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24章 你还愿意当我的女儿吗?

第424章 你还愿意当我的女儿吗?

        乔知语倒是没想到当年救她的人会是许绍康,她声音平缓地说:“你们不必担心,既然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五年来也对我视如己出, 我还没有白眼狼到因为你们瞒着我这些事而怨恨你们。”

        “爷爷身体不好,这件事不要让她知道,过段时间我会回去一趟,我也很谢谢这些年你们对我的照顾。”

        沈又伶听着她这些话,心疼得落泪,“小语……当年我的确对你有私心,可这五年来,我早已把你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她声音更咽,失去了一个女儿已经让她痛苦万分,若是再失去乔知语,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你还愿意当我的女儿吗?”

        乔知语听着她的抽泣声,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掉,这五年来的相处,她何尝不是当沈又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突如其来的真相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她事到如今都没有恢复记忆,即便恢复了,听闻乔佑怡很早就去世了,大概有关于母亲的记忆也没有多少,沈又伶给予了她缺失了这么多年的母爱,她心里对沈又伶还是有很深的感情。

        良久,就在沈又伶以为乔知语不肯的时候,她低沉的嗓音带着哭腔说道:“妈……”

        沈又伶捂着嘴,失声痛哭起来,一旁的许绍康也红了眼眶,连忙拍了拍她的后背以示安抚,“妈,这是高兴的事啊,您快别哭了。”

        自从五年前父亲和妹妹车祸之后,母亲在他心目中都是十分坚强的,这还是他这些年来第一次看到母亲哭成这样。

        “对……对!这是高兴的事,妈这是高兴的眼泪!”沈又伶抹了把眼泪,庆幸自己没有失去第二个女儿。

        乔知语听到许绍康的声音,才反应过来他居然又出国了,但如今身世的真相众人皆知后,乔知语对许绍康的警惕之心更重了。

        她也彻底地明白,这五年来他对自己并不是哥哥待妹妹的好,而是一个追求者的好。

        “妈,有件事我觉得您应该知道,我五年前就已经和祁湛行结婚了,从始至终,他都是我的丈夫。”

        乔知语说这话,也是在告诉沈又伶,她心有所属,更是有家室的人,想让她劝劝许绍康对自己死心。

        沈又伶还未说话,许绍康便率先说:“你也说了那是五年前,你失踪了五年,在法律上你们早就不是夫妻关系了。”

        乔知语微微勾唇:“在我心里,无论多久,他都是我的丈夫。”

        许绍康气得不轻,“你这样想,并不代表他也如此!”

        “他是我丈夫,我还能不知道他?就算法律上我们婚姻可能不存在了,但我们可以再结一次婚啊!”提及祁湛行的时候,乔知语的眼中似有星辰一般璀璨耀眼,这大概就是深爱一个人的模样,心中有爱,便有方向和希望。

        “你——”许绍康咬咬牙根,沈又伶赶紧把手机夺了过去,哄着乔知语道:“小语啊,你别听你哥哥胡说八道,他就是单身久了,嫉妒你!”

        顿了顿,她立马又笑道:“你跟那个祁湛行是不是还有两个孩子啊?等你回来的时候,把两个孩子也带过来吧,你爷爷肯定也会很喜欢。”

        沈又伶想抱孙子很久了,若不是许绍康一门心思地喜欢上乔知语,她早就催婚了。

        如今乔知语肯愿意继续当她的女儿已经是幸事,至于儿子的那点心思,她才懒得帮了,乔知语既然和祁湛行是相爱的人,两人五年前又已经结婚,孩子都那么大了,她也不可能再帮着儿子了。

        更何况她不是棒打鸳鸯的人。

        “这个事,我得看孩子爸爸的意见,他若是不同意的话,我也不好强求。”乔知语没有直接答应,毕竟她才刚恢复之前的身份,许家这边的事,她也没来得及跟祁湛行好好聊聊。

        沈又伶也没有强求,只笑道:“那是自然,你在那边也要好好照顾自己,要是受了委屈尽管给妈打电话,谁也别想欺负我女儿!”

        尽管如今身世被戳破,但沈又伶还是一如既往地疼她,乔知语心底划过一阵暖意,“好好好,妈你就放心吧,你自己也要注意身体。”

        沈又伶见她关心自己,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忍不住又叮嘱了她几句。

        电话一挂,许绍康就转身要走,沈又伶喊住他:“你去哪?”

        “我要去找她!”

        沈又伶急忙跑过去拦住他,“她都已经把话说到那份上了,那就是对你真的没感觉,感情的事能勉强得来吗?你若是真的喜欢她,就应该把她能够幸福摆在第一位,而不是一昧地自己想去占有她,那反而是伤害她啊!”

        作为一个过来人,儿子对乔知语的喜欢,她看在眼里,但她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一条黑路走到底。

        许绍康执拗得不行,“她不喜欢我没关系啊,我迟早让她喜欢上我!这五年来,她不过是习惯性把我当成了哥哥,可现在我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去追求她,我不信她会对我半点感觉都没有!”

        说完,他甩开沈又伶的手,扬长而去。

        沈又伶深深地叹了口气,儿子这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她只能希望乔知语可以好好地跟他谈谈,让他早些死心,毕竟许氏集团这边,若是许绍康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子结婚,对于他拿到继承权有益而无害啊!

        另一边,祁湛行因为有个应酬,便让唐驰直接送乔知语回南苑。

        两个团子已经放学回来了,祁子渝靠在沙发上,拽着祁子霄给她抽奖,“哇!哥哥你也太欧了吧!再帮我抽一次!”

        大老远就听到她的声音,乔知语并不反对他们玩游戏,尤其是祁子霄,他在游戏上很有天赋,更惊人的是,他还会自己制作游戏,虽然都是些小游戏,但在同龄人中间已经可以称得上的天才了。

        祁子渝最近迷上了一款卡牌游戏,总是拉着祁子霄帮她抽奖。

        祁子渝泄气地说:“啊!可恶!没抽到!”

        “你让妈妈给你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