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89章 完败

第389章 完败

        那边很快就传来一阵怒斥声:“柳安安,你到底想干什么?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了救她连你哥哥的命都不管了是吗?”

        柳安安压着声音求饶道:“求求你不要动我哥哥!”

        “现在知道怕了?当初救乔知语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过后果啊?”

        柳安安双手攥紧,深吸了一口气,“你们不就是想要她的命吗?与其把她杀了,不如控制她,让她这辈子都给你们卖命!”

        她的话似乎起到了作用,电话那端的人思虑了好一会儿,“你有把握?”

        “你没听到吗?现在她已经完全信任了我,我于她而言是有救命之恩的,何况她现在还把我留在南苑,我有的是机会下手。”

        “柳安安你最好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招,我就再相信你一次,这一次你要是再搞砸,你这辈子就别想再见到你哥哥了!你自己掂量掂量!”

        柳安安眼底划过一抹心狠,“乔知语我一定会搞定,可若是我哥少了一根汗毛,大家都别想活了!”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那边的人显然是不相信单凭一个柳安安能有多大能耐,“药我让人放在老地方,你自己去取,记住要是再搞砸了,你就等着给你哥收尸吧!”

        说完,电话果断被挂了。

        但柳安安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因为她的身上被安装上了监听器,这也是为什么谢融要给她检查身体的时候,她不肯配合的原因。

        ……

        当天晚上,齐梓愿听说乔知语带了个人回来住,当即就坐不住了,跑去霍宁茵那里挑拨离间,霍宁茵原本是不想管这种事的,尽管现在她记忆缺失,智力也收到了损伤,但她还是知道来者都是客。

        可在齐梓愿的教唆下,她还是兜不住了。

        晚饭桌上,齐梓愿就在那里阴阳怪气:“阿姨,你看看,许晚晚现在还没嫁进祁家呢,就随便带人回来住,之前还不乐意我住这里,我也没做什么事啊,她就这么不喜欢我。”

        “这位大妈,耳朵有问题也是病!得治!”

        祁子渝见不得谁说乔知语,樱桃似的小嘴一张一合的,说出来的话也是直接打脸了齐梓愿:“我爹地早就说了,我妈妈是南苑的女主人,那么这跟她嫁没嫁进祁家有什么关系?何况祁太太的位置也只能是我妈妈的,女主人想让谁住就让谁住,你一个外人管得着吗?”

        “谁是大妈?”齐梓愿当即脸拉了下来,摇了摇霍宁茵的手臂:“阿姨你看,这都是许晚晚教出来的孩子,这么没礼貌不尊重长辈,您也放心把孩子交给她吗?”

        霍宁茵不悦地蹙眉,刚要开口,谁知一向不爱发言的祁子霄就道:“麻烦你照照镜子,就你这张全是皱纹的脸,没喊你老奶奶就已经够礼貌。”

        霍宁茵下意识地看了齐梓愿一眼,叹了口气说道:“梓愿啊,你是该好好保养了。”

        齐梓愿:“……”

        祁子渝直接哈哈大笑,餐厅周围的佣人各个强忍着笑意,他们一直都看不惯齐梓愿,如今看到她吃瘪,难免大快人心。

        “你又不是人民币,我妈妈为什么要喜欢你?你费尽心思想嫁给我爹地,作为情敌,我妈妈讨厌你也是无可厚非。”祁子霄托着下颚,一本正经地说:“哦不对,若是我爹地看得上你,你才能算得上是情敌,可惜了,我爹地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你,显然你连情敌都还不够格。”

        一向沉默寡言,惜字如金的祁子霄,一开口就是一鸣惊人。

        还不用乔知语说话,两个团子就已经完败了齐梓愿。

        气得齐梓愿饭都吃不下,直接摔筷子起身:“你们全家都挤兑我,我走还不行吗?”

        她这是故意做给霍宁茵看,霍宁茵立马拉住她:“梓愿你别生气啊!”

        一边哄着她,霍宁茵又板着脸对着乔知语说道:“看看你都教孩子些什么,以后都不用你教了,湛行去请个专业的育儿师来!我们祁家的孩子,可不能给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教坏了!”

        “奶奶!”祁子渝从餐桌上跳下来,委屈地眨着眼睛:“难道你是在怪鱼鱼刚刚说错话了吗?你觉得鱼鱼是坏孩子吗?”

        这两句话,直接把霍宁茵给问住了,看着孙女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她的心都软化了,“我们鱼鱼怎么会是坏孩子呢。”

        “奶奶,有句话叫,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我妈妈有多优秀是众所周知的,至于您说的不三不四的人,我也觉得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住在家里,只会带坏家里的风气,不能给我和妹妹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祁子霄话里话外都在暗讽齐梓愿。

        “你说谁不三不四呢!”齐梓愿一点就炸,霍宁茵也拍了拍桌子,“湛行!你还不管管你儿子!”

        祁湛行不紧不慢地给乔知语夹了一块红烧肉,“我觉得笑笑说得没错。”

        “你——”

        霍宁茵气急败坏,踢了身侧的祁朝和一脚,示意他发话。

        谁知祁朝和筷子都没放下,把嘴里的菜咽下去后,慢条斯理地说:“笑笑啊,以后你说话要委婉一点,这么直白有点太伤人,这让人家没台阶下啊。”

        祁子霄勾唇:“好的爷爷,以后我会注意的。”

        看着他们爷孙俩一唱一和,霍宁茵直翻白眼,气得直接起身就走,齐梓愿还等着她给自己出气,见她这么没用地临阵脱逃,心里把她骂了个遍。

        “诶——宁茵你跑什么?我说错了吗?不然你来说?”祁朝和不放心她一个人,放下碗筷追上去。

        乔知语忍俊不禁,深深地感觉到她这位未来的公公,是很明事理的。

        至于未来婆婆,也是被齐梓愿蒙蔽了双眼,等她的病治好,应该也不会这么难相处。

        饭后,柳安安坐在客厅里,祁子渝得知她救了乔知语,特别热情地和她讲话,还把自己喜欢的零食给分享出来。

        但柳安安还是有些担忧地看向乔知语:“总监,我住在这里实在是太打扰了,不然我还是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