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38章 拥有泪痣的老头

第438章 拥有泪痣的老头

        这些年,她一直把老板当成自己的救世主,觉得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是他赋予的。

        可正如乔知语而言,她从一开始就是一颗棋子罢了,如今她落败至此,老板自然对她弃之不顾,她也不怨他不来救自己,但至少她的家人,他顾念这些年自己为他办的事,也该妥善安置吧?

        齐梓愿虽然心狠手辣,可家人是她的软肋和底线,尤其是她的弟弟。

        她就是典型的‘伏地魔’,从小就被灌输要让弟弟过上好日子的思想,所以她迫切地想要嫁进豪门,也是为了让弟弟以后的日子更好过。

        齐梓愿沉默了良久,像是下定决定一般,忽然开口,“乔知语,我弟弟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你……你能救救他吗?”

        她弟弟从小就有心脏病,五年前做了心脏架桥手术,如今忽然出问题,她自然是无比担心的。

        乔知语抿唇一笑:“我为什么要帮你?”

        齐梓愿双手绞在一起,艰涩开口:“作为交换,我可以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乔知语看到她一步步上钩,继续循循善诱,“我想知道的?我早晚会查出来,现在我不想从你嘴里知道这些东西,你这样的人,我可不敢相信。”

        “乔知语算我求你了,你们不是有找了个很厉害的医生吗?求你帮我救他,只要你愿意救他,你要我做什么都行!”

        有生之年能看到齐梓愿如此低三下四地求人,倒是让乔知语很意外,显然这个弟弟是她的软肋,一个再坏的人,一旦触及到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也会不攻自破。

        “那我得先看看你的诚意了。”乔知语并没有急着逼问她交代幕后主使的事情,而是用这样的方式让她自己交代,这样一来,可信度也高了很多。

        “我也只见过他一次,就是五年前他找到我的时候。他大概一米七五左右,体型偏瘦,当时他戴了口罩帽子,我也没看清他的脸。”齐梓愿如实交代,眼神中的恳求显而易见。

        乔知语却对此并不满意,“你这话说了跟没说有区别?”

        “我没有撒谎!这都是真的!我不会拿我弟弟的命开玩笑!”齐梓愿生怕她不肯帮自己,“对了!虽然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但我记得他的眼角有一颗泪痣,你们可以顺着这方面去查,听他的声音很苍老,应该年纪很大了。”

        “还有一点,他应该是在国外发展的,因为他常年都住在国外,但具体位置我不清楚,而且每次都是他联系我,每次联系方式都不一样,所以我也找不到他。”

        这些已经是齐梓愿能交代的一切了。

        乔知语仔细揣摩她说的话,齐梓愿生怕她不信,举起手发誓:“我若是有半句假话,永生永世不得好死!”

        “求你了!我真的求你了……救救我弟弟吧!”

        隔着玻璃都能看出齐梓愿真切的恳求,乔知语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齐梓愿的弟弟是无辜的,对于这场交易说起来,也不亏。

        “行。”

        见她答应了,齐梓愿紧绷的神经得到了片刻的松缓。

        ……

        从警局出来后,乔知语发现大门前停放着祁湛行的车,她诧异地走下台阶,“你不是有个紧急会议要开吗?怎么亲自过来接我?”

        祁湛行牵住她的手,“你去见她做什么?”

        乔知语任由他牵着,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分享给他:“齐梓愿已经招供了,她说幕后主使是个年纪很大的老头,眼角有颗泪痣,你快想想有没有认识的人是这样的。”

        泪痣?

        老头?

        乔知语又想到了一个点,“对了,据说那个人常年待在国外!”

        她差点就忘了这个重要的细节,如果说在国内找到一个这样的人,可能很难,但祁家在国外认识的人,相对于会比较少,这样查起来应该容易些。

        提及国外的人,祁湛行似乎想到了些什么,他表情微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显然心里已然有个底了。

        “先离开这里。”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乔知语忽然发现这不是回南苑的方向,她转过头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里啊?”

        “到了你就知道了。”

        祁湛行纤薄的唇线微微上扬,安抚的握住了乔知语的手。

        五年前,祁湛行买下了在整个帝都都赫赫有名的蔷薇庄园,用寸土寸金都无法形容它的价值,当时所有顶级富豪都要趋之若骜的庄园直接被祁湛行送给了乔知语。

        也是在乔知语去往这座庄园的路上发生了意外。

        当时的司机当场身亡,这个司机就是当年被薛锦兰夫妇收买的肇事者,而他的家人也在五年前出事之前就已经隐姓埋名离开了帝都。

        这是一场预谋已久的谋杀。

        而五年前,祁湛行为乔知语准备的神秘礼物,就是庄园里建造的城堡。

        城堡的每一处,细微到一砖一瓦全都是祁湛行精心挑选的,他就是为了给乔知语一片净土,不想她的生活里只剩下仇恨。

        至少在这里,她是幸福快乐的。

        窗外的风景飞速向后,就在车子路过当年出车祸的弯道时,一些惊骇的片段忽然在乔知语的脑海中浮现,她紧张得有些喘不过气来,祁湛行察觉到她的不适,连忙减慢车速,关切地看向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乔知语捂着额头,艰涩地开口:“我五年前是不是在这里出的车祸?”

        祁湛行眼神一黯,他本意并非是让乔知语记起这些不好的回忆,所以刚刚经过这里的时候,他还特地提速了。

        他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线,迅速地将车子开离这里,然后到一处安全的地方停了下来。

        “头还疼吗?”

        他车上有携带的保温杯,他拧开杯盖递给她,“先喝点水。”

        乔知语双手握着杯身,回过头去看刚刚经过的地方,祁湛行知道她在想什么,扳过她的脑袋和自己对视,“别想了,都过去了。”

        乔知语将头靠在祁湛行的肩膀上,心有余悸的大口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