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22章 她的全部

第422章 她的全部

        乔知语面红心跳,内心所有的不安和彷徨以及不确定性全都因为他的话所消散。

        她没有说话,樱红的唇诱人心扉,她伸手勾住男人的脖颈,将他的唇贴近自己,深深地吻了下去,她用行动将内心汹涌澎湃的情感传输给祁湛行。

        无论五年前的他们有多么地相爱,五年后的他们再次相遇并重新相爱,足以证明他们的爱情是经得起考验的,今后无论再发生什么,他们都不会再分离!

        夜还很漫长,而属于他们的浪漫才刚刚开始……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祁湛行刚坐起来,乔知语累得瘫在被窝里,半掀着眼帘问他,沙哑慵懒的嗓音中透着一丝娇媚:“你去干什么?”

        男人回眸看向她,捏了捏她的鼻尖,“辛苦祁太太把我喂饱了,我自然不能让祁太太饿肚子。”

        忽如车轮压脸,乔知语原本就红透的脸顿时发烫,下意识地伸出脚丫子往祁湛行的身上轻轻地踢了踢。

        祁湛行丝毫不恼,反倒是一手握住她的玉足,黑曜石般的瞳眸里倒映着女人的娇容,他唇角微勾,将她的脚重新放回被窝里。

        “等我,很快。”

        说完,他还故意用手指在她的脚掌心轻挠了一下,惹得乔知语浑身一颤。

        等到他离开卧室后,乔知语这才彻底地放松下来,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她忍不住心跳加速,不知为何竟有种偷吃禁果的愉悦和刺激感。

        原本她还想着把第一次留在新婚夜,但在知道自己就是乔知语之后,她便彻底地放开了,毕竟他们两人孩子都这么大了,没必要那么矜持。

        ……

        第二天早晨,乔知语感觉自己浑身酸痛,好似昨晚跟人打了架一般。

        她边揉腰边下楼梯,祁子渝坐在餐桌上看到她这幅模样,担忧地问:“妈妈,你的腰怎么了?扭到了吗?”

        乔知语哪里肯告诉她真相,支支吾吾地解释道:“是啊,年纪大了腰容易扭到。”

        “哪有的事,我幼儿园的同学都夸妈妈很年轻呢!”祁子渝从椅子上跳下来,十分热心地跑到乔知语的身边,“妈妈,我给你揉揉吧!”

        乔知语连忙捂紧自己的衣服,“不……不用了。”

        她身上全是祁湛行昨晚的杰作,这要是被女儿给看到,她老脸还要不要了!

        祁子霄眉头微蹙,“鱼鱼,坐下好好吃饭,妈妈腰疼自有爹地照顾她。”

        “为什么只能爹地照顾妈妈?我也可以啊!”祁子渝不明白其中的缘故,但祁子霄早就一眼看穿,他咳嗽了一声:“爹地捅的篓子,自然由爹地来善后。”

        正巧祁湛行下楼走过来,祁子渝双手叉腰,凶巴巴地朝着祁湛行控诉道:“好哇!爹地你居然敢欺负妈妈!”

        祁子霄扶额,连忙把妹妹给拉到一旁,小声在她耳畔说道:“爹地是为了让妈妈能早些怀上宝宝才这样的。”

        祁子渝恍然大悟,顿时跑到乔知语的身前,握着她的手叮嘱道:“妈妈你辛苦了,我想要个妹妹,你记得要生个妹妹哦!”

        乔知语哪里还坐得住,尽管她不知道刚刚他们兄妹俩说了些什么,但此刻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里钻进去,感觉这样的事被孩子们知道就很羞赫。

        但某个男人却一脸浑然不在意的样子,还贴心地给她盛了一碗银耳汤,“鱼鱼说得对,生孩子很辛苦,你得多补补。”

        乔知语欲哭无泪,请问如何才能把脸皮练到像祁先生一样的程度?在线等!挺急的!

        ……

        第二天乔知语还是要应付一大堆工作。

        由于拍摄任务繁重,乔知语并没有去公司,打卡由助理萍萍帮她代劳。

        摄影棚这边,自从昨天她是乔知语的身份曝光后,大家对她的恭敬程度又高了一层度,倒是让乔知语有些不好意思了。

        上午刚忙完,她坐在电脑前看了下昨天的拍摄成品,柳安安给她倒了杯咖啡过来,“总监,辛苦了。”

        乔知语接过咖啡,道了声谢,忽然有个想法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她喊住柳安安,“安安,你等一下,我想问你一些事情。”

        柳安安脚步一顿,回过身,“什么事啊?”

        乔知语把咖啡放在一旁,面色凝重,“安安,你应该很早就知道我是乔知语了吧。”

        “对啊,从我进公司之前就知道了,只不过你好像是失忆了,没有认出我。”柳安安并没有隐瞒她,想当初她刚进公司的时候,还很害怕乔知语会认出自己。

        但到后面她进了南苑后,谢融认出了她,并且发现了她身上的窃听器后,叮嘱她不要跟对乔知语说穿她就是乔知语本人的身份。

        但现在乔知语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她也没必要隐瞒了。

        “那你是不是也知道五年前发生的事情?你可以跟我讲讲吗?”尽管昨天祁湛行并没有告诉她当年的事,也是为了她着想。

        但她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迫切地想知道五年前的事。

        柳安安咬着下唇,有些疑惑地问:“所以……总监你其实并没有恢复记忆,只不过是知道自己乔知语这件事?”

        乔知语也没隐瞒她,实话实说道:“没错,我的记忆依然没有恢复,但是我不想自己对过往一无所知,至少让我知道一点点也行,说不准可以刺激我恢复记忆。”

        柳安安被说得有些动摇了,毕竟谢融并没有不准她说这些,而且她答应的事也做到了,既然知道真相能有助于乔知语恢复记忆,她便没再犹豫了。

        “很多事情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我只知道五年前我哥哥原本是你外婆苏茗秀的主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