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43章 证据

第443章 证据

        她不喜欢烟味,所以她住进南苑开始,从未见过祁湛行在家里抽过烟,家里更是一点烟味都没有,就连唐驰每次烟瘾犯了都是跑去外面抽。

        炎热的夏季眼看着就要过去了,初秋的夜晚还是有些冷的,她拿了一件外套走到阳台上,扑面而来的烟草味呛得她有些咳嗽。

        “咳咳咳咳——”

        明明还在气恼中的男人,在听到她咳嗽的声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将手中的烟给拧熄扔了。

        乔知语被他的小细节所打动,心中窃喜,“我只是去探望她一下,毕竟她是我的外婆,你若不放心的话,可以陪我一起去啊。”

        祁湛行欲言又止,显然对于她要去见苏茗秀是抗拒的。

        且不说安全问题,他是担心乔知语看到苏茗秀后会记起当初那些不好的事,于他而言,他是不希望乔知语恢复记忆的。

        当年他留着薛锦兰他们没动,是为了等乔知语亲自报仇,但如今她已经全然记不起那些恩怨,倒不如开开心心地生活,少些烦恼。

        若是要报仇,他大可以代劳,那些该得到惩罚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保证上午去了,下午就回来!好不好?”

        乔知语信誓旦旦地保证,可在祁湛行担心到时候苏茗秀若是要留下乔知语,乔知语心软答应了该如何是好。

        那毕竟是她的外婆。

        除了两个孩子以外,唯一跟乔知语有直系血缘关系的人。

        依照乔知语的性子,很难不答应。

        “给我一个理由,除了她是你外婆。”祁湛行深邃的目光凝视着她。

        乔知语搓了搓手,考虑了好一会儿,才便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告诉了他:“我知道你一直对于我恢复记忆的事很担心,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过去的这些年我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有关于乔家和薛锦兰他们之间的恩怨我也想弄清楚,该报的仇,那也是属于我的使命,我不可能因为我失忆了,就轻易地放过曾经伤害过我家人的人。”

        “纵使恢复记忆的过程可能很痛苦,可能这些仇恨也会影响到我的生活,但是我不后悔,因为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那些属于我该去完成的事,我不想逃避。”

        她这些话一直在心里憋了好久,从她偷偷地跑去见薛睿,偷偷地从柳安安那里打探消息,再到这一次去见苏茗秀,她也是希望可以通过苏家的人,得知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祁湛行看着她真诚坚毅的样子,便已经明白对于乔知语而言,无论自己怎么阻挡她,恢复记忆和报仇已经是板上钉钉她想要去完成的事。

        他终究还是妥协了。

        “好,那便如你所愿。”

        祁湛行转身进了卧室,独留乔知语一个人站在阳台上,他从床柜里翻出一个盒子,递给了乔知语,“这里是你想要的东西。”

        乔知语疑惑地接过去:“这是?”

        “你自己看就知道了。”之前乔知语在一楼找东西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在找薛睿所说的,有关于薛华堂当年留下的证据。

        现在既然话也说清了,属于她的东西,祁湛行自然是物归原主。

        乔知语捏紧手中的盒子,顿时觉得恍若有千斤重,心脏也跟着跳得很快,她迫切地想知道里面的内容,如此想着,她便顺势而为地去做了。

        她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封信、几张黑白照片以及七卷磁带,那些磁带上都标注着日期,看上去很有年代感。

        当她看清照片上的人和内容时,整个人都站不稳了,脚步踉跄了几下,祁湛行及时扶住了她,“别看了。”

        乔知语尽管被吓得脸色苍白,可依旧不肯就此退缩,“不行。”

        卧室里没有录音机,乔知语只能先看那封信,信是当年薛华堂亲笔所写,里面记录了苏茗秀是如何被薛锦兰一步步逼疯的。

        她一句话一句话地默读,像是有无数把锋利的刀片在她心口上划破一般。

        看到最后,她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声音却冷得不像话,“所以最后薛华堂是想用自己一条命换了整个薛家后辈的安宁是吗?”

        “嗯,当年他把这些寄给你后,就自杀了。”祁湛行看到她颤抖的手,心疼得不行,将她紧紧抱住。

        “他以为他死了,就可以息事宁人吗?薛锦兰一日不死……不,死太便宜她了,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乔知语此刻极为冷静,可她越是这样,祁湛行越是担心她能不能承受得住听后面那些录音。

        她捏紧手中的七卷磁带,对祁湛行问道:“家里有录音机吗?”

        祁湛行有些犹豫,最终还是从柜子里搬出一台录音机放在了乔知语的面前,只见她迫不及待地将第一卷磁带放了进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击播放键,很快里面就传来了一些声音。

        ……

        磁带一直播放了五分钟之久才传来说话声——

        “你们有本事就去闹,闹得越大越好,你们不怕薛家从此没落就去找苏家啊,告诉他们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做的,你以为苏家会相信?我姓薛,叫薛锦兰!但你们想用我做筹码来换取家族昌盛的时候你们就再也摘不干净了!我他妈不怕,我倒是巴不得薛家没落哈哈哈哈……”

        ……

        “我说什么你们便信什么?我说我不要嫁给乔维钧,我要嫁给方诃平,你们他妈的怎么不信了?你们对苏茗秀比多我这个亲女儿亲妹妹都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和你们站在一起?劝我去嫁给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男人!”

        “够了!你想让我们怎么做?”

        “配合我,给她送吃的,让她不要饿死,但是也不能给她吃好的,我要让她知道我过得多痛苦……”

        ……

        之后又放出一段杂音,然后录音机的按钮便自动跳了出来,说明这便是第一卷磁带里所有的内容。

        乔知语听到这里时,手心里已经全是汗了,她攥紧拳头,恨不得现在就把薛锦兰抓起来折磨,当年她外婆所遭受的一切,都应该让薛锦兰也尝尝那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