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10章 持枪救人

第410章 持枪救人

        “好好的会展被她一粒老鼠屎给毁了!真是晦气!”

        “刚刚那些还一起污蔑joy的人呢!我就说打不打脸!我就等着看joy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

        “何欣雅坐牢还能指使别人去加害joy,足以证明她背后还有一个团体吧!警方一定要将这件事严查到底!”

        原本还想加害乔知语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何欣雅,此刻自己被万人唾骂,何其狼狈。

        会展里的一举一动都在警方的监控之下,他们见事情竟有这样大的反转,连忙闯了进去,打算将何欣雅带回去好好审查,至于乔知语等人也得去警局那边接受调查。

        谁知,会展现场忽然响起一道枪声,直接吓得众人四处乱窜,各个慌得不行。

        何欣雅趁乱想逃走,“抓住她!她想跑!”

        记者中也有便衣警察伪装而成的,见何欣雅被人救走,立马追了上去,唐驰也想去的,被助理萍萍拦住了,“现在这么乱,何欣雅有警方去追就够了,你得在这儿保护总监的安全!”

        何欣雅那边有人持枪救人,足以证明这里不安全了,若是唐驰去追,那真就把乔知语陷入危险的境地之中。

        唐驰这才反应过来,敌人很可能来个调虎离山,若是乔知语在他手里出事,那老板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你说得对,我们现在赶紧离开这里才对!”

        乔知语却还不肯离开,会展这么乱,他们很多人都是真心实意来看乔知语作品的,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因为自己的缘故受伤丧命。

        她连忙找赵祯航拿了一个话筒,“大家先冷静一下!请冷静下来!”

        “现在警方已经介入,谁也不想把自己的命丢在这里吧!既如此,你们一个个按照秩序依次出门,孩子和老人优先!”

        越是混乱的场面,不仅会让暗中的坏人有机可乘来伤害到这些无辜的群众,这般拥挤稍有不慎还会发生踩踏事件。

        乔知语的话让众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这才缓过神来,只有他们都有序地离开,那么坏人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开枪,那才是自寻死路!

        见到大家都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乔知语俨然松了口气,只不过可惜的是,她的会展就此被毁尽。

        好些作品都被砸烂摔在了地上,但事关人命,她也顾不得疼惜这些作品了。

        在乔知语的指挥下,很快会展的人都离开了,仅剩他们几人,警方派了代表过去,“许小姐,麻烦你和柳安安跟我们走一趟吧。”

        “好。”乔知语没有拒绝,很是配合。

        能把坏人绳之以法,是她此刻最大的心愿。

        坐上警方的车,柳安安心中有些不安,“晚晚姐,我哥真的会没事吗?”

        乔知语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你别以为谢医生只懂医术,这件事祁湛行肯交给他去办,足以证明他有这个能力可以把你哥哥救出来,你烦放心吧!”

        闻言,柳安安也只能相信她的话了。

        两人在警局做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笔录,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交代清楚了,除此之外,乔知语还追究何欣雅之前意图绑架谋杀她的罪责,想让她被判无期徒刑!

        像她这种人只配待在牢房里,一放出来就知道害人。

        乔知语身上穿着礼服,做完笔录早就精疲力尽了,她被柳安安搀扶着准备离开,刚到门口就撞上了祁湛行。

        见他来了,柳安安很自觉地把乔知语交到了祁湛行的手上。

        “你哪里不舒服吗?”看着他愁眉不展,乔知语抬手将其抚平,“脚走累了。”

        明明她才走了几步,但祁湛行还是弯腰将她直接抱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公主抱吓了乔知语一跳,她仰头望着男人眼中的深情,扬唇一笑。

        她趴在祁湛行结实的胸膛前,莫名地一阵心安,仿佛只要有他在,即便天塌下来,她都不会感觉有半分害怕。

        “柳知庭救出来了吗?”

        祁湛行抱着她下台阶,一边回答她的问题,“救出来了,谢融把他安置好了。”

        乔知语点了点头,抬手撑在祁湛行的肩头,朝着身后的柳安安说道:“安安,你哥哥已经没事了,等下我就让人送你过去吧。”

        柳安安站在原地,双眸含泪,一时间激动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明明她是坏人的一颗棋子,可乔知语却还是愿意选择帮助自己,这份恩情,她铭记在心,此生难忘。

        她弯腰朝着乔知语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一躬。

        乔知语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不必这么客气。

        ……

        乔知语刚坐上车,祁湛行便沉下脸来,捏着她的下颚,怒斥道:“现场那么危险,你就不怕持枪的人即便性命都不要了,也要取你性命?”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知道了,乔知语咬着唇,可怜巴巴地说:“你这么凶做什么!我也没办法啊,真要是那些群众出了什么事,公司肯定也会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咱们作为主办方说不准也会牵连入狱。”

        一旦真的出现很多人伤亡,他们也难逃其责。

        乔知语实在不愿看到那种事发生,所以才站了出来,何况当时情况紧急,她也没有多想,祁湛行的话也让她这会儿子后怕起来,倘若自己真的被抢打死……

        看着她可怜巴巴的模样,祁湛行也不忍再责备她,是他自己没能保护好她,“是我没有及时赶到,否则也不会让你陷入危险。”

        祁湛行原本已经在赶来会展的路上,谁知忽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说是母亲晕倒了。

        他想着唐驰在那边,应该能撑到自己过去。

        但还是晚来了,他陷入了深深地自责,乔知语连忙安慰地揉了揉他俊逸的脸,“哎呀,我这不是毫发无损吗?再说了,这些都是意外,谁能知道何欣雅有这么大的胆子,还想接着这个机会逃跑啊!”

        祁湛行拿开她的手,握在掌心,“不会再有下次了。”

        他会尽快把幕后主使揪出来,还乔知语一片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