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90章 救命恩人

第390章 救命恩人

        乔知语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安抚道:“安安啊,你别想太多,安心住在这里,一切都有我呢!”

        “可齐副总监她肯定是不希望我住在这里,我不想连累你……”

        “这里又不是她家,她若是因为你住在这里将来在公司给你穿小鞋你也不用害怕,你应该也听说了我跟她的赌约,她也就能待半个月而已,何况有我在,谁敢欺负你啊!”

        乔知语拍了拍她的肩膀,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不过,有件事我要拜托你一下。”

        柳安安立马正襟危坐,“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你应该也知道,我跟祁湛行在一起的事,但我们的关系并没有在公司公开,所以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乔知语当初不想公布于众是因为怕许家那边知道了,会立马找人过来把自己抓回去,但眼下她跟齐梓愿的赌约在即,她也是想通过这件事看看公司里,到底还有多少人是信服自己的。

        若是大家都知道她跟祁湛行的关系,必然会毫不犹豫地站队自己这边,可她想用自己的实力征服他们。

        每一位摄影师都希望别人喜欢的是他们的作品,而不是因为他们的身世背景才喜欢他们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初她一入摄影界的时候就给自己单独取了一个英文名,并且还对外保密真实身份的原因。

        “这我知道,你放心我肯定会为你保密的,我嘴巴可严了!”柳安安总算是露出了笑容,“不过总监,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总裁结婚啊?”

        乔知语将脸颊旁的碎发挽在耳后,有些害羞地说:“这个得看他什么时候跟我求婚了。”

        一旁的祁子渝暗暗把母亲的话给记了下来,心里难免腹诽,爹地也是,这么久了还不跟母亲求婚,早点结婚也省得被齐梓愿那个坏女人惦记呀!

        南苑晚上到了十点左右的样子,几乎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回房休息,只有几个值夜班的佣人在外面巡逻着。

        柳安安在佣人的帮助下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刚给那边发完消息,就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她以为是乔知语,便喊道:“总监,门没关,你可以直接进来。”

        门外的人一听,拧开门扶手推门而入。

        竟是齐梓愿。

        柳安安躺在床上,有些害怕地往后挪了挪,“齐……副总监,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许晚晚不要脸让你住在这里,你就心安理得地住下了是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也配住进南苑?怕是你打拼一辈子都买不下南苑的一块地板!”齐梓愿面目狰狞,显然是把晚饭时的怒气撒在了柳安安的身上:“识趣点明天就滚出去,否则的话,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在她看来,要不是柳安安的出现,她今晚也不会丢脸。

        殊不知这一切明明是她自己惹出来的。

        柳安安咬着唇,委曲求全地说:“好,我明天就走,希望你也不要因为我去为难总监了。”

        “齐梓愿,我竟不知这南苑你一个外人有资格撵我的客人了。”这时,乔知语忽然出现在门口,她原本是来一楼拿点东西,谁知就听到齐梓愿的声音。

        齐梓愿也没料到乔知语会在这个时候出现,简直阴魂不散的,“我是外人?你没听到霍阿姨说认我当干女儿吗?我也是祁家的一份子,她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凭什么赖在这里住?就算她救了你,你要报恩,不能让她住在酒店吗?你缺这几个钱?”

        “首先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南苑,不是祁家老宅,你要想耍威风那就走错了地方。”乔知语走到柳安安的身旁,眼神示意她别怕,“其次,你这些年也是仗着当初救了伯母就作威作福,你可以厚脸皮赖在这里住,我的救命恩人我为什么不能让她住在我家?”

        “你怎么不去住酒店?你缺这几个钱?”乔知语直接反怼她:“哦也对,你这些年花的都是祁家的钱,怎么良心发现,想给祁家省钱么?”

        齐梓愿就算再脸皮厚也顶不住这样被说,柳安安看着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心里也是感觉出了口恶气。

        “乔知语你少得意!你没花祁湛行的钱?你住的不是他的房子?吃喝穿用不是全花的他的钱?”齐梓愿十分不服气,“你有什么在这里说我!”

        “我跟他是夫妻,我花我丈夫的钱有问题吗?我自己也能赚钱,我也不缺钱,哪像你只会当寄生虫。”祁湛行的确给了乔知语一张副卡,但她一直花的都是自己的钱,即便南苑再豪华,可只要乔知语想要,分分钟能买下来。

        ‘夫妻’这两个字刺痛了齐梓愿,她努力了整整五年都没能换来祁湛行的一丝心动,甚至连心软都没有,而这个许晚晚短短数月就凭借着一张跟乔知语一模一样的脸,得到了祁湛行的宠爱。

        人比人就是气死人。

        “你不过就是乔知语的替身罢了,没了这张脸,你以为祁湛行会多看你一眼吗?”

        她以为这样的话,还能挑拨到他们的感情,可乔知语早就刀枪不入了,“是不是替身也轮不到你在这里酸。”

        “你个贱人!”

        齐梓愿开口破骂:“不要脸的东西,明明是我先在他身边的,你凭什么说抢走就抢走!”

        “你一直惦记我丈夫,到底谁贱啊?你先在他身边?他肯让你在他身边待着吗?少给自己加戏,还抢走,你从未得到过他,何谈我抢走?”

        乔知语毫不客气地说:“你想住在南苑最好安分守己一点,否则别以为有伯母护着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你可以试试看挑战我的耐心。”

        她的话极富压迫感,愣是把齐梓愿给吼呆住了,可齐梓愿却也不得不信,毕竟乔知语第一天连霍宁茵都敢怼,显然是不怕她这未来婆婆的身份。

        齐梓愿原以为只要控制住霍宁茵,整个祁家就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此刻才明白,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