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21章 不论身份只爱你

第421章 不论身份只爱你

        祁湛行还未踏进客厅,就看到眼尾泛红的女人紧紧地搂抱着女儿,也不知她听到了些什么话,隔着数米远,两人忽然视线对上了。

        一滴泪从她的眼角划下,乔知语一时间感慨万分,在她不知道的背后,祁湛行为了她考虑了这么多。

        一想到前几天自己还因为想知道祁湛行和乔知语之间发生的事心神不宁的行为,竟觉得格外好笑了。

        合着自己吃了这么久的醋,吃的是自己的醋?

        小丑竟是自己!!!

        祁子渝抬起小手抹去乔知语脸颊的泪,急得不行:“妈妈,你怎么哭了啊,你是不是怪我们没有早点告诉你啊?妈妈你是不是又想离开我们了?”

        乔知语吸了吸鼻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竟哭了,她连忙揉了揉眼睛,低头亲了亲祁子渝的额头,又拉着祁子霄揽入怀中,“没有没有,妈妈答应你,再也不会离开你们了。”

        这五年来缺失的母爱,她会加倍疼爱来补偿他们。

        “妈妈……”祁子渝也被感触到哭了起来,祁子霄尽管没哭,但眼眶也红了。

        他们三人相拥而泣,周围的佣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抹泪,当初小小姐经常在学校受了委屈,总是会哭着回来问,她的妈妈在哪里,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来看自己。

        小少爷以前也会问,后来再长大一些,就没再问过了,反倒是还安慰起小小姐来,懂事得让人心疼。

        祁湛行紧绷的心弦终于舒展,五年了,他们终于是熬过来了。

        待他们情绪好些了,祁湛行这才走进去,乔知语有些局促地往旁边挪了挪,一时间她不知道自己该用许晚晚还是乔知语的身份去面对他。

        若是以乔知语的身份,那他们已然是五年的夫妻关系了。

        她连眼神都闪躲开来了,对于她的反应,祁湛行尽收眼底,他直接迎难而上,“躲什么?嗯?”

        祁子霄咳嗽了一声,拽着妹妹从沙发上站起来,祁子渝立马反应过来哥哥的意思,大概就是龙凤胎之间的心灵感应吧。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的客厅,而其他的人也识趣地走了,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个人。

        四下无人,祁湛行的手扣住了乔知语的细腰,乔知语敛了敛黛眉,控诉道:“我不躲你,难道让你笑话我吗?”

        祁湛行茫然了,“我笑话你什么?”

        乔知语咬着唇,想到自己当初因为介怀乔知语存在而做出的种种反应,觉得羞赫不已,“我之前那岂不是一直在吃自己的醋?你怕是没少在心里笑话我蠢吧?”

        “咳——”祁湛行没忍住低笑了一声,乔知语气得瞪了他一眼,祁湛行捏了捏她的脸蛋,“哪里是蠢了,明明是笨得可爱。”

        “哼。”乔知语哼鼻,“花言巧语,都怪你!”

        祁湛行顺着她的话说,眼底蕴含着一抹愧疚,“当年是我没保护好你。”

        乔知语手指微颤,心里不是滋味,事到如今她对过往的事依然是一无所知,唯一知道的是,乔知语和何文峰他们的恩怨。

        除此之外,她感觉当年一定还发生过什么事。

        “你的意思是,当年我出车祸,不是意外对吗?”

        祁湛行没想到她如此敏锐,能想到这一层,事已至此,他也没打算再瞒她,“嗯,五年前的肇事者已经死了,他不过是个替死鬼。”

        乔知语呼吸一蹙,面容凝重:“那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

        “方诃平跟薛锦兰。”

        五年前车祸后,祁湛行很快就查到那肇事者的背后是方诃平已经薛锦兰,由于证据不足,即便是警察也不能抓他们。

        虽然捏死这两个人轻而易举,但明显敏康医疗背后有人,并且那个人的财力和手段都很强劲。这些年祁湛行一直根据线索寻找背后之人,这才暂时放了这两个人一条生路。

        只要他找到幕后主使者,祁湛行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乔知语在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名字,越念越觉得熟悉,“他们跟我是什么关系?”

        对于她迫切地想要知道一切的行为,祁湛行能够理解,但他还是犹豫了,当年是是非恩怨,他并不是很希望她又重新活在仇恨当中。

        “你为什么不说话啊?你快告诉我啊!”

        祁湛行握住她的手,解释道:“知语,你冷静一下!你现在还没有恢复记忆,等到以后你自己能想起来了我们再深究这些事,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他们有伤害到你的机会。”

        “可——”乔知语看到祁湛行那坚毅的目光,便知道他不会告诉自己当年的事,尽管她不甘心,但冷静下来想想也能理解祁湛行。

        正如祁子霄所说的那样,祁湛行不肯早些告诉她真相,无非就是担心她承受不住,当初她潜意识地想起过什么,但每一次记起什么,脑袋都会特别的疼,恢复记忆的事,还是得慢慢来。

        她如同泄了气的球一般,靠在沙发上有些失落,祁湛行揉了揉她的脸,“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无论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你只需要知道,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他认真的模样,让乔知语有些动容了,转念一想,她不禁质问道:“所以五年后我们再次相遇,你是因为知道我是乔知语,才接近我的对吗?”

        “如果真的有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你会爱上她吗?”

        祁湛行抚了抚眉心,有些无奈地勾唇,“你还不明白吗?”

        “嗯?明白什么?”

        只见男人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深情地热吻让乔知语有些招架不住,吻到动情之际,男人附在她的耳畔,缠绵低语:“我爱你,无关你的身份,你的容颜。”

        “这世上只有一个你,除了你,谁都提不起我的兴趣。”

        顿了顿,他轻轻地咬住乔知语的耳垂,略带宠溺地语调说道,“明白了么?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