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88章 留下来

第388章 留下来

        柳安安看着自己腿上的伤疤,心中感慨万千,其实她自己都没想过要祛除这些疤痕,但乔知语竟为自己想到了这些,一种羞愧感让她的心酸涩不已。

        谢融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将装好的药递给她,“这是一周要换的药,你拿好。”

        柳安安双手接过,诚恳地道:“谢谢你,辛苦了。”

        乔知语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将柳安安手里的药拿了起来,“你现在一个人住,脚伤成这样也不方便,不如这段时间你就住在南苑吧。”

        “这点小事难不倒我的,总监你放心吧!”

        柳安安连忙拒绝,可她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口袋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她想都不用想便知道是谁打的电话,意思再明显不过。

        “就这样说定了!你不要推脱了。”

        乔知语执意想让她留下来,毕竟她是为了救自己才受的伤,何况柳安安的经历遭遇让她多了一份怜惜之情。

        “不了不了,总监我一个人真的可以的……”

        “老板都还没发话,柳安安她怎么敢留在这里。”谢融朝着祁湛行使了个眼色。

        柳安安作为恒维的实习员工,自然知道恒维是瑞宁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大boss正是眼前站在乔知语身旁的男人。

        五年前祁湛行因为过敏的原因,根本就没接触过其他女人,可当柳安安看到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她才明白什么叫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乔知语的优秀她早已心知肚明,而能配得上她的,祁湛行当之无愧。

        “祁太太是南苑的女主人,她说了算。”祁湛行揽着乔知语的腰,眸中倒影着她的侧颜,满是宠溺。

        谢融原以为再怎么说,像柳安安这种身份的人,祁湛行不会留一个‘危险’在乔知语的身边,但他就忘了,祁湛行可是个宠妻狂魔,别说让一个柳安安住进南苑,就是再收留几个流浪汉,只要乔知语开了口,祁湛行都不会说一个不字。

        硬生生地吃了一波狗粮的谢融咬牙道:“你就使劲宠着她吧!”

        “我的女人,我宠着怎么了?”

        祁湛行这话说得,仿佛在说谢融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乔知语回眸,琥珀色的瞳眸闪着异彩的光,眉眼弯了又弯,盛满了笑意。

        随后她又把目光放在谢融的身上:“谢医生,我老公宠着我,你这是吃醋了?”

        “我?”谢融歪了半个头,“我吃哪门子的……”

        乔知语打断他的话:“虽然我老公很优秀,你动了恻隐之心我也能理解,毕竟你这么大年纪了连个正经的女朋友都没有,性取向是男没关系的,现在都21世纪了,你不要藏着掖着害羞了。”

        谢融差点被她的话给噎住,“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根本……”

        “得不到我老公没关系啊,你可以考虑下别的男人,比如唐驰就不错,而且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乔知语顿时化身媒婆,直接把唐驰也给扯了出来。

        祁湛行的左膀右臂,一个谢融一个唐驰,两人都是单身,这要是在一起了,多省事?

        听完她的话,若非祁湛行在这里,而且还一副很赞同乔知语的样子,谢融早就要动手了,可眼下他连一句重话都不敢说乔知语。

        乔知语可是他们老板的心肝宝贝,谁碰谁死。

        “噗嗤——”一旁的柳安安也没忍住笑出声来,然后又觉得自己失态了,连忙把笑意强忍下去,“谢医生,我不知道你喜欢男的,之前真的抱歉了。”

        刚刚在医疗室的时候,谢融要柳安安脱衣服,给她检查一下身上的其他伤口,柳安安还一副看他是色狼的眼神瞪着他。

        谢融这回真的心态崩了,愣是有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挫败感。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该多这个嘴,惹谁不好,非得去惹乔知语这姑奶奶?

        “那什么,我还有其他会诊,我先走了。”谢融提起自己的医药箱,直接开溜,乔知语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又喊道:“谢医生你别跑啊,要是唐驰你不喜欢,我再给你介绍别的帅哥!”

        祁湛行一把捏住她的下颚,“你还认识什么帅哥?嗯?”

        “我不认识啊!可咱有儿子啊,有他在,还怕找不着帅哥吗?”

        之前祁子霄还给许绍康找了一堆‘相亲对象’,有祁子霄在,动动手指头就能搞到各种帅哥的资料。

        “而且,在我心里,论帅气,谁都比不上祁先生。”

        她的话成功地取悦到祁湛行,他心下一软,低头用高挺的鼻子在她的鼻尖上点了点,两人的距离,近在咫尺,暧昧的气息不由燃起。

        祁湛行放在乔知语腰间的手往他的胸膛前靠,两人的距离更近了,乔知语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原以为他要亲下来,谁知男人忽然抬手捏了捏她的耳垂,“祁太太,虽然你喜欢我这张脸,但也不至于耳朵都红成这样吧?”

        被调戏的乔知语慌忙地推开她,捂着自己刚刚被摸过的耳垂,感觉脸红口燥,狡辩道:“我可没有!”

        说着,她立马跑到柳安安的身旁,“安安,你就放心在这里养伤,有什么事就告诉我,不要拘束。”

        不等柳安安再拒绝,她就吩咐佣人收拾一间一楼的客房给柳安安住。

        柳安安拗不过她,只好答应了下来。

        柳安安被推到收拾好的干净客房里,乔知语又从自己的衣柜里,取出了几套没穿过的新衣服给柳安安,“这些衣服你先穿着,等明天我带你去商场看看,晚饭你想吃什么,我跟厨房说。”

        这样的待遇,让柳安安内心很忐忑,乔知语对她越好,她越是良心不安。

        “总监,我不挑食的,您太客气了。”

        乔知语知道她的顾虑,倒也没有逼问她,但还是跟厨房那边吩咐要做些补品炖给柳安安吃。

        等到柳安安一个人待在客房的时候,她移动着轮椅进了洗手间,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电话,她拨了出去,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