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93章 同一个幕后主使

第393章 同一个幕后主使

        天算地算,没算到乔知语这么刚!

        包厢里是他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乔知语抬起自己的高跟鞋踩在他的脸蛋上,居高临下地睥睨他:“开门。”

        张奇遂被乔知语这一系列的举措,疼得差点当场去世。

        他强忍着痛抓起手机,刚要打电话叫人开门的时候,包厢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踢开,只见唐驰慌张地跑进来,再看到乔知语安然无恙后,整个人松了口气。

        原本他今天就该给乔知语当贴身保镖,但因为昨晚谢融拉着他喝酒,害得他睡到下午才醒,得知乔知语来了‘百祥’,他连忙开车赶了过来。

        “老板娘,抱歉我来晚了。”

        乔知语把酒瓶子扔到一旁,收回自己踩在张奇遂脸上的脚,“你看着收拾,这种杂碎留在世上都污染环境。”

        不用她说,唐驰看到地上躺着的人,就明白了一切,能让乔知语亲自动手,显然张奇遂是干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

        唐驰点头,大手一挥,身后跟来的保镖立马跑了进来,直接把张奇遂给架了起来,尽管他没有见过祁湛行,但还是一眼认出了唐驰的身份。

        “唐哥,误会啊!都是误会!看在我已经伤成这样的份上,您放过我吧!”张奇遂连忙求饶,恨不得跪在地上求他。

        “放过你?行啊!”唐驰意外地爽快,只见他从桌上拿去一个水果叉子丢到了张奇遂的面前,“你自己给自己来个了断,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张奇遂那处本就被乔知语给踢得现在都发痛,见唐驰居然想让自己自宫,他哪里真的下得了这个狠手。

        “唐哥您在说笑的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许总,许总想怎么出气打我骂我都行,这自己了断真的不行啊……”

        唐驰显然没什么耐心,摆摆手让保镖把张奇遂给带下去。

        “我真的错了……唐哥求求你放过我吧……许总……许总我错了啊……”张奇遂认错的声音愈来愈远,酒吧里不少人都看到了他被保镖抬走的那一幕,尽管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大人物能让张奇遂这种身份的人这般丢脸。

        乔知语对于他的求饶认错毫无波澜,大家都是成年人,既然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

        至于合作,张奇遂敢做出这样的事,乔知语就算终止合作,也在情理之中,唐驰驱车带她去了躺公司,乔知语直接让法务部的律师去谈后续的事情。

        ……

        另一边,张奇遂被送进了警察局,他大喊大闹申请要见律师。

        警方这边也满足了他的正当要求,会面室里,一个很年轻的律师坐在那里,四下无人,所以他们也就没有顾虑地谈起了话。

        “快点救我出去啊!”张奇遂连医生都没来得及看,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你没把许晚晚搞定,那边很生气。”年轻律师扶了扶眼镜框,“现在你想让她救你出去,很难,但是介于你现在身上有伤,我可以帮你申请保外就医。”

        张奇遂提到这事,气不打一处来,“她事先又没告诉我许晚晚还有些身手,否则的话,单单一个弱女子,我怎么可能搞不定!”

        “事已至此,你最好管住自己的嘴巴,什么该说不该说自己心里掂量着。”

        这时,律师的手机响了,是那边打来的,他把电话递给张奇遂,刚放在耳旁就听到一阵怒骂:“废物东西!这点小事都干不好!”

        张奇遂也骂了起来,“齐梓愿你有什么脸骂我啊!许晚晚是祁湛行的女人,你还让我去碰许晚晚,你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要不是你,老子能进局子吗?”

        当初他也是迫于齐梓愿的身份才答应跟她合作的,谁知许晚晚的背景更大,这下直接害得他翻了船。

        “行了行了,现在说这些有用吗?你手里有没有跟她比较暧昧的照片?快点发给我!”齐梓愿催促着,只可惜张奇遂啥也没有。

        “别说照片了,我连她一根毫毛都没碰到!”

        见张奇遂没有半分用处,齐梓愿气得直接把电话给挂了,显然是不愿意管他的死活了。

        “妈的!她算是个什么东西,还敢挂老子电话!”张奇遂把手机往桌上一扣,律师脸色一沉,默默地把手机拿了回去,“你赶紧想办法救我出去!钱都不是问题!”

        律师高深莫测地瞅了他一眼:“行。”

        他也并不是嘴上答应,当天就让张奇遂保外就医成功,住进了敏康医院。

        这边,齐梓愿挂掉电话后,直接在网上联系了一个黑客,制造了一份虚假照片合集。

        看着屏幕上做出来的照片,齐梓愿很满意地笑了。

        这一次她就不信祁湛行还能护着乔知语。

        ……

        乔知语下班回家依旧是祁湛行接送。

        唐驰跟在乔知语身后,自觉充当司机的角色跑去了驾驶座。

        来的路上,祁湛行就已经听唐驰汇报了下午的事,张奇遂自然是被送进了局子,虽然乔知语伤了他,但也属于正当防卫。

        警局那边不用她亲自跑一趟,祁湛行已经帮她全部搞定了。

        这两天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乔知语的警惕心提高了不少,“柳安安那边你查过了吗?”

        祁湛行倒是没想到她会主动提问这个,“柳安安的哥哥失踪了,我们预测柳安安被人威胁接近你。”

        乔知语沉下眸子,尽管她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但调查出来的事情总归没有错。

        柳安安当时的任务应该是把自己引下车,然后让提前准备的车好瞄准机会去撞她,但柳安安最终选择救下自己,说明她的本性是善良的,做出这样的事,也是被逼无奈。

        乔知语很快调整好心情,思路也变得清晰起来了,“先不要打草惊蛇,看看她后面还会做什么,齐梓愿对她态度的转变,很可能他们幕后主使是同一个人,那我们就借此揪出背后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