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13章 报应

第413章 报应

        方家研制的ntc77的升级版需要用人来实验,但贸然地找人去做这种实验很容易会引起警方地注意,尤其是近段时间的严查。

        何欣雅在得知这件事的时候,当初是觉得很残忍的,但今天白吟秋和何文峰的种种态度让她觉得他们这种父母就不配活在这世上,不如趁早解决了他们。

        于是乎,她又一次联系上薛锦兰,“只要你送我出国,我可以送你两个人当实验品。”

        薛锦兰前几日还被那边催着让她找人,眼下有现成的,自然不想再折腾,“好,你把人带过来,我可以送你出国。”

        她只是答应送何欣雅出国,至于出国以后的事,那就与她无关了。

        何欣雅这才狠了狠心,直接把白吟秋他们给骗了出来,说是自己有一个可以拿到很多钱的计划,何文峰夫妇俩现如今是真的不想再过苦日子,直接把之前拒绝何欣雅的事给抛到了脑后。

        他们是觉得何欣雅现在也不敢被人发现,要想拿到钱自然需要帮手,而他们是她的父母,自然是她现如今唯一可以信任的人。

        如此一来,他们便毫无顾忌地和何欣雅碰面了。

        何欣雅并没有先把人交给薛锦兰,毕竟她也不傻,非得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薛锦兰派人给她送了定金十万,并承诺只要何欣雅一出国,立马把剩下的钱打给她在国外新的身份。

        她拿到钱后,先找了几个之前认识的黑道中人把白吟秋和何文峰绑了。

        何文峰他们被四五个流氓围住,根本无路可逃,白吟秋额头都磕破了,可何欣雅并未有半分心软,“不要怪我心狠,是你们做父母的先对我不管不顾的,既如此我也没必要对你们心慈手软了,反正你们也活了大半辈子了,害了那么多人,晚景如此就当是报应好了。”

        何文峰双手攥紧,“你可真是个白眼狼!老子把你养这么大,你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你以为那方家会真的信守承诺给你钱吗?怕是等你一去国外,他们直接就不管你了,到时候你只能流落街头!”

        他的话不无道理,可何欣雅眼下没有可用之人,薛锦兰给她支票也怕是一张空头支票,现金她要出国也带不走。

        何欣雅故意朝着他们嘶吼道:“少说废话!我之前让你们卖房子救我,你们不肯,现在死到临头了又后悔了?我告诉你们!晚了!”

        说完,她给旁边的手下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赶紧把人带走。

        何文峰见次,急中生智,赶忙说道:“说白了你不就是想要钱吗?她薛锦兰能给你的,我也可以!我不仅可以让你出国整容,我还能给你新的身份,新的人生!”

        “你在做梦吗?就凭你?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大话?就连吃喝住行都要花我钱的废物你也配?”何欣雅眼底满是鄙夷和不屑。

        若非现在这么多保镖在,何文峰恨不得现在就打死何欣雅这个不孝女!

        “我是没有这个本事!但乔知语有啊!我是她父亲,即便她再恨我,也不可能真的对我见死不救吧!何况她还没有恢复记忆,她一定会救我啊!只要她肯帮我,你想要的那些对于她来说那都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

        何欣雅审视地眸光上下打量着何文峰,乔知语的确有那个能力,但她真的会愿意救何文峰吗?

        想到幼时乔知语讨好她和何文峰的样子,她忽然觉得也不是没可能,乔知语如今失去了记忆,并不知道他们对乔家所作的那些事,从血缘上来讲,在这种生死关头,她不可能见死不救。

        “行,我就信你一回,你说我白眼狼,我倒要看看乔知语她对你能有多孝顺!”

        何欣雅肯松口,这对于何文峰来说简直就像是给予他活下来的机会,他双手颤抖地接过手机,按下乔知语的电话。

        此时,正在摄影棚工作的乔知语看到这个陌生电话,有些狐疑地接通了。

        “喂,哪位?”

        何文峰听着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一时间热泪盈眶,“小语,我是爸爸啊!”

        乔知语蹙了蹙眉,听这声音立马反应过来是谁,她没好气地说:“何文峰你演上瘾了?你若再敢打电话来骚扰我,我定让你这辈子都从牢里出不来!”

        何文峰哭喊着说:“小语,我真的是你爸爸啊!就算你失忆忘掉了我,但谁也改变不了我是你父亲的事实!你根本就不是什么许晚晚,你就是乔知语啊!”

        “乔家被你们害成那样,就算我是乔知语,我也断然不会再认你这个父亲!”乔知语声音狠厉,断然没有一丝的心软,“乔知语是乔知语,我是我,怎么?你没钱花了,又想来我这里碰瓷?”

        何文峰见此,只好一个劲地打苦情牌:“人都会犯错,你就原谅爸爸的过往好吗?以后爸爸一定好好弥补你!”

        “我知道你一直不肯相信你就是乔知语的事实,虽然我不知道祁湛行他为什么不肯告诉你真相,但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祁湛行和乔知语的孩子一见到你就很亲近?因为你就是乔知语啊!血浓于水!五年前乔知语车祸失踪,而你刚好在五年前也出过车祸且失去了所以的记忆!所以你才会变成许晚晚!但你和乔知语长得一模一样,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他的话,一声声地传入乔知语的耳膜里。

        这些事,她不是没想过,可祁湛行以及母亲都否认自己就是乔知语的事,她便没有再多想,可何文峰的话,却让她重新起了疑心。

        是啊,为何她和两个孩子会如此亲切,难道仅因为一张脸长得一模一样吗?

        她捂着脑袋,脑海中恍然浮现一些很奇怪的画面,画面上正是自己……不!是乔知语!

        被祁湛行护在怀里的女人,是乔知语,他那深情的眼神,与如今他看自己的眼神简直相差无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