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92章 敬酒不喝喝罚酒

第392章 敬酒不喝喝罚酒

        比如……她知道柳安安是自己人。

        只不过现在不知道柳安安的目的是什么,倘若只是单纯地想让乔知语死的话,也不像,毕竟柳安安那是用命去保护乔知语的。

        那么,还有什么是他们遗漏的呢?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乔知语,以至于她一上午都心不在焉,原本她心里是很信任柳安安的,甚至把她当成妹妹一样来看待。

        但昨天的肇事车的确是想要她的命,如果柳安安跟他们一伙的话,没必要救下她啊。

        只能说如今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乔知语自己心里也多了个心眼。

        因为柳安安受伤没来公司,乔知语只能带助理萍萍再去一趟废弃工厂那边把昨天剩下没拍的地方拍完。

        今天的进展倒是很顺利,回来的路上也没发生意外。

        “总监,已经帮您约好了和张导下午两点的面谈,地点定在了‘百祥’。”助理萍萍跟乔知语汇报下午的行程,“总监,张导把地点订在这种地方,会不会……”

        “他是圈里出了名的花花肠子,订在酒吧也不奇怪。”这个张奇遂她还是听说过的,他手里有一个电影要开拍,据说何欣雅之前还被选为了女二号,但何欣雅现在还在牢里蹲着,所以女二号换了人。

        “那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啊?你一个人的话去那种地方不安全。”

        乔知语摇了摇头,祁湛行已经加派人手暗中保护她了,“你留下来盯着齐梓愿,她要是敢作妖,你就打电话给我。”

        齐梓愿今天一来公司就喊了一堆人去她的办公室,就是为了收买人心,乔知语压根就不屑于做这种事,她是一个用实力说话的人。

        “总监你放心,就算那些人被齐梓愿拉拢了,但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助理萍萍可是乔知语的头号粉丝,忠心自然不用说。

        乔知语勾唇笑了笑,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距离两点还有半个小时,她迅速处理这两天拍好的照片,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就一个人开车去了百祥园。

        如今才下午两点,百祥竟依旧门庭若市。

        一进里面,五彩斑斓的霓虹灯照得人头晕眼花,乔知语今天穿的是职业装,但她一出现就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很多男士纷纷往她这边看。

        不光如此,好多女人也是投来嫉妒的目光。

        乔知语并没有理会,而是问了服务员张奇遂包厢的位置。

        包厢的门一打开,一阵烟酒混杂的气味扑面而来,乔知语敛了敛黛眉,半掩着鼻息走了进去,里面的沙发上坐着一男两女。

        摇曳的灯光下,乔知语看清了她们的面容,是张奇遂那部电影的女二女三号。

        而他一双不安分的手正在随意地在两个女人身上乱摸,看到有人进来,他萎靡迷离的眼神瞬间落到了乔知语的身上。

        “张导。”

        乔知语先出声,“现在方便会谈项目的事吗?”

        张奇遂上下打量了一下乔知语,猥琐邪恶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离,顿时对身旁两个女演员没了兴致,“你们先出去,我要跟许总谈事情。”

        那两个女演员不约而同地瞥了乔知语一眼,似乎在埋怨她打扰了她们,但她们也不敢发脾气,一个个扭着身子出了包厢。

        乔知语对于她们的敌意心知肚明,走到沙发旁,把带来的资料和打印出来的照片全都递给了张奇遂。

        张奇遂接过文档,并没有着急看,而是先倒了一杯酒,“许总这么年轻有为,张某一直很欣赏你的才华,今天见到你本人,更是觉得我当初选择和贵公司合作的决定没有错,这杯酒就当先庆祝我们合作愉快。”

        乔知语这五年来极少会喝酒,上一次喝酒还是在南苑的酒窖里,而经过了那件事后,祁湛行明令禁止她不准再碰酒,要喝也只能是他在的时候。

        “抱歉啊张导,我酒精过敏。”

        张奇遂在圈子里摸爬打滚这么久,自然听出了她这是推脱之词,“许总这是不给我面子啊!看来你并不是诚心想跟我合作。”

        乔知语垂下眸子,看了一眼那杯子里浑浊的酒,还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呢。

        “既然你觉得我没诚意,那不合作也罢。”换了别人可能就真的喝了,但乔知语压根就不会任人拿捏,说完,她拿走文档,就要走。

        “我看你是敬酒不喝喝罚酒!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张奇遂立马起身去拉乔知语,好在乔知语都躲开了,差点就被他的咸猪手给碰到了,乔知语去开门发现门被人在外面锁住了。

        “我劝你乖乖听话,不然有你苦头吃!”

        乔知语没想到他竟这么卑鄙无耻,“张奇遂,你不想死就赶紧开门!”

        张奇遂冷笑一声,上前一把将她抵在墙上,低头就想去强吻下去——

        “啊——”

        吻没有落下老,倒是听到他一声惨叫。

        乔知语刚刚直接抬起了膝盖,往他两腿间狠狠一撞,疼得张奇遂弯腰捂着痛处,乔知语趁机又用高跟鞋踩在他的脚上,这一脚下去,伤到骨头都是轻的。

        “啊——”

        又是一声惨叫,趁着间隙,乔知语迅速地从他的禁锢中逃脱,她抓起茶几上的一瓶酒,直接往墙上一砸,发出清脆的响声。

        乔知语举着残缺的酒瓶脖子,直接抵在了张奇遂的颈间,“让人把门打开!”

        张奇遂倒吸了一口凉气,额头都疼出了汗,愣是没想到她性子这么烈,“怎么?你还想杀我?你有这个胆吗?”

        乔知语冷冷勾唇,举着酒瓶的手稍稍用力,张奇遂的脖子处瞬间就被划破了一丝血出来,脖子上的痛感让他心跳都跟着加速,“别别别……我开门我开门!”

        “早干嘛去了?”

        张奇遂赶紧沙发那边走去拿手机。

        原以为今晚可以抱得美人归,却不曾想自己竟会惨遭毒手。

        他知道乔知语是许家的千金小姐,原本还想着就算她不肯,自己霸王硬上弓,再拍些艳照威胁她,她必然会乖乖地听自己的话,而他也能趁此当个乘龙快婿,岂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