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15章 白眼狼

第415章 白眼狼

        何欣雅被抓的同时,何文峰已经被带到了敏康医疗的秘密实验室,他双手被绑,宛若一只任人宰割的羊羔。

        何文峰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般地步,亲手把自己推向深渊的人竟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

        当年,他入赘乔家,被很多人嘲讽吃软饭,所以从内心深处他并不喜欢乔知语这个女儿,甚至是厌恶。

        所以即便后来乔佑怡去世后,无论乔知语怎么讨好乖巧他心里更在意的女儿始终是何欣雅。

        一想到这些,他就后悔莫及,倘若当初他没有娶白吟秋入门,依照自己当初的身份地位也能娶其他的女人。

        “都怪你把她养成这样,半点感恩之心都没有!简直就是个白眼狼!”事到如今,何文峰只能把所有的怨气全都撒在白吟秋的身上,气不过还狠狠地踢了她一脚。

        白吟秋也被绑着,硬生生地挨下这一脚,她整个人倾倒在一侧,愤恨地嘶吼道:“什么都怪我是吗?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没本事!要不是你,她会被逼到把我们卖了吗?”

        “我没本事?当初要不是我,你们娘俩怕是早就饿死街头了吧!”何文峰一直觉得自己是白吟秋母女俩的救世主,若非自己,她们也不可能享受十多年的尊荣。

        “吵什么吵!再不闭嘴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们!”坐在面包车前座的保镖手里比划着匕首威胁他们,白吟秋吓得顿时闭上了嘴巴。

        她之前抵抗的时候被揍得很惨,已经尝到挨揍的苦头,眼下虽然是被抓去当试验品,但也总比真的要了她的命强。

        何文峰瞧着她那贪生怕死的模样,眼底满是不屑,殊不知自己内心何尝不是恐惧死亡,以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他冷哼一声,哪知旁边的保镖听到后直接往他脸上揍了一拳,“找死!”

        “啊——”何文峰疼得眼冒金星,一边侧脸直接就肿了起来。

        白吟秋害怕地缩在一旁,丝毫没有上前帮他的样子,正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便是这个光景了。

        另一边,何欣雅被唐驰抓住后,立即送去了警局。

        乔知语在被祁湛行从摄影棚接到后,就去见了她一面。

        何欣雅一看到乔知语,就‘蹭’地站起来冲到她的面前,恨不得亲手杀了她,可她们直接还隔着一墙玻璃,“乔知语!你个贱人!害我被抓,等我出去了,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

        见她这般憎恨自己,乔知语非但不恼,反而很淡定地说:“那你且看看自己这辈子还有没有可能出得去再说吧。”

        依照她犯下的罪,不是死刑就是无期徒刑,那便要看法官怎么判决了。

        “肃静!你再敢闹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警察的厉声警告之下,何欣雅总算是冷静了下来,她双手握紧拳头坐在乔知语的对面。

        阴鸷的眸光死死地盯着乔知语,她拿起话筒,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冷笑道:“乔知语,事已至此,难道你还不明白自己的身份吗?”

        “想着过去的那么多年,你为了让父亲多看你一眼,拼命地讨他欢喜,如今他都要被抓去做实验了,你竟然丝毫不顾及父女之情,养育之恩,还真是头白眼狼呢!”

        其实在何文峰打电话给她之后,乔知语就已经在怀疑自己的身世了,人在最危险的时候,不会联系一个陌生人,而是自己的亲人爱人。

        可即便何文峰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她也不想救他!

        他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能沦落到这般田地,简直就是报应!

        “你别光说我了,把他送去当试验品的人不是你吗?他不是从小最疼你?你为了钱能做到这一步,谁是白眼狼,不是一目了然吗?”

        乔知语冷冷勾唇,“即便我是乔知语,他也不配当我父亲!他这样的人死有余辜!”

        “你——”

        何欣雅恼羞成怒,“是啊,你怎么可能是乔知语呢!你不过是一个跟乔知语长得像的人罢了,也正是因为这张脸,祁湛行才会看上你,否则的话,就算你是许家的千金,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她一边打量乔知语的脸色,一边说道:“你还不知道吧,当初祁湛行对乔知语有多好,只要是乔知语想要的东西,祁湛行那都是双手奉上。你说将来乔知语回来,祁湛行还会不会要你啊?”

        “他应该会立马把你扫地出门吧?毕竟她可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更是祁湛行誓言此生唯一最爱的女人,从头到尾,你都不过是乔知语的一个替身品而已!”

        乔知语双手攥紧,目光紧紧地凝视着何欣雅,当察觉到她嘴边得意的笑容时,乔知语忽然释怀了,“谢谢你告诉我他当初有多爱我,无论是我许晚晚亦或者乔知语,祁湛行永远爱的人都只是我而已。”

        “你……你不是失忆了吗?”何欣雅原以为自己说出那样的话,会让乔知语心里有根刺,没想到她竟早已知道自己就是乔知语!

        乔知语冷冽的声音透着讥讽,“我若不装失忆,还怎么看你们这群跳梁小丑自相残杀呢。”

        何欣雅的用意她早已看透,气人谁不会?

        “不!这不可能!”何欣雅拼命地拍打着玻璃窗,她不可置信地睨视着乔知语,如果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失忆的话,那他们这些天来,岂不是都是自讨苦吃?

        多么可笑啊!

        乔知语心里指不定在心里笑话他们愚蠢呢!

        这样的耻辱,简直比她关在这暗无天日的牢房里更让她难受。

        她身后的警察已经把她给摁住了,乔知语微笑着站在外面,看着何欣雅的丑态,这一刻,何欣雅才深觉自己的尊严被乔知语狠狠地踩在地底下!

        “乔知语!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会面室里回荡着她激昂的声音,透着浓浓地恨意,可乔知语丝毫不在意,她优雅又高傲地微微仰头,转身离开了这里。

        等待何欣雅的将是冰冷无情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