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23章 往事

第423章 往事

        “但因为我被感染上了ntc77,我哥哥为了救我,被迫替方诃平夫妇办事,后来我哥哥的所作所为被你们发现了,你非但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反而还救了我,让我成功地做了手术。”

        “再之后我一直在医院进行康复治疗,具体的其他事我也不清楚,我出院没多久就听说你出车祸生死未卜。”

        柳安安知道的事情也是很有限的,柳知庭为了让她心无旁骛地做康复治疗,很多事情都瞒着没告诉她。

        “那你知不知道方诃平为什么要害我还有我外婆?”

        乔知语原以为母亲和外公都去世了,乔家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亲人活着。

        至于何文峰,她是绝对不会再管他的死活了。

        他能沦落到被何欣雅卖给方家做实验,只能说是罪有应得,报应不爽。

        柳安安思忱了半晌,才将自己所知的全部脱口而出,“薛锦兰当年跟你外公有过一段婚姻,后来离婚了,薛锦兰就嫁给了方诃平,而你外婆据说很多年前就生病了,好像是精神方面有些问题。”

        乔知语脑子乱乱的,这忽然起来的人物关系让她有些头疼,“薛锦兰是我外公的前妻,可我外婆又是苏茗秀,这么说我外公有两段婚姻?”

        “不是,你外公和外婆并没有结婚,我听说是当年薛锦兰陷害了你外婆,让她跟你外公发生了关系,然后生下了你母亲。”

        乔知语越发不解了,“薛锦兰既然是我外公的妻子,又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

        这个疑惑,柳安安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当年真正知道真相的寥寥数人,而当时乔知语拿到的所有证据都还没来得及去整垮薛锦兰他们就出了车祸。

        于是乎,这个仇,一直拖到至今都为报。

        乔知语拖着下颚,仔细地推敲,猛然间脑海中划过一些画面,她有些头疼地闭上眼睛,想将那些画面中的东西看清楚。

        “总监……你怎么了?”柳安安见她状态不对,担忧地问。

        等到乔知语再睁开眼后,她的背后已经湿了大片,额头上也是布满了细汗,显然是刚刚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挣扎,但她也很幸运地记起了一些模糊的事,她由此推敲出来了一些结论。

        “薛锦兰根本就不爱我外公,她陷害我外婆,无非就是想跟我外公离婚好嫁给方诃平,而方家当年之所以能发展那么好,也是因为我外公觉得对不起薛锦兰给了她补偿。”

        乔知语之前找人查过了何文峰,还查了一些当年乔家的事,尤其是上次何欣雅联合敏康医疗那边陷害自己的时候,她就找人把敏康医疗查了个底朝天。

        原来薛锦兰的旧情人就是方诃平,当年她为了跟旧情人双宿双飞,就用计陷害她外婆,这样一来她不仅得到了自由,同时还能拿到补偿,一箭双雕。

        柳安安恍然大悟,“没想到薛锦兰竟然如此恶毒,你外婆当年被送回苏家的时候,就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而且我哥还受制于方家,我看你外婆的病也跟薛锦兰脱不了干系!”

        这一点,乔知语也想到了。

        之前她是乔知语的身份还没爆出去时,方家就迫不及待地想取自己的性命,无非就是想趁着她什么都不记得的时候,让她彻底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五年前薛锦兰他们能制造车祸谋害自己,一定是自己手里有什么确凿地能将他们一网打尽的证据,才让他们怕成这样!

        思路顿时清晰了后,乔知语擦了擦额头的汗,“安安,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柳安安摆了摆手,“总监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不过你要是想知道更多当年的事,我可以回去从我哥那里套套话,然后我到时候再告诉你!”

        乔知语欣慰不已,看来自己留着柳安安待在身边当小跟班真是个不错的决定,她握着柳安安的手,叮嘱道:“那就拜托你了!”

        由于记起了一些事,乔知语下午的拍摄十分有干劲,只想着快点把这段时间忙完,然后再好好地梳理一下当年的事。

        “总监你手机响了!”

        她快结束最后一个拍摄后,柳安安拿着她的手机跑过来,乔知语看了一眼,是沈又伶的。

        一想到自己这五年来都被许家人瞒在鼓里,她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但该来的总会来,她早晚要面对许家人。

        而这五年来,沈又伶的确待她如同亲生女儿一般。

        通过这一系列的事,她也明白了,为什么沈又伶会这样,一来是为了稳定许老爷子的病情和情绪,二来许绍康喜欢自己,对于沈又伶来说,女儿去世了,但多了一个可以把她当成亲妈妈的儿媳妇,她自然是愿意的。

        想到这里,乔知语深吸了一口气,迅速地拍完最后几张。

        收工后,她站在阳台上,把电话回拨过去,那边几乎是秒接的,她还未开口,就传来沈又伶激动的声音。

        “晚晚,你是不是在生妈妈的气啊?妈妈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但是当年你爷爷危在旦夕,我们只能隐瞒了你的身世。”

        沈又伶昨天就看到了国内的新闻,为了许老爷子的病情,关于乔知语身世的新闻在国外被压了下来,并没有被传播开。

        但许氏集团那边还是有人听到了风声,这五年来乔知语虽然被冠上了许家千金的身份,但从未在公众上露过脸。

        乔知语握着手机,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许老爷子待她也是极好的,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来给她。

        “我想知道当年救我的是谁。”

        沈又伶怔了怔,看了一眼身旁的许绍康,如实回答道:“是邵康。”

        见她忽然没声儿了,沈又伶紧张得不行,“晚晚……不,我还是喊你小语吧,小语你若是生气,冲我们发火也没关系,千万别什么事都憋在自己心里啊!你一个人在那边,妈妈真的很担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