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在线阅读 - 第384章 赌约

第384章 赌约

        祁子霄向来睚眦必报,之前齐梓愿就弄脏了她妈妈的位置,现在还敢来,也不能怪他不客气了。

        齐梓愿气得牙龈都在发抖,餐桌上的霍宁茵见此,教训道:“一个位置斤斤计较什么?你齐阿姨是客人,想坐那里不行?”

        “客人?她有当客人的自觉吗?客人还想住主人家的房间?坐主人的位置?她既然没有当客人的自觉,那我为什么要对她客气?”

        祁子霄平日里对谁都是冷冷淡淡的,跟奶奶霍宁茵也没有特别的亲近,但他都是很尊敬奶奶的,何况若是不心疼奶奶,也不会找徐景澄给她治病了。

        眼下她被齐梓愿蒙蔽了双眼,他自然不会任由谁欺负他的妈妈。

        “你看看你儿子啊!都被这个女人带成什么样子了!你还管不管了!”霍宁茵朝着祁湛行撒气,变相地在怪乔知语。

        祁湛行亲自摁着乔知语的肩膀让她坐下来,“什么样?笑笑没错,她更没错。”

        霍宁茵直接把筷子往桌上一摔:“好啊,我看你们才是一家人,哪里把我放在眼里,我走还不行吗?”

        “阿姨!”齐梓愿从地上爬起来,跑到她身边假意安抚,实则挑拨:“您别生气了,都怪我都怪我,许晚晚她不过是想捍卫自己在南苑的地位罢了,也是应该的,我能理解她。”

        明明是祁子霄拉的椅子,可齐梓愿故意把事引到乔知语的身上,好像全是她指使的一样。

        “狐狸精!她要是有你一半的懂事贴心,我就心满意足了。”霍宁茵更瞧不上乔知语了,毫不客气地说:“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一天,你都别想嫁给我儿子,在我心里只有梓愿配得上我儿子!其他人全是狐狸精!不要脸!”

        乔知语不恼反笑:“那感情好啊,我跟祁先生恩爱长久,这辈子都不会分开,您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否则我可就要嫁给你儿子了。”

        “你——”霍宁茵气得直拍桌子,“你就这么盼着我死是吧!”

        “奶奶!您误会我妈妈了!”祁子渝扯了扯霍宁茵的衣袖:“妈妈是希望奶奶能早点好起来,您别生气了,生气对身体不好。”

        齐梓愿也不知道跟霍宁茵说了些什么,导致她整天都闷在家里,太阳都不肯晒,这样下去对她十分不利。

        所以乔知语才故意用话激她。

        齐梓愿眼见着霍宁茵要被哄好了,暗中掐了霍宁茵一把,“阿姨,你别生气了,你忘了昨晚的事了吗?”

        经由她这么一提醒,霍宁茵顿时反应了过来,她直接用命令地语气对祁湛行说:“从今天开始,你把梓愿安排到你公司去,她也该熟悉一下公司的业务了,你不愿意娶她,那我就认她当干女儿!”

        这一切都是齐梓愿的阴谋,即便自己当不了祁太太,但她也要名正言顺地成为祁家的一份子,这样一来,无论是身份还是钱财,她都揽到手了。

        祁湛行毫不客气地驳回:“我公司跟祁家没关系,即便你要认她当干女儿,也应该弄进祁氏集团。”

        “你还认不认我这个妈了?”霍宁茵说不过就开始耍无赖,而这些说辞全都是昨晚齐梓愿教她的。

        “瑞宁不收废物。”

        “你是想气死我吗?”

        乔知语扯了扯祁湛行的手,示意他不要再争下去,“这样吧,那就让她来恒维吧。”

        她是觉得,与其让齐梓愿整日待在霍宁茵身边像个定时炸弹一样的存在,不如把她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齐梓愿原本是想借此进瑞宁,最好是给祁湛行当个秘书什么的,但祁湛行这般不愿,她知道自己的想法的泡汤了的,再者她意识到,就算当了秘书,有唐驰在,肯定防贼一样防着她。

        不如就去恒维。

        她要让恒维所有人都知道,乔知语是比不过自己的!

        “不行。”祁湛行一口反驳,他不能放任齐梓愿这样的危险人物接近乔知语,谁知道她那些毒药是怎么下的,万一……

        乔知语安抚他,“没事的,不过话说回来,瑞宁不收废物,我们恒维也不是养废物的地方,你若是拿不出半点本事来,也别怪我不留情面。”

        “你少瞧不起人!”齐梓愿当即站不住了,“你以为只有你会拍摄吗?就你拍的那些东西,别以为自己多牛!”

        “对,就让梓愿去恒维,许晚晚你不是恒维的总监吗?那就让梓愿当副总监,如果你能力比不过梓愿,就赶紧下台让位!”

        霍宁茵并没有看过乔知语的作品,但她就是想把乔知语赶出恒维。

        乔知语毫不畏惧,直面迎战:“好,以半个月为期,谁不行谁就滚出恒维。”

        尽管她没有见过齐梓愿的拍摄作品,但她有足够的自信,就算齐梓愿很厉害,但她向来都是遇强则强,怕是不可能存在的。

        “等着瞧!”

        两人的战争就在饭桌上拉开了帷幕。

        齐梓愿原本还想做祁湛行的车去公司,谁知祁子渝一爬上车就把车门给锁了,“爹地!出发!”

        祁湛行也没有要载她一程的意思,齐梓愿气得在原地跺脚,想靠近祁湛行就这么难,家里两个孩子防她跟防贼似的。

        既然不听话,那就得想办法让他们听话才行。

        她眼底划过一抹阴鸷的眸光,早晚这些人都会落入她的手中。

        ……

        车上,祁子渝把头伸到前排,“妈妈,你在公司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要是她敢欺负你,你就给我打电话,我立马和哥哥赶过来揍她!”

        “我们鱼鱼这么好嘛,妈妈好感动。”

        乔知语侧过身子,揉了揉她的脑袋:“她还不足以能欺负到我,你和哥哥在学校要乖一点,等放学了,我们去接你们。”

        “好!”

        等到祁子霄和祁子渝下了车,远远地跟乔知语挥手再见,在看不见他们的车后,祁子霄立马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一个地图,上面有个移动的红点。

        “齐梓愿去的不是恒维方向。”

        他偷偷地在齐梓愿的身上安装了跟踪器,如果她这个点不去公司的话,会去哪里?