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406章 甜蜜的烦恼

第406章 甜蜜的烦恼

        唐驰就在摄影棚的外面,见此,连忙把乔知语抱上了车,一边赶回家,一边让谢融去南苑。

        柳安安站在原地,低头看着脚下被撒了一地的咖啡,眼底划过一抹歉意……

        ……

        南苑里,祁湛行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了回来,此刻正守在床边。

        谢融拿起检查报告说道:“她没什么大碍,就是劳累过度引起的晕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行了。”

        柳安安候在一旁,捏了一手的汗,心跳也急速加快,“晚……晚晚姐很看重这次和齐梓愿的赌约,听说这几天她从早上拍摄到下午六点,我们让她休息休息,可她就是不肯……”

        顿了顿,她又说:“而且齐梓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安承逸的作品当海报,以至于很多人都跑去她那里拍摄,估计晚晚姐一时着急上火才会这样。”

        谢融见祁湛行脸色不是很好,示意道:“行了,我们先出去吧,让她好好休息。”

        柳安安咬着唇,临走之前还不忘看了一眼床上的乔知语,她这样做也是被逼无奈。

        由于乔知语晕倒,柳安安趁机离开了南苑,一出来她立马打通了那个电话,“我按照你说的都做了,你什么时候能放了我哥哥!”

        “你确定他们没有查出什么来吗?”

        “谢融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他都没检查出来,而且我下药的时候身边没有人,你给我的药,我今天都用完了,我亲眼看着乔知语喝下去的。”

        柳安安今天跟在乔知语身边,给她倒了好几杯咖啡,她很聪明,没有一次性把药全下在一杯里面,而是分开下的,这样也就不怕乔知语不喝了。

        “我给你的药剂还不够让她上瘾,你必须继续给她下药,直到她上瘾,我才能放过你哥!”

        “你耍我?你说好只要我下一次,你就放过我哥哥的!”柳安安现在愧疚得要死,做了这一次已经够让她心虚愧疚的了,再让她多来几次,她感觉自己会崩溃。

        “你现在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吗?你哥和乔知语的命,你自己选!”

        说完,对方就把电话给挂了。

        柳安安捏紧手机,恨不得将那人撕碎!

        一想到哥哥这些年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柳安安说什么也不能让哥哥受到伤害!

        ……

        乔知语一直睡到晚上八点才醒,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祁湛行坐在床边处理东西,“饿了么?”

        “有点。”乔知语捂着头坐了起来,“我睡了多久啊?”

        “四个小时,谢融说你劳累过度,以后你再这样拼,我就把你圈养起来不准你去了。”祁湛行握住她的手,拉进两人的距离,“祁太太,你要明白,即便你不工作,我也养得起你。”

        乔知语粉腮如同桃花般晕红,琥珀色的眸子里倒映着男人的面容,“那不单单是工作,还是我的爱好。”

        生怕祁湛行为此真不让自己去上班,乔知语便又道:“祁先生,你总不能把我的爱好给剥夺了吧?”

        “你只有这点爱好吗?”

        祁湛行也不明白,乔知语为何偏生就喜欢拍摄,拍摄那么累,还要跟那么多人接触,若不是她喜欢,他必然是不愿自己的女人出去抛头露面的。

        祁家向来都是,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

        乔知语眨了眨眼,俏皮地在他的唇上亲了一口,“自然不是,我还好爱你呀。”

        原本还有些郁闷的祁湛行,瞬间被取悦了,只是那简单地蜻蜓一吻哪里能满足到他,他直接将乔知语压在身下,两人鼻尖相碰,擦出暧昧的火花。

        “唔——”

        看着女人娇羞的脸蛋,祁湛行哪里还能把持得住,一吻而下。

        就在两人亲得火热的时候,倏然卧室的门被人推开了,原是祁子渝回来了,她放学去老宅那边看望霍宁茵,回来就听说乔知语晕倒的事,急急忙忙地也没敲门就进来了。

        “呀——”

        跟在她后面追上来的祁子霄也看到了房间里的那一幕,连忙捂住了妹妹的眼睛,他耳根微红,咳嗽了一声,“那个……你们继续……”

        说完,他猛地把房间门给关上了。

        祁子渝扒拉开哥哥的手,不满地嘟嘴,“哥哥你好坏!不让我看,你自己却看!”

        祁子霄捂着她的嘴,做出一个‘嘘’的手势,“我是大孩子了,你还小,不能看这些。”

        “我们明明是龙凤胎!你不过比我先出来一分钟!”祁子渝气鼓鼓地控诉,可她的嘴被堵上,祁子霄压根就没听清。

        祁子霄不顾她反抗,直接把妹妹拖走了。

        他一直盼着妈妈能再给自己生个弟弟或者妹妹,这么好的机会当儿子的自然不能让妹妹给搅和了。

        而房间里,乔知语哪里还有心思继续跟祁湛行进行下去,她感觉自己脸都丢光了,“都怪你!这下好了,被他们看到了!”

        祁湛行不以为然,低笑一声,“好,怪我,不如你亲回来?”

        “你——你你——”

        乔知语羞到不行,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躲进了浴室。

        她用冷水洗了个脸,可脸上那股燥热感始终下不去,她使劲搓了好几下,猛然发现自己脖子上全是草莓!

        这让她明天怎么去见人!

        她在浴室里磨蹭了半天,噘着嘴出来,厨房那边已经端了饭菜过来,全是她爱吃的。

        “过来。”祁湛行给她盛了汤,他也没吃饭,就一直在等乔知语醒。

        乔知语扭捏捏捏地坐在他对面,她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控诉道:“瞅瞅!这都是你干的好事!明天别人看见指不定要怎么想我呢!”

        “我的女人,谁敢怎么想。”

        祁湛行搂住她的腰,下颚抵在乔知语纤细的锁骨处。

        乔知语被他给逗笑了,转头故意问道,“那我也给你来点宣示主权的痕迹?”

        祁湛行往沙发上一靠,一副任她处置的模样,乔知语捂脸,她怎么忘了,这厮压根就巴不得自己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