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91章 齐梓愿的转变

第391章 齐梓愿的转变

        齐梓愿最终还是硬气不起来,只能说句:“哼!走着瞧!”

        见她走了,乔知语这才把目光落到柳安安的身上,贴心地替她掖了掖被子,“别怕,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或者喊佣人都行的,不要把她说的那些话放在心上,好好休息。”

        柳安安乖巧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总监。”

        “我比你大,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喊我晚晚姐。”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下,她早已把柳安安当成妹妹一样看待,对她有种莫名地保护欲。

        大概是因为知道她吃过了太多的苦吧,乔知语骨子里就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她只是觉得在自己力所能及地范围内,可以帮助柳安安,也算得上是报恩吧。

        柳安安受宠若惊,眼睛下意识地眨了一下,在看到乔知语那温暖的笑容后,彻底地放下了顾虑,“晚晚姐。”

        这五年来,乔知语在许家都是老幺,第一次有人喊她姐,这种感觉奇妙极了。

        带着许些兴奋的心情,她拍了拍柳安安身上的被子,“诶!快睡吧,晚安。”

        ……

        二楼书房里,祁湛行在跟谢融视频通话,谢融身旁还坐了个唐驰,谢融被乔知语她们一说之后,受了刺激,就拉上唐驰去了酒吧。

        两人边喝,谢融就边诉苦:“我们得赶紧找个对象了,不然真的都以为我们俩性取向有问题了。”

        唐驰倒是无所谓,他单身惯了,若是真的找个对象,指不定还不习惯,“你就是想太多了,老板娘那话明显就是故意逗你的,她怎么可能真的以为我俩喜欢男的呢。”

        殊不知,乔知语是真的这样以为的。

        不仅如此,她还让祁子霄去找些‘优质帅哥’,可真是为了他们俩的终身幸福,操碎了心。

        视频里,谢融这是打算喊祁湛行也去喝酒的,“老板你快来,整天待在家里有什么意思。”

        祁湛行当初因为对女人过敏,基本上酒吧这种地方都没来过,后来即便乔知语失踪了五年,他病也治好了,都一直洁身自好。

        “你还想把老板喊来,简直做梦。他是家有娇妻,哪里舍得陪我们两个光棍喝酒。”在这方面,唐驰还是很懂祁湛行的。

        何况现在还是大晚上,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

        “嗝——”谢融打了个酒嗝,“他不来,你来了你喝,今晚不醉不归!”

        说着,他直接上手给唐驰灌酒,唐驰差点呛死,一手挡着他,“等等,咱俩不是有事汇报吗?喝酒等会说。”

        “你不会不行吧?唐驰你少转移话题!”谢融脑袋有些发晕,显然是醉了,唐驰被激,直接端起酒杯喝了一杯,“谁不行?”

        祁湛行在这边扶额,懒得看他们‘打情骂俏’,正要挂掉视频,唐驰就趴在镜头前说:“老板,那个柳安安你打算怎么办啊?肇事司机那边已经断了线索,但我怀疑他们就是一伙的,老板娘现在对她没有半点防备,她必然会暗中下手。”

        “你去查查柳知庭的行踪。”祁湛行敛了敛眉,眼下什么线索都断了,但柳安安跟乔知语无冤无仇不可能让她动了杀念,那么她这样做,一定是还有别的原因。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我觉得八成就是有人拿柳知庭威胁柳安安,否则柳安安也不会干这种事。”唐驰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一沉,原来是谢融的脑袋磕了过来,他眼底划过一抹嫌弃,但还是任由他靠,“对了老板,谢融跟我说,今天他给柳安安上药的时候,发现柳安安身上装了监听器,所以你们在她面前说话最好注意些。”

        “嗯。”

        祁湛行简略地吩咐了几句公司的事后,就挂掉了视频。

        岂料,身后乔知语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她走过去坐在祁湛行的腿上,“谢融不会真的喜欢唐驰吧?他们俩是已经在一起了?”

        刚刚她看见谢融居然靠在唐驰的肩膀上,这也太暧昧了吧!

        “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

        男人忽如其来的问题让乔知语有些迷惑:“我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祁湛行搂紧她的腰,“我是说真正地在一起。”

        乔知语瞬间秒懂,脸颊爆红:“我想留在新婚夜,所以祁先生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呢?”

        她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处女了,但潜意识里想把完整的自己在最重要的日子里交给他。

        祁湛行吻了吻她的脸颊,一路下滑到她的锁骨处,黑曜石般的眸中欲望异常明显,他声音略微沙哑地道:“你喜欢什么风格的婚礼?”

        乔知语仰着头任由他亲吻,双眼有些迷离,“中……中式吧。”

        她学摄影的时候,就很喜欢拍一些穿汉服的小姐姐,并且还让她获过奖,尽管在国外生活,在骨子里对华夏的传统文化保持着一份热爱和敬仰。

        祁湛行心中暗自记下,“好,都依你。”

        燎原的火焰被祁湛行压下,他只是在乔知语的唇上浅尝一口,便温柔的松开了手臂。

        ……

        晚上他抱祁子渝回房休息的时候,祁子渝就搂着他的脖子控诉他,“爹地你怎么还不娶妈妈啊!”

        她的话直接点醒了祁湛行。

        其实他早就想过这件事,只不过他一直没有想好要给她一个怎样的婚礼,如今她告诉了自己答案,那么他只需要按照她喜欢的风格,做到极致和最好,除此之外,再加一些小惊喜,便很完美了。

        ……

        第二天早晨的餐桌上,齐梓愿极为异常,她不仅没有为难柳安安,还主动帮她递筷子,尽管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细节,但还是被乔知语扑捉到了。

        但她想不通齐梓愿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于是,去公司的路上,乔知语没忍住把这件事告诉了祁湛行,但祁湛行一样发现了,他深邃的眸子凝视着远方的车辆,“齐梓愿会对柳安安这么客气,必然是有目的性的,能让她一夜之间有所转变,肯定是齐梓愿接到了什么消息。”

        “那会是什么呢?”乔知语想不通,因为在她眼里,柳安安就是个很可怜的人,不可能有什么背景让齐梓愿都不敢招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