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07章 祁太太秀色可餐

第407章 祁太太秀色可餐

        第二天一向守时的祁湛行居然起晚了,连带着习惯被他喊起床的乔知语也一样晚起了。

        “祁先生,你今天怎么肥事呀!怎么这么晚醒?”去公司的路上,乔知语一想到昨晚的事,就忍不住故意打趣祁湛行。

        昨晚乔知语故意挑逗他,又不满足他,惹得祁湛行一晚上没睡好,一直到凌晨才睡着。

        两人早餐都没来得及吃,乔知语就催着祁湛行去公司。

        祁湛行很是记仇,他反威胁道:“祁太太,你这是很遗憾昨晚我没满足你吗?没关系,在车上也不是不能。”

        说完,他忽然把车往路旁一停,乔知语秒怂,就差举着白旗求饶了,“祁先生,这大马路的做这些不文雅不文雅!”

        “我车隔音好,隐私效果也好,试试?”

        “我错了还不行吗?”乔知语欲哭无泪,她这是造的什么孽竟敢去打趣祁湛行!

        祁湛行见她乖顺得像只小猫似的,顿时心也软得一塌糊涂,真是拿她没办法。

        他重新发动车子,语气尽是宠溺和无奈,“下不为例。”

        乔知语拍了拍胸膛,松了口气,这真要是在这大马路做那种事,她觉得她这辈子都要对车有阴影了。

        抵达公司的时候,刚好踩点没迟到。

        助理萍萍瞧见昨天还晕倒的她此刻生龙活虎地上去询问道:“总监,你昨天怎么回事啊?没什么大碍吧?”

        “就是劳累过度,没事的。”乔知语摆了摆手,进了办公室,昨天晕倒的事,她只当自己睡了一觉。

        助理萍萍跟在她身后,瞧见她脖子上的红痕,不由得问:“总监这是啥啊,不会是草莓吧?我刚刚就说,你今天脸色这么红润,这是昨晚总裁弄的吗?”

        乔知语这才想起来自己脖子上的吻痕,早上起晚了她妆都没来得及话,自然是把这事给忘了,她连忙拿出遮瑕,往上遮,“才不是,我过敏了。”

        助理萍萍偷笑一声,没有继续拆穿她,“行行行,瞧瞧你这黑眼圈,早饭还没吃吧,我去给你泡杯牛奶。”

        贴心小助理上线,乔知语顿时朝着她竖起拇指,“有劳了。”

        王萍萍一出门就撞上了柳安安,“王助理,总监怎么样了?”

        “她昨天劳累过度没什么大碍。”王萍萍似乎又意识到什么,立马补了一句:“好像还有点过敏,擦点药应该就没事了,我去给总监泡牛奶,你进去吧。”

        过敏?

        这不是服用了ntc77上瘾的最初症状吗?

        柳安安身上装有监听器,那边的人在听到这话后,立马给柳安安发布了新的命令——继续给乔知语下药。

        柳安安的手机震动,她看了一眼上面的短信,大脑飞速运转,最后对王萍萍说道:“王助理你去忙吧,泡牛奶这样的小事交给我就行了。”

        王萍萍倒是没多想,毕竟像柳安安这样的实习生,也只会做这些打杂的事了。

        “行,那你去吧,总监爱喝甜的,你别泡纯牛奶。”

        听她叮嘱完后,柳安安转身直接去了茶水间。

        这个点茶水间几乎没有人,柳安安环顾了一下四周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药包,倒进了杯子里,然后又在里面添加了酸奶,搅拌均匀后,她便打算端去给乔知语。

        等到她进了乔知语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她正在吃早饭,这是刚刚祁湛行派人送来的,乔知语看到她进来了,放下筷子问道:“安安你昨天怎么没回南苑啊?”

        “总监,我现在腿伤也快好了,一直住在南苑太打扰你们了,我哥也很担心我一直没回家。”提及哥哥,柳安安眼眶不由得一红,怕乔知语发现,她连忙硬生生地把眼泪给逼回去。

        乔知语叹了口气,“是我没考虑周全,只想着你在南苑会方便照顾你,既然你回家了,那以后就让谢融去你家帮你换药吧。”

        “我昨天已经找谢医生拿了药,我可以自己上药的,太麻烦谢医生也不好。”柳安安话里话外透着懂事和乖巧,乔知语也不好强求她,便没再说什么。

        柳安安把自己加了料的酸奶递过去,“总监这是王助理让我端给你的。”

        “刚好我有些口渴。”乔知语接过去,当着柳安安的面喝了几口,“对了,你去把王助理喊来,我有事找她。”

        “好。”

        柳安安点了点头,看到乔知语把酸奶喝了一半后,放心地出去了。

        ……

        中午的时候,祁湛行又派人送了午饭过来,顺便也是提醒乔知语要多注意休息,不要劳累过度。

        乔知语打开饭盒,里面都是她爱吃的菜,她拿起手机刚想给祁湛行拨电话的,他就先打过来了,倒是心有灵犀。

        “祁先生这是要把我喂胖的节奏吗?”

        耳边是祁湛行低沉的嗓音:“虽然祁太太不能喂饱我,但我不能饿着祁太太。”

        他话里话外又惦记着昨晚的事。

        这是在怪乔知语故意挑逗他又不满足他了。

        乔知语哪里听不出来他的意思,脸燥得不行,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我这就给祁先生点外卖,买好多好吃的,保证祁先生吃得饱饱的。”

        “不必麻烦,祁太太秀色可餐足矣。”

        祁湛行强行把话题又绕到这个上面,乔知语闷哼一声,夹起一只鸡腿,狠狠地咬了一口,仿佛在咬祁湛行一般。

        听到她气闷的声音,祁湛行低笑一声:“齐梓愿的事情你不必担心,我已经让人整理出来你的所有作品,你开个摄影作品展,地方我也找好了,等会把位置发给你,下午你直接过去就好了。”

        乔知语正在为这件事担忧,没想到他直接就替自己找到了解决办法。

        只要摄影作品展举办得顺利,那么来找她拍摄的人只会更多,毕竟她的作品摆在那里,很难不让人心动。

        可能她的一幅作品无法打动你,但她这么多作品,总能找到你喜欢的一款风格吧?

        “祁先生立这么大功劳,我该怎么谢谢你才好呢?”乔知语心情大好,刚刚还生着的闷气,瞬间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