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33章 冰释前嫌

第433章 冰释前嫌

        乔知语即便对祁老爷子没什么印象,但还是很礼貌地喊道:“爷爷,我回来了。”

        祁老爷子戴着老花眼镜,听到她的话,激动得不行,上前握住乔知语的手,老眼含泪,“回来了好啊!好啊!这些年,你受苦了!”

        过去的五年,他眼睁睁地看着孙子沉浸在失去爱人的痛苦中,谁都没办法让他走出来。

        皇天不负有心人,老天爷还是开了眼,让他的孙子苦等五年后,又把乔知语给送回来了,这如何能不让他激动?

        乔知语尽管不记得曾经的事,但此刻情绪也受到影响,眼尾都红了。

        祁湛行走过去揽住她的腰,“爷爷,你别吓着她,她现在还没完全恢复记忆。”

        “那你应该早点把她带回来见我,这记忆没恢复,以前发生了些什么我老爷子还能不知道吗?直接告诉她不就好了。”祁老爷子之前一直在环球旅游,这次回来还是看到乔知语身份被曝光的新闻,对于霍宁茵被齐梓愿下毒的事,也是才知道。

        之前整个祁家人都瞒着不敢告诉他,就是怕他担心,身体承受不住这些打击,眼下霍宁茵也快痊愈了,自然就不怕他知道了。

        “昨天就跟你说了,晚上早点回家吃饭, 你倒好这都九点了才来。”祁老爷子闷哼一声,若不是怕饿着两个孩子,他倒是能等到他们回来,五年来都没吃过一次团圆饭,他自然是满怀期待的。

        这人年纪大了,没别的什么大心愿,就是希望子孙满堂,一家人能经常聚聚能吃上一口团圆饭,这五年来,由于祁湛行一直沉浸在痛苦中,整个祁家的气氛都是低沉的,所以他才被几个老友拉去旅游。

        “我是真有急事耽误了。”祁湛行又解释了一遍。

        但祁老爷子显然是不信的,“能有什么急事非得耽误这么久?”

        祁湛行看了一眼乔知语,勾住她的腰淡淡的说道:“刻不容缓的急事。”

        话音一落,乔知语顿时脸红到爆,恨不得现在就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是没想到祁湛行居然脸不红心跳。

        祁老爷子一听也没深究,话锋一转倒是催促起两人,“你们可得加把劲啊,我瞧着她比五年前更瘦了,这样吧,我让张婶去南苑给她养身子,养胖些才好生养啊。”

        “照顾她备孕的人选我已经选好了。”祁湛行思虑甚远,乔知语整个人都是懵的,没想到他是来真的,可是她还没做好再当妈妈的准备啊!

        “行,你那边自己安排着都行。”祁老爷子也不挑,这会儿就开始幻想着生男孩还是生女孩了,“再生个女孩好,不过男孩也不差,最好呢再生一对龙凤胎!”

        “爷爷……我这还没怀呢……”

        乔知语欲哭无泪,这都还没影的事,老人家就开始盼着是男是女了……哦不,人家盼的是龙凤胎……

        她哪里有那个好命,还能再生一对,又不是女娲捏泥人那么简单。

        “这不早晚的事嘛,到时候怀上了你也不要去公司了,你喜欢摄影平时出去散散步拍拍就行了,赚钱什么的,都是男人干的活。”

        据说从祁老爷子父亲那辈开始,祁家就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负责生儿育女,貌美如花。

        “对了,管家你快去把我的字典拿来,我要给孩子取名字了。”祁老爷子已经开始规划了,“张婶你找人把二楼那两间客房装修成儿童房,可不能委屈了我未来的重孙子。”

        祁子渝眼馋地跑到祁老爷子身侧,委屈道:“太爷爷不会只喜欢弟弟妹妹,就不喜欢鱼鱼了吧?”

        “哎哟!”祁老爷子撑着老腰把她抱坐在自己腿上,“鱼鱼可是太爷爷的贴心小棉袄,太爷爷最喜欢我们鱼鱼了。”

        在孩子面前和在儿子面前完全是两个样,祁朝和对于父亲这变脸丝毫不以为,反正他在这个家一直都没地位。

        听老爹的,还得听老婆的。

        儿子不听自己的,儿媳他也不敢管,孙子孙女都得宠着,他属实是最难的一个了。

        乔知语看着祁老爷子如此宠溺女儿,心里也算是把他的性子给摸清了,转身看到一脸委屈的公公,连忙让祁湛行把自己买的东西拿过来。

        来之前路过商场,她得知祁朝和喜欢喝茶,就去古玩店里花重金买了一套茶具以及一些名贵的茶叶带了过来。

        “伯父,我不太了解这方面,也不知道挑的东西您喜不喜欢。”

        祁朝和打开一看,眼睛一亮,“喜欢怎么会不喜欢!我喊你们回来是吃饭的,怎么还带东西啊,太客气了。”

        就在这时,霍宁茵从楼梯上走下来,“你这孩子,都回来了,还喊什么伯父。”

        不同于当初她对乔知语的针锋相对态度,此刻的她,眼神里满是慈祥,看乔知语的眼神也恍若是在看自己的女儿一般。

        看来她恢复得很好,也记起了不少事。

        乔知语一想到当初在南苑她对霍宁茵的态度,顿时解释道:“伯母之前在南苑的时候……”

        “还喊伯母呢?”霍宁茵欢喜地握着她的手,“都过去了,当时我也不知道你就是乔丫头,你没生我的气才好。”

        乔知语犹豫地开口喊道:“妈……我怎么会生您的气呢。”

        “诶!以后啊,我们一家人要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再也不分开才好!”两人冰释前嫌,恍若又回到了五年前的时光。

        楼上,祁子霄和徐景澄打完游戏后下来,看到客厅里祁湛行他们都来了,徐景澄显得心情十分好,刚刚他第一次打单挑赢了小奶。

        这说出去,他能吹一辈子好吗?

        他顿时觉得自己又行了,膨胀得不行,“下次副本我带你!你躺好就行!”

        祁子霄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盯着他,无情地拒绝道:“不了,我不想躺着掉装备。”

        徐景澄:“……”有被羞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