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26章 胖也是我养的

第426章 胖也是我养的

        被拆穿的乔知语尴尬地挠了挠额头,她朝着祁湛行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你……你怎么来了?”

        他不是有应酬吗?

        而且自己这才刚坐下没多久,他这是瞬移过来的吗?

        祁湛行捏了捏她的脸蛋,“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未等乔知语解释,薛睿便率抢答:“祁总,您别误会,我跟乔小姐什么都没有!”

        乔知语眨巴眨眼,点头道:“没错,我跟他真的什么都没有。”

        她生怕祁湛行误会自己,尽管祁湛行是无条件地相信乔知语的,再者就算给薛睿一百个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觊觎祁湛行的女人。

        乔知语伸手扯了扯祁湛行的衣角,吸了吸鼻子,柔声问:“你不相信我吗?”

        祁湛行敛了敛眉,看着她巴掌大的鹅蛋脸上写满了委屈,心下一软,低头在她唇边落下一吻,哄道:“我信你。”

        薛睿也是个聪明人,祁湛行刚进来对乔知语说的那句话就足以证明他对于乔知语是否恢复记忆很重视,趁机立马又解释了一句:“乔小姐就是套我的话,想知道五年前的一些事……我也是才知道她失忆了……”

        祁湛行对于他的解释并没有作出任何的反应,依旧凝视着乔知语,这眼神盯得她感觉背后涌升起一股凉意。

        她哪里还坐得住,连忙站了起来,“那个,我都问完了,我们回家好不好?”

        话音一落,包厢里就进来三五个服务员上菜,祁湛行蹙了蹙眉,拉住她重新坐下来,“吃了饭再回。”

        平常这个点乔知语早就吃了晚饭,却为了见薛睿这个点还没吃,她费尽心思地想知道五年前的事,祁湛行忽然反思起自己没有直接告诉乔知语所有的真相是不是对的。

        乔知语偷瞄了薛睿一眼,没过脑子地话脱口而出:“那什么你要不也留下来吃点?”

        薛睿拨浪鼓似的摇头,这明显的鸿门宴,他哪敢吃啊?

        “不了不了,我这晚上还有事,就先走了,两位请慢用!”说完,他一溜烟儿似的跑了,乔知语看着他的背影,有些疑惑,祁湛行有那么可怕吗?他明明都相信自己了!

        服务员上完菜后就出去了,包厢里只剩下他们两人,乔知语的碗里被夹满了菜,祁湛行的筷子还未停,“唔,我要被你喂胖了!”

        “胖也是我养的,我喜欢。”祁湛行一直都觉得她太瘦了,摸起来都是骨头。。

        乔知语何尝不知道他的想法,但五年前车祸大病一场,她被沈又伶抓着天天补这补那,就是不长肉。

        “好,要是我胖了,你到时候可不能嫌弃我噢!”

        祁湛行又夹了一块牛肉塞她嘴里,“好。”

        两人吃到一半,包厢外面传来唐驰略带醉意的声音:“老……老板,这几位老总非要过来敬酒。”

        之前祁湛行吃到一半就离开了,唐驰被留下来挡酒,这些人得知老板娘就在隔壁的包厢,把唐驰灌醉后,就都想过来露个脸。

        乔知语听到他的话后,下意识地想逃,祁湛行拉住她的手,摁坐在自己的怀里,“躲什么?嗯?”

        男人低沉的嗓音透着磁性传入耳畔,乔知语这才 反应过来,他们的关系已经公布于众了,不用怕被人知道,但……她还从未以祁太太的身份来参加祁湛行的应酬。

        紧张感说来就来,但祁湛行丝毫没给她逃跑的机会,等到包厢的门被推开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她坐在祁湛行腿上的样子。

        “咳咳……”

        唐驰看到这一幕,止不住地咳嗽了一声。

        “哇偶——”

        其他人纷纷起哄,显然是从未见过传说中在商界叱咤风云的祁总也能有这么‘平易近人’的一幕,难怪古人云,英雄难过美人关。

        眼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实例啊!

        乔知语脸红不已,双手撑在桌子上想从他的身上下来,祁湛行轻轻一拽,又把她拉了回来,乔知语挣扎无果,只好红着脸放纵他如此了。

        这时,南湖集团的总裁于丰茂端着酒杯上前,另一只手奉上了一张请帖,“祁太太,过几日是犬子的生辰宴,不知能否赏脸来参加。”

        乔知语并不认识他,但她觉得当面拒绝别人很可能会落人话柄,刚想开口,祁湛行的声音便在耳边响起,“你不必看别人脸色,不想去就别勉强自己。”

        他话语中的压迫感十足,显然是不给任何人面子。

        但以他的实力,谁又敢得罪他?

        于丰茂连忙接话说:“祁总说得是,来不来全看祁太太您自己的意愿。”

        乔知语略微感慨地抬眸和祁湛行对视,他真的是处处为自己着想,知道她脸皮薄不好意思拒绝别人,便当面为她撑腰。

        好似无论什么样的事,她的喜怒哀乐永远占据第一位。

        唐驰醉醺醺地走到乔知语的身边,低声道:“老板娘,这个于总的儿子跟小小姐他们是同班同学,小小姐之前跟我提过,他儿子于子翊帮过她。”

        乔知语了然于胸,祁子渝那孩子看着活泼开朗,但缺失五年母爱的她,实际上最是敏感,以前在学校没少因为这件事被其他的同学瞧不起。

        后来她和祁湛行一起去参加了亲子活动之后,他们是祁家人的身份曝光,估计那些孩子的家长也都私下叮嘱过,也就没人敢再看不起他们了。

        乔知语抿唇一笑,顺势起身接过请帖,“于总客气了,到时候我一定会去的。”

        于丰茂见到她收下后,激动到不行,“祁太太能赏脸来,是我的荣幸,这杯酒我干了!”

        酒桌上的规矩乔知语还是懂一些的,她下意识地端起自己的酒杯,刚放到嘴边就被身旁的男人夺走了,“诶!我的酒!”

        只见祁湛行直接将那杯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