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86章 柳安安是间谍

第386章 柳安安是间谍

        另一边,唐驰从祁子霄那里接到消息后,立马就带着人赶了过去,只可惜和齐梓愿接头的人反侦察能力极强,他们直接抓了个空气。

        “老板,对方太狡猾了,这么多天就是逮不到!不如咱们把齐梓愿抓起来……”

        “你们今天过去抓已经打草惊蛇了,齐梓愿应该是今天去拿药的,等今晚看她会怎么下药。”眼下祁湛行自然不能真的把齐梓愿抓起来严刑拷问,这样会惊动霍宁茵,到时候她闹起来只会更麻烦。

        “可是我们在国外疗养院的时候盯了她那么久都没有发现她怎么下药的,现在她已经有了警惕真的能发现吗?”

        唐驰恨不得现在就把齐梓愿狠狠地揍一顿,单凭她做出来的那些事,就是剥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都不为过。

        “徐医生说过,那药有周期。”

        齐梓愿在国外那么久都没有动静,一回国就按耐不住了,显然就是去拿药的。

        祁湛行握着手机,眼中凝视着远处,方向正是恒维公司大楼,“她那边怎么样了?”

        唐驰秒懂这个‘她’是谁,汇报道:“齐梓愿一去公司就欺负老板娘的助理,结果就被老板娘给怼了。不过老板,我查到最新一批的实习生里,有个叫柳安安的,这个柳安安就是当初那个患上了ntc77的心脏病患者,她哥哥柳知庭当初是苏茗秀的主治医师,她忽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进了恒维实习,一定不是巧合。”

        “派人盯紧她,务必保护好知语的安全。”

        五年的旧人再次出现,看来方家那边又不安分了。

        唐驰斗志昂昂,五年前没能把方家那些人送进监狱是老板坚信老板娘一定会活着回来,这些仇,依照老板娘的性子必然希望自己亲手去报。

        “明白。”

        ……

        废弃的工厂很大,穿过一片废墟后,乔知语总算找到合适拍摄的景物,柳安安虽然对摄影不是特别懂,但打下手完全不在话下。

        两人忙碌了一个半小时,临近六点的时候才收工。

        柳安安驾车准备先回公司,途径一家冷饮店的时候,她把车子停在了路旁,然后对乔知语说道:“那边那家店味道不错,总监,您想喝什么我去买。”

        乔知语放眼望去,那家店刚好是之前祁湛行给她买奶茶的地方,她解开安全带推开门,“我也去吧,刚好出来透透气。”

        柳安安坐在驾驶座上,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地笑,转头看乔知语的时候,满是乖巧地说:“好啊!”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车,大概这个点客人并不是很多,柳安安端着买好的拿铁朝着四周望了望,身后乔知语也买好了奶茶走到她身边。

        “走吧。”

        乔知语把吸管插进去,味道依然没变,喝上一口的那种感觉格外的舒爽,难免还会想起那一日在车上的那个吻。

        她脸颊泛着红晕,脚下的步伐轻快,走在了前头。

        就在过马路的那一瞬间,远处一辆大型的货车像是一头凶狠的野兽般朝着她袭来,乔知语脸色吓得苍白,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身后忽然冲来一个人,抱着她的腰直接往旁边拽,货车轰隆隆地开过,两人双双摔倒在地。

        “嘶——”

        柳安安的膝盖被擦去了一块很大的皮,血淋淋的看上去很严重。

        乔知语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所以只有胳膊肘那里有些轻微的擦伤,她这个时候已然反应过来了,连忙从柳安安的身上爬起来。

        “柳安安!你怎么样?”她把柳安安扶着坐起来,看到她腿上的伤,当机立断:“我送你去医院!”

        柳安安疼得满头大汗,看着乔知语担心自己的样子,一时间眼眶泛起了泪花,从小大到除了哥哥,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自己。

        “总监……我没事,不过是掉了一块皮,等我回家自己擦点药会好起来的。”柳安安不想去医院。

        乔知语皱着眉头说:“那怎么行!这伤口不消毒的话,会很严重的。”

        “我不想去医院……”柳安安执意不肯,乔知语以为她是担心钱的问题,本来想说这钱她出的,毕竟她是为了救自己,但怕伤到柳安安的自尊心,她转念一想,提议道:“这样吧,我带你去我家,你是为了救我,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去处理伤口呢。”

        柳安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拒绝的话给咽了回去,她低着头,很小声地说道:“谢谢总监……给你添麻烦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恐怕这条命都没了……”

        说到这里,乔知语转过头去看刚刚那辆货车,可那辆车早就跑了,哪里还有半分踪迹可言。

        乔知语留了个心眼,然后扶着柳安安上了车。

        一回到南苑,佣人看到她带了陌生人回家,有些担忧地上前问:“太太,这是怎么了?”

        “去把谢医生喊过来一趟。”乔知语吩咐道,自顾自地把柳安安扶了进去。

        柳安安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房子,有些局促地站在门口迟迟不敢上前,“不如我还是自己回家……”

        乔知语打断她的话:“听话,等下医生就过来了。”

        霍宁茵这个点并没有在家,被祁朝和带出去散步了,所以乔知语也不用担心等会又跟霍宁茵发生争执。

        柳安安被强行扶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她不安地看了一下四周,乔知语去屋里拿医药箱,这个时候,柳安安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果然有好几个未接来电。

        她蹙了蹙眉,幸好手机是静音的。

        这一次她擅自行动,那边肯定会怪她。

        柳安安叹了口气,乔知语明显已经不认识自己了,更像是一个陌生人,其实她觉得没必要这样赶尽杀绝。

        乔知语提着药箱急急忙忙地跑出来,“也不知道伤这么深需不需要缝针,等下看医生怎么说,今天真的谢谢你……”

        “总监,这真的只是举手之劳你不必放在心上,对于我来说,这都算得上是小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