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20章 身份曝光

第420章 身份曝光

        “唔——”

        乔知语瞪大了眼睛,连呼吸都停滞了一般。

        “哇偶!这也刺激了吧!我也想要甜甜的恋爱!”

        “醒醒!你还是跟我一起吃狗粮吧!”

        “呜呜呜!晚饭还没吃我已经饱了!给我原地结婚!民政局我给你们搬来了!锁死!”

        “他们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早结婚了吧!”

        “……”

        周围的同事各个现场磕糖,助理萍萍首当其冲,“都别急,我查过了,五年前咱们老板并没有举办过婚礼,那怎么说也得补办一个婚礼吧!”

        “没错!我们也算得上是总监的娘家人吧,这要是不举办婚礼可说不过去啊!”

        乔知语还在那边被强吻着,耳边便传来他们的起哄声,听得她耳根子都觉得发烫,下意识地咬住了祁湛行。

        “嘶——”

        祁湛行感觉到痛感后,这才松开了她。

        乔知语捂着唇,落荒而逃似的上了车,留下身后一脸意犹未尽的祁湛行。

        唐驰凑过去嬉笑:“老板,你打算什么时候跟老板娘举办婚礼啊!”

        之前祁湛行一直顾虑着乔知语不肯对外宣布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一直没有把婚礼这个事落实。

        五年前自己因为过敏的缘故,就欠她一场婚礼。

        五年后,必然是要补上的。

        祁湛行简单扼要地回答了他两个字,“快了。”

        ……

        很快乔知语身世一事被媒体报道了出去,许绍康在看到这些新闻后,脸上划过一抹慌张:“现在我要怎么办?”

        尽管这件事早晚会让乔知语知道,可她突然之间就知道了身世,还是让他感觉到有些措手不及。

        “她知道身世并不要紧,眼下各大媒体把注意力都放在她和祁湛行的婚事上,你再不出手,到时候真的抢不回来了。”

        骆俊成半躺在沙发上,这段时间为了帮许绍康在国内立稳脚跟,很多团里的活动他都退掉了,对于他而言,许晚晚去世了,他把对许晚晚所有的亏欠全都还在许绍康的身上。

        他和许晚晚的爱情还未开始就结束了,所以他希望许绍康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许绍康当即感觉到危机袭来,“可之前我跟她说,表白一事是你弄的,要是我现在跑去跟她坦白,她十有八九会骂我,而且她要是问起我们为什么要骗她的事,这该怎么解释?”

        骆俊成说:“你直接坦白缘由,算起来你可是她的救命恩人,这五年来许家也没有亏待她,她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

        “话是这么说,可……”明明许绍康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可真的这天到来了,他又有些畏手畏脚了。

        骆俊成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走到他身边,重重地拍了拍他肩膀,“无论如何,这一次你都没有退路了,依照她的性子,到现在都没有来问你情况,估计是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

        许绍康双手攥紧拳头,如今这个情况,是他从未料想过的,原本他是想着等时机成熟,等到在乔知语的心里有他一点位置之后,他再把真相告诉她。

        可如今,一切都来得太仓促了。

        “事已至此,你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她新的身份去追求她,直到她接受你为止。”

        ……

        回到南苑,乔知语一路上都没跟祁湛行说话,一想到祁湛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自己,她整颗心脏都忍不住砰砰直跳。

        一下车,乔知语便率先溜走了,客厅里祁子渝正捧着ipad,奶声奶气的说道:“哥哥你看,妈妈脸红了!”

        关于乔知语和祁湛行在摄影棚外面接吻的事,有人录下视频发到了网上,一时间关于他们的报道铺天盖地。

        从乔知语以joy这个身份出现后,无论是价值千万的粉色钻戒,还是之后999朵玫瑰花,甚至是幼儿园一家四口的互动照片,肉眼可见祁湛行对她的宠爱。

        “咦,哥哥你快看,有人骂妈妈!”祁子渝立马指着屏幕上的几条评论给祁子霄看,祁子霄蹙了蹙眉,立马对那几个id进行了调查。

        “是齐梓愿的水军。”

        乔知语走到他们身边坐下来,扫了一眼,“她今天在我手里吃了亏,请水军很正常。”

        现在网络上大部分都是祝福他们的言论,依照齐梓愿的性子,看到这些怎么可能不做点什么,总归她蹦跶不了多久。

        “都是成年人了,做了坏事就要付出代价。”祁子霄眼底划过一抹怒意,他不容许任何人诋毁他的母亲。

        祁子渝张开手要乔知语抱,“妈妈,现在你知道你真的是我们的亲生母亲了,你不会再想着离开我们吧?”

        乔知语抱着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心中涌然升起一股伤感,她失去了记忆,过往的记忆全都丢失了,并不知道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导致她车祸失踪这么久。

        但对于孩子们缺失的这五年来的母爱,她身怀歉意。

        “你们之前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妈妈这件事呢?”

        祁子渝噘着嘴,想到祁湛行之前叮嘱他们的话,不由得说道:“爹地说,妈妈刚回来,而且都不记得我们了,要是我们直接告诉你的话,你肯定也不会相信,而且就算我们不告诉你,你也一样会疼爱我和哥哥呀。”

        “爹地说恢复记忆需要时间慢慢来,一下子告诉你所有的事,担心你消化不了会难受。”祁子霄一边解释,一边收集齐梓愿收买水军诋毁乔知语的证据。

        闻言,乔知语心下一颤,当初齐梓愿故意挑拨,祁湛行不远万里飞回来,即便到了那种情况之下,他依旧守口如瓶,没有把自己是乔知语的事告诉她,而且让她明白,他对她的爱从来都不是因为其他人。

        当初她不明白祁湛行为什么会忽然爱上自己,权当是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尽管她不记得五年前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但她能够感受到的是,祁湛行对她的爱,从来都不是嘴上说说,而是付诸于行动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