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41章 你哪位?

第441章 你哪位?

        苏暇景出现在南苑门口的时候,保安差点没认出他,半晌才恭恭敬敬地放他进去。

        他边走边问道:“乔知语在家吗?”

        “在的,前几天祁先生跟太太求婚了,估计马上他们就要举办婚礼了,苏少爷您今天过来是来报名当伴郎的吗?”

        求婚?

        他们不是五年前就领证了吗?

        苏暇景不懂他们这些操作,但还是很好奇过去的这五年里为什么乔知语既然没死却不回来,害得担心她的人痛心无比。

        就连他家老爷子差点气病倒,要不是为了姑奶奶,一直强撑着身体,还真难说。

        “为什么这样说?”

        保安脸上满是笑容,对苏暇景完全没有防备,有啥说啥:“这几天好多人都来找先生太太,想当伴郎伴娘的,不过要是您想当的话,肯定没问题的。”

        整个南苑的人都知道苏暇景不仅是祁湛行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更是乔知语的表弟。

        再加上他的身份,苏家的独苗,唯一的继承人,以及在主持界的知名度,想当个伴郎完全没难度。

        “借你吉言,但我并不想当。”

        结婚?伴郎?这种场合他可不敢去,不然他家老爷子怕是要把现场所有的单身女性都介绍给自己认识,他实在是不想再经历这样的事了!

        不就是没结婚吗!

        结婚有什么好!

        他母胎单身三十多年一个人过也挺好的,结什么婚啊!睡觉还得跟人抢被子占地盘!

        结婚就是爱情的坟墓!正经人谁会结婚啊!

        在保安十分诧异和不解的目光下,苏暇景进了屋,一进去就看到乔知语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而一向高冷不近人情的祁湛行居然在给她剥橙子?

        还喂给她吃?

        苏暇景顿时一阵恶寒,这狗粮他不吃!

        “哟,这不是苏少爷吗?你不是在国外潇洒吗,怎么回来了?”唐驰正在跟谢融翻看伴郎的礼服手册,看到苏暇景,立马嘴贫起来。

        苏暇景瞥了他一眼,走到乔知语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老爷子让我来接你回苏家住一段日子啊,你赶紧收拾东西跟我走。”

        “你这什么态度啊?敢对我们老板娘这么说话?她凭啥跟你走?”唐驰最近愈发胆大了,大概是因为他被祁湛行答应当伴郎的缘故,整个人都有点飘。

        “为了她的事,我都要被我家老爷子烦死了,快点吧,等会我妈也要来,你也不想听她叨叨一晚上吧,那就趁现在就跟我走!咱们速战速决!”苏暇景一副跟乔知语特别熟的样子,说话的语气也特别地欠。

        岂料,乔知语默默地放下杂志,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发出灵魂质问:“你哪位?”

        苏暇景刚喝下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呛得他差点没缓过气来,“咳……不是,你脑子摔坏了吗?我是谁你不知道?”

        祁湛行一记警告的眼神扫过去,“怎么说话的?”

        苏暇景缩了下脖子,擦了擦嘴边的水渍,“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乔知语你真不记得我还是假不记得啊?”

        乔知语对他完全没印象,“不认识。”

        苏暇景大受打击,疑惑地看向祁湛行,只见祁湛行轻描淡写地解释道:“她失忆了。”

        “what?”苏暇景简直不敢置信,“她失忆了还能在五年后又跟你在一起?却不记得我?你确定这不是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老板娘这都能跟老板重新在一起,说明什么?这就是真爱啊!你不懂也很正常,毕竟一个母胎单身,情情爱爱这方面不开窍也正常。”唐驰的话不但气坏了苏暇景,又取悦了祁湛行他们。

        “会说话,这个月工资加倍。”

        这还是祁湛行头一次这么大方,唐驰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苏暇景闷哼道:“你得意什么,我单身跟你有啥关系,又不靠你养我,你光笑话我,你不也是单身狗一个?”

        “谁说我单身的,我……”一时情急下,唐驰忽然说了漏了嘴,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他身上,不过属乔知语最激动,“你什么时候找对象了?谁啊?老实交代!”

        唐驰心虚地移开视线,“我就一时口嗨,我哪有什么对象!单身多好多自由啊,对吧苏少爷?”

        苏暇景摇了摇头,评价道:“你不对劲。”

        唐驰:“……”

        一直没说话的谢融咳嗽了一声,帮唐驰解围道:“唐驰就是吹牛的,他要是找到了对象,我能不知道?”

        乔知语虽然对此存在疑惑,但谢融这样说,她又觉得有些道理。

        “不是,你到底是谁啊?跟我什么关系?”乔知语把目光落到苏暇景的身上,疑惑不解,但她忽然意识到刚刚唐驰喊他的称呼,苏少爷……

        难不成是她外婆那边的亲戚?

        苏暇景见她真是一点也认不出自己的样子,虽然深受打击,但还是自我介绍了,“我叫苏暇景,你外婆是我的姑奶奶,你说我跟你是什么关系?”

        乔知语一副果不其然的样子,“原来是表弟啊!你之前说让我去苏家住,是为什么啊?”

        “老爷子说姑奶奶她这么多年都没见到你,最近一直念叨着你,为了稳定她的情绪和病情,老爷子就撺掇着我来接你回去。”

        苏暇景算是看穿了老爷子的心思,他自己怕来接人的时候碰壁丢了面子,就拿他当炮灰!

        乔知语之前就听柳安安说了一些关于外婆的事,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她还没痊愈,可见当年薛锦兰对她的伤害有多大。

        “不行。”

        没等她说话,身旁的男人就已经替她回绝了。

        乔知语还不容易回到他身边,谁也别想抢走!

        苏暇景急了,“祁湛行我又不会对你老婆怎么样,就去我家住几天能有什么事?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别这么小气啊,还是说你怕乔知语被别人拐走?”

        祁湛行丝毫不受他的激将法影响,顺着他的话说道:“嗯,我就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