏茗秀都抓着她的手不肯放,“别……别走。”

        外婆对于她的依赖令乔知语几度想落泪,“外婆,我不走,我就陪着外婆。”

        一想到外婆是被薛锦兰他们害成这样的,乔知语指尖都泛着凉,她早晚都要薛锦兰血债血偿!

        苏茗秀就静静地盯着乔知语看,仿佛她的全世界里就只剩乔知语一个人,苏老爷子对此也是既心疼又无奈。

        “你怎么没把两个孩子带来啊?”苏老爷子之前就惦记着别人都有孙子孙女,唯独他是个孤寡老人,老伴早年就去世了,儿子整天沉迷古董撒手不管公司的事,孙子更是不争气,非得当什么主持人!还是个万年单身狗!

        “他们今天要上学,如果您想见的话,我下次可以带他们来见您。”

        虽然是外婆的哥哥,但归根到底也是一家人,血浓于水,乔知语在见到苏茗秀的那一霎那间便把他们都当成了亲人了。

        苏老爷子捋了捋胡须,“别下次了,等他们放晚学我让暇景去接他们,说起来我还是他们的舅太爷。”

        “这件事我还得去问问我家那位的意思。”

        提到祁湛行的时候,乔知语嘴角都是不自觉地上扬。

        苏老爷子对此眉头一蹙,“这点小事你还得跟他汇报?祁湛行那小子性格霸道,连这点事都不能让你自己做主,你就别回去了,就住在舅爷爷这里,舅爷爷罩着你!”

        乔知语笑着摆手,“不了不了,谢谢舅爷爷的好意,我就是夫管严,我喜欢被他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