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31章 朋友?你也配?

第431章 朋友?你也配?

        这场盛世告白以失败告终。

        不少人都惋惜许绍康满腔热情付诸东流,可谓是落花无意,流水有情啊!

        酒吧里,许绍康坐在吧台前喝闷酒,一杯接着一杯,调酒师是个年轻女人,看到许绍康长得帅,猜测他应该是个富贵公子哥,好意提醒道:“这位先生,你已经不能再喝了,你还是找朋友来接你回去吧。”

        许绍康把酒杯往吧台上重重一放,“给我倒酒!老子有的是钱!”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钱包,往调酒师的面前一扔,“自己拿钱!不够,刷卡,卡里有!”

        调酒师还从未见过这样的醉鬼,喝醉了连钱包这种私人物品都可以随便丢给别人,还真是不止社会险恶,她并没有继续给他倒酒,而是泡了一杯醒酒茶端给他,语调强硬,“喝掉。”

        许绍康此刻脑子都是混乱的,眼神也迷离看不太清,以为她倒的是酒,便直接一饮而尽,结果把他烫得大叫,“这什么鬼东西烫死我了!”

        他吐了吐舌头,烦得不行,调酒师看到他炸毛的样子,忍俊不禁,“我们要打样了,先生你该回家了。”

        其实他们酒吧是24小时营业,但调酒师看得出来许绍康这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才会喝成这样,不像其他来酒吧潇洒的人,他是单纯来买醉的。

        对于他这种‘地主家的傻儿子’,她倒是难得遇到,所以才存着一份善意。

        “我有钱!把你们老……老板喊来,这酒吧我……嗝!我买了!”许绍康开始摸自己身上的钱包,“我的钱包呢?钱包……”

        就在这时,齐梓愿端着一杯酒走过来,她声音故作妩媚:“许少爷,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啊?不过就是表白失败而已,天底下好女人多得是,何必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她已然没有机会和祁湛行在一起了,若是能勾搭上许绍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来个一夜情什么的,再找机会怀上许绍康的孩子,还怕嫁不进豪门吗?何况许家的地位丝毫不输给祁家。

        谁知许绍康掀起眼帘看到她那张化着浓妆的脸,顿时觉得倒胃口,“滚开!”

        之前来搭讪的女人全都被他给骂走了,齐梓愿自然也不是例外,她嘴角抽了抽,强忍下心中的怒火,直接在他身旁的高脚椅上坐了下来,“许少爷,说起来我们还是朋友呢?你何必对我有这么大敌意。”

        “朋友?你也配?”尽管此刻许绍康已经醉得差不多了,但他也是能认清眼前跟他说话的女人是齐梓愿。

        这个坏女人一直针对他的宝贝‘妹妹’,他怎么可能跟她当朋友。

        调酒师意味深长地看了齐梓愿一眼,然后回到自己的岗位上,一言不发地擦着酒器。

        齐梓愿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攥紧酒杯,强行镇定下来,说道:“许少爷,你喜欢乔知语,而我喜欢祁湛行,你说我们还不是朋友吗?你不就是想得到乔知语吗?其实很简单的。”

        她最后一句话,让许绍康动容了,“你想说什么?”

        见他终于有了反应,齐梓愿脸上顿时挂着得意的笑,继而说道:“乔知语很喜欢摄影你应该知道吧?如果恒维公司发生危机情况,她一定是最担心的,毕竟她在恒维投入了很多心血,这个时候你要是突然出现帮她解决掉危机,那她肯定会对你刮目相看,也会很感激你,趁着这个时候,你再跟她表露心意,她很难拒绝了。”

        “何况她现在还没恢复记忆,也没跟祁湛行结婚,你有的是机会,难道你跟她五年的感情,还比不过和祁湛行这短短的几个月吗?”

        许绍康冷笑道:“说得容易,她什么性子你根本就不懂。”

        乔知语倔起来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那如果祁湛行移情别恋呢?你说像乔知语这种眼睛里容不下一颗沙子的人,还会心甘情愿地跟祁湛行在一起吗?”

        齐梓愿之前给霍宁茵下了药,结果霍宁茵又去了医院,显然是药效的缘故,只不过最近这段时间祁朝和心情不好,她吃了好几次闭门羹。

        但只要霍宁茵体内的药一直存在,那么她还是能被自己利用。

        给祁湛行和乔知语之间制造几个误会,许绍康再发点力,拆散他们简直轻而易举。

        她的鬼主意让许绍康有些心动,但他并不屑于跟齐梓愿这种人合作,“就你这样的人还妄想取代她嫁给祁湛行?回去照照镜子看你什么鬼样子,大晚上别出来吓人了,倒人胃口。”

        他十分嫌弃地对着齐梓愿一阵吐槽,齐梓愿今晚打扮成这样还全都是为了吸引他才弄的,没想到被他羞辱至此,她气得端起酒杯就想泼他,但理智告诉她,许绍康是她惹不起的人。

        她跺了跺脚,放下恶毒的狠话:“我不能嫁给祁湛行,你也别妄想娶乔知语,她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上你!”

        “你找死!”

        许绍康被激怒,桌子一拍,一手掐住了齐梓愿的脖子,他双目赤红,在酒精的刺激下,很有可能真的把她掐死。

        一旁的调酒师见此,连忙倒了杯冰水往他脸上一泼,“闹够了吗?”

        冰水的刺激下,许绍康清醒了许多,厌恶地把齐梓愿往旁边一甩,“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齐梓愿重获呼吸,她喘着气从地上爬起来,吃痛地揉着刚刚被摔疼的地方,不死心地瞪着许绍康,“许绍康还不知道吧,祁湛行马上就要跟乔知语求婚了,你再不做点什么,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

        说完她就落荒而逃,生怕许绍康再一个动怒又拿自己撒气。

        许绍康眯着狭长的眸,被闹了这么一出,整个人清醒了不少,他把酒杯往调酒师面前一放,“倒酒!”

        “抱歉,我的酒不卖给你。”

        许绍康很诧异地挑起眉头,女人清透的嗓音让人十分心悦,“那你怎样才可以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